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二百十六

列传第二百十六


◎外国九瓦剌 朵颜(福余 泰宁)
瓦剌,蒙古部落也,在鞑靼西。元亡,其强臣猛可帖木儿据之。死,众分为
三,其渠曰马哈木,曰太平,曰把秃孛罗。
成祖即位,遣使往告。永乐初,复数使镇抚答哈帖木儿等谕之,并赐马哈木
等文绮有差。六年冬,马哈木等遣暖答失等随亦剌思来朝贡马,仍请封。明年夏,
封马哈木为特进金紫光禄大夫、顺宁王;太平为特进金紫光禄大夫、贤义王;把
秃孛罗为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安乐王;赐印诰。暖答失等宴赉如例。
八年春,瓦剌复贡马谢恩。自是岁一入贡。
时元主本雅失里偕其属阿鲁台居漠北,马哈木乃以兵袭破之。八年,帝既自
将击破本雅失里及阿鲁台兵,马哈木上言请得早为灭寇计。十年,马哈木遂攻杀
本雅失里。复上言欲献故元传国玺,虑阿鲁台来邀,请中国除之;脱脱不花子在
中国,请遣还;部属多从战有劳,请加赏赉;又瓦剌士马强,请予军器。帝曰:
“瓦剌骄矣,然不足较。”赉其使而遣之。明年,马哈木留敕使不遣,复请以甘
肃、宁夏归附鞑靼者多其所亲,请给还。帝怒,命中官海童切责之。冬,马哈木
等拥兵饮马河,将入犯,而扬言袭阿鲁台。开平守将以闻,帝诏亲征。明年夏,
驻跸忽兰忽失温。三部埽境来战,帝麾安远侯柳升、武安侯郑亨等先尝之,而亲
率铁骑驰击,大破之,斩王子十余人,部众数千级。追奔,度两高山,至土剌河。
马哈木等脱身遁,乃班师。明年春,马哈木等贡马谢罪,且还前所留使,词卑。
帝曰:“瓦剌故不足较。”受其献,馆其使者。明年,瓦剌与阿鲁台战,败走。
未几,马哈木死,海童归言,瓦剌拒命由顺宁,顺宁死,贤义、安乐皆可抚。帝
因复使海童往劳太平、把秃孛罗。
十六年春,海童偕瓦剌贡使来。马哈木子脱懽请袭爵,帝封为顺宁王。而
海童及都督苏火耳灰等以彩币往赐太平、把秃孛罗及弟昂克,别遣使祭故顺宁王。
自是,瓦剌复奉贡。
二十年,瓦剌侵掠哈密,朝廷责之,遣使谢罪。二十二年冬,瓦剌部属赛因
打力来降,命为所镇抚,赐彩币、袭衣、鞍马,仍令有司给供具。自后来归者悉
如例。
宣德元年,太平死,子捏烈忽嗣。时脱懽与阿鲁台战,败之,遁母纳山、
察罕脑剌间。宣德九年,脱懽袭杀阿鲁台,遣使来告,且请献玉玺。帝赐敕曰:
“王杀阿鲁台,见王克复世仇,甚善。顾王言玉玺,传世久近,殊不在此。王得
之,王用之可也。”仍赐纻丝五十表里。
正统元年冬,成国公朱勇言:“近瓦剌脱懽以兵迫逐鞑靼朵儿只伯,恐吞
并之,日益强大。乞敕各边广储积,以备不虞。”帝嘉纳之。未几,脱懽内杀
其贤义、安乐两王,尽有其众,欲自称可汗,众不可,乃共立脱脱不花,以先所
并阿鲁台众归之。自为丞相,居漠北,哈喇嗔等部俱属焉。已,袭破朵儿只伯,
复胁诱朵颜诸卫窥伺塞下。
四年,脱懽死,子也先嗣,称太师淮王。于是北部皆服属也先,脱脱不花
具空名,不复相制。每入贡,主臣并使,朝廷亦两敕答之;赐赉甚厚,并及其妻
子、部长。故事,瓦使不过五十人。利朝廷爵赏,岁增至二千余人。屡敕,不奉
约。使往来多行杀掠,又挟他部与俱,邀索中国贵重难得之物。稍不餍,辄造衅
