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二百十五

列传第二百十五


◎外国八鞑靼
鞑靼,即蒙古,故元后也。太祖洪武元年,大将军徐达率师取元,元主自北
平遁出塞,居开平,数遣其将也速等扰北边。明年,常遇春击败之,师进开平,
俘宗王庆孙、平章鼎住。
时元主奔应昌,其将王保保据定西为边患。三年春,以徐达为大将军,使出
西安捣定西;李文忠为左副将军,冯胜为右副将军,使出居庸捣应昌。文忠至兴
和,擒平章竹贞,复大破元兵于骆驼山,遂趋应昌。未至,知元主已殂,进围其
城,克之。获元主孙买的里八剌及其妃嫔、大臣、宝玉、图籍。太子爱猷识理达
腊独以数十骑遁去。而徐达亦大破王保保兵于沈儿峪口,走之。太祖封买的里八
剌为崇礼侯,谥元主曰顺帝。于是故元诸将江文清等、王子失笃儿等,先后归附。
独王保保拥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居和林,屡诏谕之,不从。
五年春,命大将军徐达、左副将军李文忠、征西将军冯胜率师三道征之。大
将军达由中路出雁门,战不利,守塞。胜军西次兰州。右副将军傅友德先进,转
战至埽林山,胜等兵合,斩其平章不花,降上都驴等所部吏民八千三百余户,遂
由亦集乃路至瓜、沙州,复连败之。文忠东出居庸至口温,元将弃营遁,乃率轻
骑自胪朐河疾驰,进败蛮子哈剌章于土剌河,追及阿鲁浑河,又追及称海,获其
官属子孙并军士家属千八百余,送京师。达等寻召还。明年春,遣达、文忠等备
西北边。元兵入犯武、朔,达遣陈德、郭子兴击破之。未几,达等复大破王保保
兵于怀柔。时元兵先后犯白登、保德、河曲,辄为守将所败,独抚宁、瑞州被残,
太祖乃徙其民于内地。
七年夏,都督蓝玉拔兴和。文忠亦遣裨将擒斩其长,而自以大军攻高州大石
崖,克之,斩宗王、大臣朵朵失里等,至毡帽山斩鲁王,获其妃蒙哥秃。秋,太
祖以故元太子流离沙漠,父子隔绝,未有后嗣,乃遣崇礼侯北归,以书谕之。又
二年,其部下九住等寇西边,败去。
洪武十一年夏,故元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卒,太祖自为文,遣使吊祭。子脱古
思帖木儿继立。其丞相驴儿、蛮子哈剌章,国公脱火赤,平章完者不花、乃儿不
花,枢密知院爱足等,拥众于应昌、和林,时出没塞下。太祖屡赐玺书谕之,不
从。十三年春,西平侯沐英师出灵州,渡黄河,历贺兰山,践流沙,擒脱火赤、
爱足等于和林,尽以其部曲归。冬,完者不花亦就擒。明年春,徐达及副将军汤
和、傅友德征乃儿不花,至河北,袭灰山,斩获甚众。
时王保保已先卒,诸巨魁多以次平定,或望风归附,独丞相纳哈出拥二十万
众据金山,数窥伺辽。二十年春,命宋国公冯胜为大将军,率颍川侯傅友德、永
昌侯蓝玉等,将兵二十万征之,还其先所获元将乃剌吾。胜军驻通州,遣蓝玉乘
大雪袭庆州,克之。夏,师逾金山,临江侯陈镛失道,陷敌死。乃剌吾归,备以
朝廷抚恤恩语其众,于是全国公观童来降。纳哈出因闻乃剌吾之言已心悸,复为
大军所迫,乃阳使人至大将军营纳款,以觇兵势。胜遣玉往受降。使者见胜军还
报,纳哈出仰天叹曰:“天弗使吾有此众矣。”遂率数百骑诣玉纳降。已,将脱