端,所赐财物亦岁增。也先攻破哈密,执王及王母,既而归之。又结婚沙州、赤
斤蒙古诸卫,破兀良哈,胁朝鲜。边将知必大为寇,屡疏闻,止敕戒防御而已。
十一年冬,也先攻兀良哈,遣使抵大同乞粮,并请见守备太监郭敬。帝敕敬
毋见,毋予粮。明年,复致书宣府守将杨洪。洪以闻,敕洪礼其使,报之。顷之,
其部众有来归者,言也先谋入寇,脱脱不花止之,也先不听,寻约诸番共背中国。
帝诏问,不报。时朝使至瓦剌,也先等有所请乞,无不许。瓦剌使来,更增至三
千人,复虚其数以冒廪饩。礼部按实予之,所请又仅得五之一,也先大愧怒。
十四年七月,遂诱胁诸番,分道大举入寇。脱脱不花以兀良哈寇辽东,阿剌
知院寇宣府,围赤城,又遣别骑寇甘州,也先自寇大同。参将吴浩战死猫儿庄,
羽书踵至。太监王振挟帝亲征,群臣伏阙争,不得。大同守将西宁侯宋瑛、武进
伯朱冕、都督石亨等与也先战阳和,太监郭敬监军,诸将悉为所制,失律,军尽
覆。瑛、冕死,敬伏草中免,亨奔还。车驾次大同,连日风雨甚,又军中常夜惊,
人恟惧,郭敬密言于振,始旋师。车驾还次宣府,敌众袭军后。恭顺侯吴克忠
拒之,败殁。成国公朱勇、永顺伯薛绶以四万人继往,至鹞儿岭,伏发,尽陷。
次日,至土木。诸臣议入保怀来,振顾辎重遽止,也先遂追及。土木地高,掘井
二丈不得水,汲道已为敌据,众渴,敌骑益增。明日,敌见大军止不行,伪退,
振遽令移营而南。军方动,也先集骑四面冲之,士卒争先走,行列大乱。敌跳阵
而入,六军大溃,死伤数十万。英国公张辅,驸马都尉井源,尚书邝埜、王佐,
侍郎曹鼐、丁铉等五十余人死之,振亦死。帝蒙尘,中官喜宁从。也先闻车驾至,
错愕未之信,及见,致礼甚恭,奉帝居其弟伯颜帖木儿营,以先所掠校尉袁彬来
侍。也先将谋逆,会大雷雨震死也先所乘马,复见帝寝幄有异瑞,乃止。也先拥
帝至大同城,索金币,都督郭登与白金三万。登复谋夺驾入城,帝沮之不果,也
先遂拥帝北行。
九月,郕王自监国即皇帝位,尊帝为太上皇帝。也先诡称奉上皇还,由大
同、阳和抵紫荆关,攻入之,直前犯京师。兵部尚书于谦督武清伯石亨、都督孙
镗等御之。也先邀大臣出迎上皇,未果。亨等与战,数败之。也先夜走,自良乡
至紫荆,大掠而出。都督杨洪复大破其余众于居庸,也先仍以上皇北行。也先夜
常于御幄上,遥见赤光奕奕若龙蟠,大惊异。也先又欲以妹进上皇,上皇却之,
益敬服,时时杀羊马置酒为寿,稽首行君臣礼。
景泰元年,也先复奉上皇至大同,郭登不纳,仍谋欲夺上皇,也先觉之,引
去。初,也先有轻中国心,及犯京师,见中国兵强,城池固,始大沮。会中国已
诱诛贼奄喜宁,失其间谍,而脱脱不花、阿剌知院复遣使与朝廷和,皆撤所部归,
也先亦决意息兵。秋,帝遣侍郎李实、少卿罗绮、指挥马政等赍玺书往谕脱脱不
花及也先。而脱脱不花、也先所遣皮儿马黑麻等已至,帝因复使都御史杨善、侍
郎赵荣率指挥、千户等往。也先语实,两国利速和,迎使夕至,大驾朝发,但当
遣一二大臣来。实归,善等至,致奉迎上皇意。也先曰:“上皇归,当仍作天子
邪?”善曰:“天位已定,不再更。”也先引善见上皇,遂设宴饯上皇行。也先
席地弹琵琶,妻妾奉酒,顾善曰:“都御史坐。”善不敢坐,上皇曰:“太师著
坐,便坐。”善承旨坐,即起,周旋其间。也先顾善曰:“有礼。”伯颜等亦各
设饯毕,也先筑土台,坐上皇台上,率妻妾部长罗拜其下,各献器用、饮食物。
上皇行,也先与部众皆送约半日程,也先、伯颜乃下马伏地恸哭曰:“皇帝行矣,
何时复得相见!”良久乃去,仍遣其头目七十人送至京。
上皇归后,瓦剌岁来贡,上皇所亦别有献。于是帝意欲绝瓦剌,不复遣使往。
也先以为请,尚书王直、金濂、胡濙等相继言绝之且起衅。帝曰:“遣使,有
前事,适以滋衅耳。曩瓦剌入寇时,岂无使邪?”因敕也先曰:“前者使往,小
人言语短长,遂致失好。朕今不复遣,而太师请之,甚无益。”也先与脱脱不花
内相猜。脱脱不花妻,也先姊也,也先欲立其姊子为太子,不从。也先亦疑其通
中国,将谋己,遂治兵相攻。脱脱不花败走,也先追杀之,执其妻子,以其人畜
给诸部属;遂乘胜迫胁诸蕃,东及建州、兀良哈,西及赤斤蒙古、哈密。
三年冬,遣使来贺明年正旦,尚书王直等复请答使报之。下兵部议,兵部尚
书于谦言:“臣职司马,知战而已,行人事非所敢闻。”诏仍毋遣使。明年冬,
也先自立为可汗,以其次子为太师,来朝,书称大元田盛大可汗,末曰添元元年。
田盛,犹言天圣也。报书称曰瓦剌可汗。未几,也先复逼徙朵颜所部于黄河母纳
地。也先恃强,日益骄,荒于酒色。
六年,阿剌知院攻也先,发之。鞑靼部孛来复杀阿剌,夺也先母妻并其玉玺。
也先诸子火儿忽答等徙居干赶河,弟伯都王、侄兀忽纳等往依哈密。伯都王,哈
密王母之弟也。英宗复辟三年,哈密为请封,诏授伯都王都督佥事,兀忽纳指挥
佥事。自也先死,瓦剌衰,部属分散,其承袭代次不可考。
天顺中,瓦剌阿失帖木儿屡遣使入贡,朝廷以其为也先孙,循例厚赉之。又
撦力克者,常与孛来仇杀。又拜亦撒哈者,常偕哈密来朝。其长曰克舍,颇强,
数纠鞑靼小王子入寇。克舍死,养罕王称雄,拥精兵数万,克舍弟阿沙为太师。
成化二十三年,养罕王谋犯边,哈密罕慎来告。养罕不利去,憾哈密,兵还掠其
大土剌。
弘治初,瓦剌中称太师者,一曰火儿忽力,一曰火儿古倒温,皆遣使朝贡。
土鲁番据哈密,都御史许进以金帛厚啖二部,令以兵击走之。其部长卜六王者,
屯驻把思阔。正德十三年,土鲁番犯肃州。守臣陈九畴因遗卜六王彩币,使乘虚
袭破土鲁番三城,杀掳以万计。土鲁番畏逼,与之和。嘉靖九年,复以议婚相仇
隙。土鲁番益强,瓦剌数困败,又所部辄自残,多归中国,哈密复乘间侵掠。卜
六王不支,亦求内附。朝廷不许,遣出关,不知所终。
朵颜、福余、泰宁,高皇帝所置三卫也。其地为兀良哈,在黑龙江南,渔阳
塞北。汉鲜卑、唐吐谷浑、宋契丹,皆其地也。元为大宁路北境。
高皇帝有天下,东蕃辽王、惠宁王、朵颜元帅府相率乞内附。遂即古会州地,
置大宁都司营州诸卫,封子权为宁王使镇焉。已,数为鞑靼所抄。洪武二十二年
置泰宁、朵颜、福余三卫指挥使司,俾其头目各自领其众,以为声援。自大宁前
抵喜峰口,近宣府,曰朵颜;自锦、义历广宁至辽河,曰泰宁;自黄泥洼逾沈阳、
铁岭至开原,曰福余。独朵颜地险而强。久之皆叛去。
成祖从燕起靖难,患宁王蹑其后,自永平攻大宁,入之。谋胁宁王,因厚赂
三卫说之来。成祖行,宁王饯诸郊,三卫从,一呼皆起,遂拥宁王西入关。成祖
复选其三千人为奇兵,从战。天下既定,徙宁王南昌,徙行都司于保定,遂尽割
大宁地畀三卫,以偿前劳。
帝践阼初,遣百户裴牙失里等往告。永乐元年复使指挥萧尚都赍敕谕之。明