去,为郑国公常茂所伤不得去。都督耿忠遂以众拥之见胜,胜重礼之,使忠与同
寝食。先后降其部曲二十余万人,及闻纳哈出伤,由是惊溃者四万人,获辎重畜
马亘百余里。胜班师,都督濮英以三千骑殿,为溃卒所邀袭,死之。秋,胜等表
上纳哈出所部官属二百余人,将校三千三百余人,金银铜印一百颗,虎符牌面百
二十五事,马二百九十余匹,称贺。太祖封纳哈出为海西侯,先后赐予甚厚,并
授乃剌吾千户。
纳哈出既降,帝以故元遗寇终为边患,乃即军中拜蓝玉为大将军,唐胜、郭
英副之,耿忠、孙恪为左、右参将,率师十五万往征之。冬,元将脱脱等降于玉。
明年春,玉以大军由大宁至庆州,闻脱古思帖木儿在捕鱼儿海,从间道驰进,至
百眼井哨不见敌,欲引还。定远侯王弼曰:“吾等奉圣主威德,提十万余众,深
入至此,无所得,何以复命?”玉乃穴地而爨,一夜驰至捕鱼儿海。黎明,去敌
营八十里。时大风扬沙,昼晦,军行无知者,敌不设备。弼为前锋,直薄之,遂
大破其军,斩太尉、蛮子数千人。脱古思帖木儿以其太子天保奴、知院捏怯来、
丞相失烈门等数十骑遁去,获其次子地保奴及妃主五十余人、渠率三千、男女七
万余,马驼牛羊十万,聚铠仗焚之。又破其将哈剌章营,尽降其众。于是漠北削
平。捷奏至,太祖大悦,赐地保奴等钞币,命有司给供具。既有言玉私元主妃者,
帝怒,妃惭惧自杀。地保奴出怨言,帝居之琉球。
脱古思帖木儿既遁,将依丞相咬住于和林,行至土剌河,为其下也速迭儿所
袭,众复散,独与捏怯来等十六骑偕。适咬住来迎,欲共往依阔阔帖木儿,大雪
不得发。也速迭儿兵猝至,缢杀之,并杀天保奴。于是捏怯来、失烈门等来降,
置之全宁卫。未几,捏怯来为失烈门所袭杀,众溃,诏朵颜等卫招抚之,来降者
益众。二十三年春,命颍国公傅友德等以北平兵从燕王,定远侯王弼等以山西兵
从晋王,征咬住及乃儿不花、阿鲁帖木儿等。燕王出古北口,侦知乃儿不花营迤
都,冒大雪驰进,去敌一碛,敌不知也。先遣指挥观童往,观童旧与乃儿不花善,
一见相持泣。顷之,大军压其营,乃儿不花惊,欲遁,观童止之,引见王,赐饮
食慰谕遣还。乃儿不花喜过望,遂偕咬住等来降。久之,乃儿不花等以谋叛诛死,
敌益衰。太祖亦封燕、晋诸王为边藩镇,更岁遣大将巡行塞下,督诸卫卒屯田,
戒以持重,寇来辄败之。而敌自脱古思帖木儿后,部帅纷拏,五传至坤帖木儿,
咸被弑,不复知帝号。有鬼力赤者篡立,称可汗,去国号,遂称鞑靼云。
成祖即位,遣使谕之通好,赐以银币并及其知院阿鲁台、丞相马儿哈咱等。
时鬼力赤与瓦剌相仇杀,数往来塞下,帝敕边将各严兵备之。
永乐三年,头目埽胡儿、察罕达鲁花等先后来归。久之,阿鲁台杀鬼力赤,
而迎元之后本雅失里于别失八里,立为可汗。
六年春,帝即以书谕本雅失里曰:“自元运既讫,顺帝后爱猷识理达腊至坤
帖木儿凡六传,瞬息之间,未闻一人善终者。我皇考太祖高皇帝于元氏子孙,加
意抚恤,来归者辄令北还,如遣脱古思帖木儿归,嗣为可汗,此南北人所共知。
朕之心即皇考之心。兹元氏宗祧不绝如线,去就之机,祸福由分,尔宜审处之。”
不听。
明年,获其部曲完者帖木儿等二十二人,帝因复使给事中郭骥赍书往。骥被
杀,帝怒。秋,命淇国公丘福为大将军,武城侯王聪、同安侯火真副之,靖安侯
王忠、安平侯李远为左、右参将,将精骑十万北讨,谕以毋失机,毋轻犯敌,一
举未捷,俟再举。时本雅失里已为瓦剌所袭破,与阿鲁台徙居胪朐河。福率千骑
先驰,遇游兵击破之。军未集,福乘胜渡河追敌,敌辄佯败引去。诸将以帝命止
福,福不听。敌众奄至,围之,五将军皆没。帝益怒。
明年,帝自将五十万众出塞。本雅失里闻之惧,欲与阿鲁台俱西,阿鲁台不
从,众溃散,君臣始各为部。本雅失里西奔,阿鲁台东奔。帝追及斡难河,本雅
失里拒战。帝麾兵奋击,一呼败之。本雅失里弃辎重孳畜,以七骑遁。斡难河者,
元太祖始兴地也。班师至静虏镇,遇阿鲁台,帝使谕之降。阿鲁台欲来,众不可,
遂战。帝率精骑大呼冲击,矢下如注,阿鲁台坠马,遂大败,追奔百余里乃还。
冬,阿鲁台使来贡马,帝纳之。
越二年,本雅失里为瓦剌马哈木等所杀。阿鲁台已数入贡,帝俱厚报之,并
还其向所俘同产兄妹二人。至是,奏马哈木等弑其主,又擅立答里巴,愿输诚内
附,请为故主复仇。天子义之,封为和宁王。自是,岁或一贡,或再贡,以为常。
十二年,帝征瓦剌。阿鲁台使部长以下来朝会。赐米五十石,乾肉、酒糗、
彩币有差。十四年,以战败瓦剌,使来献俘。十九年,阿鲁台贡使至边,要劫行
旅,帝谕使戒戢之,由是骄蹇不至。
阿鲁台之内附,困于瓦剌,穷蹙而南,思假息塞外。帝纳而封之,母妻皆为
王太夫人、王夫人。数年生聚,畜牧日以蕃盛,遂慢我使者,拘留之。其贡使归,
多行劫掠,部落亦时来窥塞。二十年春,大人兴和。于是诏亲征之。阿鲁台闻大
军出,惧,其母妻皆詈之曰:“大明皇帝何负尔,而必为逆!”于是尽弃其辎重
马畜于阔滦海侧,以其孥直北徙。帝命焚其辎重,收其马畜,遂班师。
明年秋,边将言阿鲁台将入寇。帝曰:“彼意朕必不复出,当先驻塞下待之。
”遂部分宁阳侯陈懋为先锋,至宿嵬山不见敌,遇王子也先土干率妻子部属来降。
帝封为忠勇王,赐姓名曰金忠。忠勇王至京师,数请击敌自效。帝曰:“姑待之。
”二十二年春,开平守将奏阿鲁台盗边,群臣劝帝如忠勇王言。帝复亲征,师次
荅兰纳木儿河,得谍者,知阿鲁台远遁。帝意亦厌兵,乃下诏暴阿鲁台罪恶,而
宥其所部来降者,止勿杀。车驾还,崩于榆木川。未几,阿鲁台使来贡马,仁宗
已登极,诏纳之。自是,岁修职贡如永乐时。时阿鲁台数败于瓦剌,部曲离散。
其属把的等先后来归,朝廷皆予官职,赐钞币,诏有司给供具。自后来归者,悉
如例。阿鲁台日益蹙,乃率其属东走兀良哈,驻牧辽塞。诸将请出兵掩击之,帝
不听。
宣德九年,阿鲁台复为脱脱不花所袭,妻子死,孳畜略尽,独与其子失捏干
等徙居母纳山、察罕脑剌等处。未几,瓦剌脱懽袭杀阿鲁台及失捏干,于是阿
鲁台子阿卜只俺及其孙妻速木答思等丧败无依,来乞内附。帝怜而抚之。
阿鲁台既死,其故所立阿台王子及所部朵儿只伯等复为脱脱不花所窘,窜居
亦集乃路。外为纳款,而数入寇甘、凉。正统元年,将军陈懋败朵儿只伯于平川,
追及苏武山,颇有斩获。二年冬,命都督任礼为总兵官,蒋贵、赵安副之,尚书
王骥督师,以便宜行事。明年夏,复败朵儿只伯等于石城。阿台与朵儿合,复败
之兀鲁乃地,追及黑泉,又及之刁力沟,出沙漠千里,东西夹击,敌几尽,先后
获其部长一百五十人。于是阿台、朵儿只伯等来归。
未几,脱脱不花捕阿台等杀之。脱脱不花者,故元后,鞑靼长也。瓦剌脱
懽既击杀阿鲁台,悉收其部,兼并贤义、安乐二王之众,欲自立为可汗。众不可,
乃立脱脱不花,以阿鲁台众属之,自为丞相,阳推奉之,实不承其号令。