年夏,头目脱儿火察等二百九十四人随尚都来朝贡马。命脱儿火察为左军都督府
都督佥事,哈儿兀歹为都指挥同知,掌朵颜卫事;安出及土不申俱为都指挥佥事,
掌福余卫事;忽剌班胡为都指挥佥事,掌泰宁卫事;余三百五十七人,各授指挥、
千百户等官。赐诰印、冠带及白金、钞币、袭衣。自是,三卫朝贡不绝。三年冬,
命来朝头目阿散为泰宁卫掌卫事、都指挥佥事,其朵儿朵卧等各升赏有差。
四年冬,三卫饥,请以马易米。帝命有司第其马之高下,各倍价给之。久之,
阴附鞑靼掠边戍,复假市马来窥伺。帝下诏切责,令其以马赎罪。十二年春,纳
马三千于辽东,帝敕守将王真,一马各予布四匹。已,复叛附阿鲁台。二十年,
帝亲征阿鲁台还,击之,大败其众于屈烈河,斩馘无算,来降者释勿杀。
仁宗嗣位,诏三卫许自新。洪熙元年,安出奏其印为寇所夺,请更给,许之。
冬,三卫头目阿者秃来归,授千户,赐钞币、袭衣、鞍马,仍命有司给供具。自
后来归者,悉如例。
宣宗初,三卫掠永平、山海间,帝将亲讨之,三卫头目皆谢罪入贡,抚纳之
如初。七年更给泰宁卫印。秋,以朵颜头目哈剌哈孙、福余头目安出、泰宁头目
脱火赤等恭事朝廷久,加赐织金彩币表里有差。
正统间,屡寇辽东、大同、延安境。独石守备杨洪击败之,擒其头目朵栾帖
木儿。未几,复附瓦剌也先,泰宁拙赤妻也先以女,皆阴为之耳目。入贡辄易名,
且互用其印,又东合建州兵入广宁前屯。帝恶其反覆,九年春,命成国公朱勇偕
恭顺侯吴克忠出喜峰,兴安伯徐亨出界岭,都督马亮出刘家口,都督陈怀出古北,
各将精兵万人,分剿之。勇等捕其扰边者致阙下,并夺回所掠人畜。
拙赤等拘肥河卫使人杀之,肥河卫头目别里格与战于格鲁坤迭连,拙赤大败。
瓦剌复分道截杀,建州亦出兵攻之,三卫大困。
十二年春,总兵曹义、参将胡源、都督焦礼等分巡东边,值三卫入寇,击之,
斩三十二级,擒七十余人。其年,瓦剌赛刊王复击杀朵颜乃儿不花,大掠以去。
也先继至,朵颜、泰宁皆不支,乞降,福余独走避脑温江,三卫益衰。畏瓦剌强,
不敢背,仍岁来致贡,止以利中国赐赉;又心衔边将剿杀,故常潜图报复。
十四年夏,大同参将石亨等复击其盗边者于箭溪山,擒斩五十人,三卫益怨。
秋,导瓦剌大入,英宗遂以是役北狩。
景泰初,朝廷仍遣使抚谕。三卫受也先旨,数以非时入贡,多遣使往来伺察
中国。既而也先虐使之,复逼徙朵颜所部于黄河母纳地,三卫皆不堪,遂阴输瓦
剌情于中国,请得近边屯驻。旧制,三卫每岁三贡,其贡使俱从喜峰口验入,有
急报则许进永平。时三卫使有自独石及万全右卫来者。边臣以为言,敕止之。天
顺中,尝乘间掠诸边,复窃通鞑靼孛来,每为之乡导。所遣使与孛来使臣偕见。
中国待鞑靼厚,请加赏不得,大忿,遂益与孛来相结。
成化元年,头目朵罗干等以兵从孛来,大入辽河。已,复西附毛里孩,东合
海西兵,数入塞。又时独出没广宁、义州间。九年,辽东总兵欧信以偏将韩斌等
败之于兴中,追及麦州,斩六十二级,获马畜器械几数千。其年,喜峰守将吴广
以贪贿失三卫心,三卫入犯,广下狱死。明年复掠开原,庆云参将周俊击退之。
十四年诏复三卫马市。初,国家设辽东马市三,一城东,一广宁,皆以待三
卫。正统间,以其部众屡叛,罢之。会鞑靼满都鲁暴强,侵掠三卫,三卫头目皆
走避塞下。数饥困,请复马市再四,不许。至是巡抚陈钺为帝言,始许之。满都