脱懽死,子也先嗣,益桀骜自雄,诸部皆下之,脱脱不花具可汗名而已。
脱脱不花岁来朝贡,天子皆厚报之,比诸蕃有加,书称之曰达达可汗,赐赉并及
其妃。十四年秋,也先谋大举入寇,脱脱不花止之曰:“吾侪服食,多资大明,
何忍为此?”也先不听,曰:“可汗不为,吾当自为。”遂分道,俾脱脱不花侵
辽东,而自拥众从大同入。帝亲征之,驾于土木陷焉。景皇帝自监国即位,尊帝
为太上皇帝。明年秋,上皇归自也先所。事载《瓦剌传》。
脱脱不花自上皇归后,修贡益勤。尝妻也先姊,生子,也先欲立之,不从。
也先亦疑其与中国通,将害己,遂治兵相攻。也先杀脱脱不花,收其妻子孳畜,
给诸部属,而自立为可汗。时景皇帝二年也。朝廷称也先为瓦剌可汗。
未几,为所部阿剌知院所杀。鞑靼部长孛来复攻破阿剌,求脱脱不花子麻儿
可儿立之,号小王子。阿剌死,而孛来与其属毛里孩等皆雄视部中,于是鞑靼复
炽。
景泰六年遣使入贡。英宗复辟,遣都督马政往赐故伯颜帖木儿妻币。孛来留
之,而遣使入贺,欲献玺。帝敕之曰:“玺已非真,即真,亦秦不祥物耳,献否
从尔便。第无留我使,以速尔祸。”时敌数寇威远诸卫,夏,定远伯石彪败之于
磨儿山。
天顺二年,孛来大举寇陕西,安远侯柳溥御之辄败,而饰小捷以闻。明年春,
敌入安边营,石彪等破之,都督周贤、指挥李钅监战死。四年复寇榆林,彰武伯
杨信拒却之。再入,败之于金鸡峪。未几,复大掠陕西诸边,廷臣请治各守将罪,
帝宥之。五年春,寇入平虏城,诱指挥许颙等入伏,杀之。边报日亟,命侍郎白
圭、都御史王竑往视师。秋,孛来求款,帝使詹升赍敕往谕。孛来遣使随升来贡,
请改大同旧贡道,而由陕西兰县入,许之。未几,复纠其属毛里孩等入河西。明
年春,圭等分巡西边,圭遇敌于固原川,竑遇敌于红崖子川,皆破之。帝赐玺书
奖励,敕孛来使臣仍从大同入贡。
时麻儿可儿复与孛来相仇杀。麻儿可儿死,众共立马可古儿吉思,亦号小王
子。自是,鞑靼部长益各专擅。小王子稀通中国,传世次,多莫可考。孛来等每
岁入贡,数寇掠,往来塞下,以西攻瓦剌为辞,又数要劫三卫。七年冬,贡使及
关,帝却之,以大学士李贤言乃止。八年春,御史陈选言:“鞑靼部落,孛来最
强,又密招三卫诸蕃,相结屯住。去冬来朝,要我赏宴,窥我虚实,其犯边之情
已露。而我边关守臣,因循怠慢,城堡不修,甲仗不利,军士不操习,甚至富者
纳月钱而安闲,贫者迫饥寒而逃窜。边备废弛,缓急何恃?乞敕在边诸臣,痛革
前弊。其镇守、备御等官,亦宜以时黜陟,庶能者知奋,怠者知警。至厄塞要害
之处,或益官军,或设营堡,或用墩台,咸须处置得宜,岁遣大臣巡视,庶边防
有备,寇氛可戢。”报闻。
成化元年春,孛来诱兀良哈九万骑入辽河,武安侯郑宏御却之。秋,散掠延
绥。冬,复大入。命彰武伯杨信率山西兵,都御史项忠率陕西兵御之,少却。未
几,复渡河曲,围黄甫川堡,官军力战,乃引去。
始,鞑靼之来也,或在辽东、宣府、大同,或在宁夏、庄浪、甘肃,去来无
常,为患不久。景泰初,始犯延庆,然部落少,不敢深入。天顺间,有阿罗出者,
率属潜入河套居之,遂逼近西边。河套,古朔方郡,唐张仁愿筑三受降城处也。
地在黄河南,自宁夏至偏头关,延袤二千里,饶水草,外为东胜卫。东胜而外,
土平衍,敌来,一骑不能隐,明初守之,后以旷绝内徙。至是,孛来与小王子、
毛里孩等先后继至,掳中国人为乡导,抄掠延绥无虚时,而边事以棘。
二年夏,大入延绥。帝命杨信充总兵官,都督赵胜为副,率京军及诸边卒二
万人讨之。信先以议事赴阙,未至。敌散掠平凉,入灵州及固原,长驱寇静宁、
隆德诸处。冬,复入延绥,参将汤胤绩战死。
未几,诸部内争,孛来弑马可古儿吉思,毛里孩杀孛来,更立他可汗。斡罗
出者复与毛里孩相仇杀,毛里孩遂杀其所立可汗,逐斡罗出,而遣使入贡。寻渡
河掠大同。三年春,帝命抚宁侯朱永等征之。会毛里孩再乞通贡,而别部长孛鲁
乃亦遣人来朝。帝许之,诏永等驻军塞上。
四年秋,给事中程万里上言:“毛里孩久不朝贡,窥伺边疆,其情叵测。然
臣度其有可败者三。近我边地才二三日程,彼客我主,一也。兼并诸部,驰驱不
息,既骄且疲,二也。比来散逐水草,部落四分,兵力不一,三也。宜选精兵二
万,每三千人为一军,统以骁将,严其赏罚,使探毛里孩所在,潜师捣之,破之
必矣。”帝壮之,而不能用。冬寇延绥。明年春再入。守将许宁等辄击败之。冬
复纠三卫入寇,延绥、榆林大扰。
六年春,大同巡抚王越遣游击许宁击败之;杨信等亦大破之于胡柴氵冓。时
孛鲁乃与斡罗出合别部癿加思兰、孛罗忽亦入据河套,为久居计。延绥告急,
帝命永为将军,以王越参赞军务,使御敌。永至,数以捷闻,越等皆升赏,论功
永世侯,而敌据套自如。
七年春,永上战守二策,廷议以粮匮马乏,难于进剿,请命边将慎守御以图
万全。于是吏部侍郎叶盛巡边,偕延绥巡抚余子俊及越议筑边墙,设立台堡。冬,
敌入塞,参将钱亮败绩,越等不能救。兵部尚书白圭请择遣大将军专事敌,会盛
还,越亦赴京计事,乃集廷议,请大发兵搜套。帝以武靖侯赵辅为将军,节制诸
路,王越仍督师。敌大入延绥,辅不能御,遂召还,以宁晋伯刘聚代之,聚亦未
有功。而毛里孩、孛鲁乃、斡罗出稍衰,满都鲁入河套称可汗,癿加思兰为太
师。
九年秋,满都鲁等与孛罗忽并寇韦州。王越侦知敌尽行,其老弱巢红盐池,
乃与许宁及游击周玉率轻骑昼夜疾驰至,分薄其营,前后夹击,大破之。复邀击
于韦州。满都鲁等败归,孳畜庐帐荡尽,妻孥皆丧亡,相顾悲哭去。自是不复居
河套,边患少弭;间盗边,弗敢大入,亦数遣使朝贡。
初,癿加思兰以女妻满都鲁,立为可汗。久之杀孛罗忽,并其众,益专恣。
满都鲁部脱罗干、亦思马因谋杀之。寻满都鲁亦死,诸强酋相继略尽,边人稍得
息肩。
时中官汪直怙恩用事,思以边功自树,王越、朱永附之。十六年春,边将上
言,传闻敌将渡河,遽以永为将军。直与越督师至边,未及期,袭敌于威宁海子,
大破之,又败之于大同。永晋公爵,予世袭,越封威宁伯,直增禄至三百石。未
几,诏以越代永总兵。于是亦思马因等益纠众盗边,延及辽塞。秋,敌三万骑寇
大同,连营五十里,杀掠人畜数万。总兵许宁御之,兵败,以捷闻。敌既得利,
长驱入顺圣川,散掠浑源、朔诸州。宣府巡抚秦纮、总兵周玉力战却之。山西巡
抚边镛,参将支玉等悉力捍御,敌去辄复来,迄成化末无宁岁。
亦思马因死,入寇者复称小王子,又有伯颜猛可王。弘治元年夏,小王子奉
书求贡,自称大元大可汗。朝廷方务优容,许之。自是,与伯颜猛可王等屡入贡,
渐往来套中,出没为寇。八年,北部亦卜剌因王等入套驻牧。于是小王子及脱罗
干之子火筛相倚日强,为东西诸边患。其年,三入辽东,多杀掠。明年,宣、大、
延绥诸境俱被残。
十一年秋,王越既节制诸边,乃率轻兵袭敌于贺兰山后,破之。明年,敌拥