鲁死,亦思马因主兵柄,三卫复数为所窘。
二十二年,鞑靼别部那孩拥三万众入大宁、金山,涉老河,攻杀三卫头目伯
颜等,掠去人畜以万计。三卫乃相率携老弱,走匿边圉。边臣刘潺以闻,诏予刍
粮优飖之。
弘治初,常盗掠古北、开原境,守臣张玉、总兵李杲等以计诱斩其来市者三
百人,遂北结脱罗干,请为复仇,数寇广宁、宁远诸处。时海西尚古者,以不得
通贡叛中国,数以兵阻诸蕃入贡,诸蕃并衔之。朝廷旋许尚古纳款,抚宁猛克帖
木儿等皆以尚古为辞,入寇辽阳,杀掠甚众。鞑靼小王子屡掠三卫,三卫因各叩
关输罪,朝廷许之,然阳为恭顺而已。
朵颜都督花当者,恃险而骄,数请增贡加赏,不许。正德十年,花当子把儿
孙以千骑毁鲇鱼关,入马兰谷大掠,参将陈乾战死;复以五百骑入板场谷,千骑
入神山岭,又千余骑入水开洞。事闻,命副总兵桂勇御之。花当退去,屯驻红罗
山,匿把儿孙,使其子打哈等入朝请罪,诏释不问。十三年,帝巡幸至大喜峰口,
将征三卫头目,使悉诣关下宴劳,不果。
当把儿孙犯边时,朝廷诏削其职。把儿孙死,其子伯革入贡。嘉靖九年,诏
予伯革父爵,而打哈自以花当子不得职,怒,遂先后掠冷口、擦崖、喜峰间。参
将袁继勋等失于防御,皆逮治。十七年春,指挥徐颢诱杀泰宁部九人,其头目把
当亥率众寇大清堡,总兵马永击斩之。其属把孙以朵颜部众复入,镇守少监王永
与战,败绩。二十二年冬,攻围墓田谷,杀守备陈舜,副总兵王继祖等赴援,击
斩三十余级。其年,诏罢旧设三卫马市,并新设木市亦罢之。秋,三卫复导鞑靼
寇辽州,入沙河堡,守将张景福战死。
三卫之迭犯也,实朵颜部哈舟儿、陈通事为之。二人者,俱中国人,被掳遂
为三卫用。二十九年,鞑靼俺答谋犯畿东,舟儿为指潮河川路。俺答移兵白庙,
近古北,舟儿诈言敌已退,边备缓,俺答遂由鸽子洞、曹榆沟入,直犯畿甸。已,
俺答请开马市,舟儿复往来诱阻之。三十年,蓟辽总督何栋购捕至京,伏诛。
朵颜通罕者,俺答子辛爱妻父也。四十二年,古北哨卒出关,为朵颜所扑杀。
俄通罕叩关索赏,副总兵胡镇伏兵执之。总督杨选将为牵制辛爱计,乃拘絷通罕,
令其诸子更迭为质。三卫恨甚,遂导俺答入掠顺义及三河,选得罪。
万历初,朵颜长昂益强,挟赏不遂,数纠众入掠,截诸蕃贡道。十二年秋,
复导士蛮以四千骑分掠三山、三道沟、锦川诸处。守臣李松请急剿长昂等,朝议
不从,仅革其月赏。未几,复以千骑犯刘家口,官军御之,杀伤相当。于是长昂
益跋扈自恣,东勾土蛮,西结婚白洪大,以扰诸边。十七年合鞑靼东西二部寇辽
东,总兵李成梁逐之,官军大败,歼八百人。又二年大掠独石路。二十二年复拥
众犯中后所,攻入小屯台,副总兵赵梦麟、秦得倚等力战却之。明年潜入喜峰口,
官军擒其头目小郎儿。
二十九年,长昂与董狐狸等皆纳款,请复宁前木市,许之。三十四年冬,复
纠鞑靼班不什、白言台吉等,以万骑迫山海关,总兵姜显谟击走之。长昂复以三
千骑窥义院界,边将有备,乃引去。旋诣喜峰,自言班、白入寇,己不预知。守
臣具以闻,诏长昂复贡市,颁给抚赏如例。
长昂死,诸子稍衰,三卫皆靖。崇祯初,与插汉战于早落兀素,胜之,杀获
万计,以捷告。未几,皆服属于大清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