众入大同、宁夏境,游击王杲败绩,参将秦恭、副总兵马升逗遛不进,皆论死。
时平江伯陈锐为总兵,侍郎许进督师,久无功,被劾去,以保国公朱晖、侍郎史
琳代之,太监苗逵监军。
十三年冬,小王子复居河套。明年春,吏部侍郎王鏊上御敌八策:一曰定庙
算,二曰重主将,三曰严法令,四曰恤边民,五曰广招募,六曰用间,七曰分兵,
八曰出奇。帝命所司知之。时敌以八千骑东驻辽塞下,攻入长胜堡,杀掠殆尽。
秋,晖等以五路之师夜袭敌于河套,斩首三级,驱孳畜千余归,赏甚厚。小王子
以十万骑从花马池、盐池入,散掠固原、宁夏境,三辅震动,戕杀惨酷。
十五年,以户部尚书秦纮总制陕西。夏,敌入辽东清河堡,至密云,旋西掠
偏头关。秋,复以五千骑犯辽东长安堡,副总兵刘祥御之,斩首五十一级,敌乃
退。明年,稍靖。
十七年春,敌上书请贡,许之,竟不至;仍入大同杀墩军,犯宣府及庄浪,
守将卫勇、白玉等御却之。明年春,敌三万骑围灵州,复散掠内地,指挥仇钺、
总兵李祥击走之。敌大举入寇宣府,总兵张俊御之,大败,裨将张雄、穆荣战殁。
武宗嗣位,复命晖、琳出御。冬,敌入镇夷所,指挥刘经死之。复自花马池
毁垣入,掠隆德、静宁、会宁诸处,关中大扰,以杨一清为总制。时正德元年春
也。
刘瑾用事,监军皆阉人,一清不得职去,文贵、才宽相继受事。二年,敌入
宁夏、庄浪及定辽后卫诸境,守将皆逮问。
四年,敌数寇大同。冬,才宽御敌于花马池,中伏死。总兵马昂与别部亦孛
来战于木瓜山,胜之,斩三百六十五级,获马畜六百余,军器二千九百余。
明年,北部亦卜剌与小王子仇杀。亦卜剌窜西海,阿尔秃厮与合,逼胁洮西
属番,屡入寇。巡抚张翼、总兵王勋不能制,渐深入,边人苦之。八年夏,拥众
来川,遣使诣翼所,乞边地驻牧修贡。翼啖以金帛,令远徙,亦卜剌遂西掠乌斯
藏,据之。自是洮、岷、松潘无宁岁。
小王子数入寇,杀掠尤惨。复以五万骑攻大同,趣朔州,掠马邑。帝命咸宁
侯仇钺总兵御之,战于万全卫,斩三级,而所失亡十倍,以捷闻。明年秋,敌连
营数十,寇宣、大塞,而别遣万骑掠怀安。总制丛兰告急,命太监张永督宣、大、
延绥兵,都督白玉为大将,协兰守御,京师戒严。已,敌逾怀安趣蔚州,至平虏
城南,兰等预置毒饭于田间如农家饷,而设伏以待。敌至,中毒,伏猝发,多死
者。其年,小王子部长卜儿孩以内难复奔据西海,出没寇西北边。
十一年秋,小王子以七万骑分道入,与总兵潘浩战于贾家湾。浩再战再败,
裨将朱春、王唐死之。张永遇于老营坡,被创走居庸。敌遂犯宣府,凡攻破城堡
二十,杀掠人畜数万。浩夺三官,诸将降罚有差。
十二年冬,小王子以五万骑自榆林入寇,围总兵王勋等于应州。帝幸阳和,
亲部署,督诸将往援,殊死战,敌稍却。明日复来攻,自辰至酉,战百余合,敌
引而西,追至平虏、朔州,值大风黑雾,昼晦,帝乃还,命宣捷于朝。是后岁犯
边,然不敢大入。
嘉靖四年春,以万骑寇甘肃。总兵姜奭御之于苦水墩,斩其魁。明年犯大同
及宣府,亦卜剌复驻牧贺兰山后,数扰边。明年春,小王子两寇宣府。参将王经、
关山先后战死。秋,以数万骑犯宁夏塞,尚书王宪以总兵郑卿等败之,斩三百余
级。明年春,掠山西。夏,入大同中路,参将李蓁御却之。冬,复寇大同,指挥
赵源战死。
十一年春,小王子乞通贡,未得命,怒,遂拥十万骑入寇。总制唐龙请许之,
帝不听。龙连战,颇有斩获。
时小王子最富强,控弦十余万,多畜货贝,稍厌兵,乃徙幕东方,称土蛮,
分诸部落在西北边者甚众。曰吉囊、曰俺答者,于小王子为从父行,据河套,雄
黠喜兵,为诸部长,相率躏诸边。
十二年春,吉囊拥众屯套内,将犯延绥,边臣有备,乃突以五万骑渡河西,
袭亦不剌、卜儿孩两部,大破之。卜儿孩为庄、宁边患久,亦郎骨、土鲁番诸蕃
皆苦之,尝因属番帖木哥求贡市,朝廷未之许。至是唐龙以卜儿孩衰败远徙,西
海获宁,请无更议款事。
吉囊等既破西海,旋窃入宣府永宁境,大掠而去。冬,犯镇远关,总兵王效、
副总兵梁震败之于柳门,又追败之于蜂窝山,敌溺水死者甚众。明年春,寇大同。
秋,复由花马池入犯,梁震及总兵刘文拒却之。
十五年夏,吉囊以十万众屯贺兰山,分兵寇凉州,副总兵王辅御之,斩五十
七级。又入庄浪境,总兵姜奭遇之于分水岭,三战三胜之。又入延绥及宁夏边。
冬,复犯大同,入掠宣大塞,总制侍郎刘天和、总督尚书杨守礼及巡抚都御史楚
书悉力御之。
十九年秋,书以总兵白爵等三败敌于万全右卫境,斩百余级。天和以总兵周
尚文大破敌于黑水苑,斩吉囊子小十王。明年春,守礼以总兵李义御敌于镇朔堡,
以总兵杨信御敌于甘肃,皆胜之。
秋,俺答及其属阿不孩遣使石天爵款大同塞,巡抚史道以闻,诏却之。以尚
书樊继祖督宣大兵,悬赏格购俺答、阿不孩首。遂大举内犯,俺答下石岭关,趣
太原。吉囊田平虏卫入掠平定、寿阳诸处。总兵丁璋、游击周宇战死,诸将多获
罪,继祖独蒙赏。
二十一年夏,敌复遣天爵求贡。大同巡抚龙大有诱缚之,上之朝,诡言用计
擒获。帝悦,擢大有兵部侍郎,边臣升赏者数十人,磔天爵于市。敌怒,入寇,
掠朔州,抵广武,由太原南下,沁、汾、襄垣、长子皆被残;复从忻、崞、代而
北,屯祁县。参将张世忠力战,敌围之数重。自巳至申,所杀伤相当。已而世忠
矢尽见杀,百户张宣、张臣俱死,敌遂从雁门故道去。秋,复入朔州。吉囊死,
诸子狼台吉等散处河西,势既分,俺答独盛,岁数扰延绥诸边。
二十三年冬,小王子自万全右卫入,至蔚州及完县。京师戒严。
二十四年秋,俺答犯延绥及大同,总兵张达拒却之。又犯鹁鸽峪,参将张凤、
指挥刘钦、千户李瓒、生员王邦直等皆战死。会总督侍郎翁万达、总兵周尚文严
兵备阳和,敌引去。明年夏,俺答复遣使诣大同塞,求贡,边卒杀之。秋,复来
请,万达再疏以闻,帝不许。敌以十万骑西入保安,掠庆阳、环县而东,以万骑
寇锦、义。总督三边侍郎曾铣率参将李珍等直捣敌巢于马梁山后,斩百余级,敌
始退。
铣议复河套,大学士夏言主之。帝方向用言,令铣图上方略,以便宜从事。
明年夏,万达复言:“敌自冬涉春屡求贡,词恭,似宜许。”不听,责万达罔渎。
铣鸠兵缮塞,辄破敌。既而帝意中变,言与铣竟得罪,斩西市。敌益蓄忿思逞,
廷臣不敢言复套事矣。
二十八年春,犯宣府滴水崖。把总指挥江瀚、董旸战死,全军覆,遂犯永宁、
大同。总兵周尚文御之于曹家庄,大败之,斩其魁。会万达自怀来赴援,宣府总
兵赵国忠闻警,亦率千骑追击,复连败之。是岁,犯西塞者五。
二十九年春,俺答移驻威宁海子。夏,犯大同,总兵张达、林椿死之。敌引
去,传箭诸部大举。秋,循潮河川南下至古北口,都御史王汝孝率蓟镇兵御之。
敌阳引满内向,而别遣精骑从间道溃墙入。汝孝兵溃,遂大掠怀柔,围顺义,抵
通州,分兵四掠,焚湖渠马房。畿甸大震。
敌大众犯京师,大同总兵咸宁侯仇鸾、巡抚保定都御史杨守谦等,各以勤王
兵至。帝拜鸾为大将军,使护诸军。鸾与守谦皆軿懦不敢战,兵部尚书丁汝夔
恇扰不知所为,闭门守。敌焚掠三日夜,引去。帝诛汝夔及守谦。敌将出白羊
口,鸾尾之。敌猝东返,鸾出不意,兵溃,死伤千余人。敌乃徐由古北口出塞。
诸将收斩遗尸,得八十余级,以捷闻。
方俺答薄都城时,纵所掳马房内官杨增持书入城求贡。辅臣徐阶等谓当以计
款之,谕令退屯塞外,因边臣以请。俺答归,遣子脱脱陈款。时鸾方用事,乃议
开马市以中敌。兵部郎中杨继盛上疏争之,不得。明年春,以侍郎史道莅其事,
给白金十万,开市大同,次及延、宁。叛人萧芹、吕明镇者,故以罪亡入敌,挟
白莲邪教,与其党赵全、丘富、周原、乔源诸人导俺答为患。俺答市毕,旋入掠。
边臣责之,以芹等为词。芹诡有术,能堕城。敌试之不验,遂缚芹及明镇,而全、
富等竟匿不出。俺答复请以牛马易粟豆,求职役诰敕,又潜约河西诸部内犯,堕
诸边垣。帝恶之,诏罢马市,召道还。自是,敌日寇掠西边,边人大困。
三十一年春,敌二千骑寇大同,指挥王恭御之于平川墩,战死。夏,东入辽
塞,围百户常禄,指挥姚大谟、刘栋、刘启基等于三道氵冓,四人皆战没。备御
指挥王相赴援,大战于寺儿山,杀伤相当,敌舍去。千户叶廷瑞率百人助相。明
日,相裹创复邀敌于蜡黎山,殊死斗,矢竭,遂与麾下将士三百人皆死之。廷瑞
被创死复苏,敌亦引退。其年,凡四犯大同,三犯辽阳,一犯宁夏。明年春,犯
宣府及延绥。夏,犯甘肃及大同。守将御之辄败。秋,俺答复大举入寇,下浑源、
灵丘、广昌,急攻插箭、浮图等峪。固原游击陈凤、宁夏游击朱玉率兵赴援,大
战却之。敌分兵东犯蔚,西掠代、繁畤。已,驻鹿阝、延二十日,延庆诸城屠掠
几遍,乃移营中部,以瞰泾、原,会久雨乃去。时小王子亦乘隙为寇,犯宣府赤
城。未几,俺答复以万骑入大同,纵掠至八角堡。巡抚赵时春御之,遇敌于大虫
岭,总兵李涞战死,军覆,时春仅以身免。
三十三年春,入宣府柴沟堡。夏,复犯宁夏,大同总兵岳懋中伏死。秋,攻
蓟镇墙,百道并进。警报日数十至,京师戒严。总督杨博悉力拒守,募死士夜砍
其营,敌惊扰乃遁。明年数犯宣、蓟,参将赵倾葵、李光启、丁碧先后战死。朝
廷再下赏格,购俺答首,赐万金,爵伯;获丘富、周原者三百金,授三品武阶。
时富等在敌,招集亡命,居丰州,筑城自卫,构宫殿,垦水田,号曰板升。板
升,华言屋也。赵全教敌,益习攻战事。俺答爱之甚,每入寇必置酒全所问计。
三十五年夏,敌三万骑犯宣府。游击张纮迎战,败死。冬,掠大同边,继掠
陕西环、庆诸处,守将孙朝、袁正等却之。其年,土蛮再犯辽东。
明年,敌以二万骑分掠大同边,杀守备唐天禄、把总汪渊。俺答弟老把都复
拥众数万入河流口,犯永平及迁安,副总兵蒋承勋力战死。夏,突犯宣府马尾梁,
参将祁勉战死。秋,复入大同右卫境,攻毁七十余堡,所杀掳甚众。冬,俺答子
辛爱有妾曰桃松寨,私部目收令哥,惧诛来降。总督杨顺自诩为奇功,致之阙下。
辛爱来索不得,乃纵掠大同诸墩堡,围右卫数匝。顺惧,乃诡言敌愿易我以赵全、
丘富。本兵许论以为便,乃遣桃松寨夜逸出塞,绐之西走,阴告辛爱,辛爱执而
戮之。敌狎知顺无能,围右卫益急,更分兵犯宣、蓟镇。西鄙震动,右卫烽火断
绝者六阅月。大学士严嵩与许论议,欲弃右卫。帝不听,诏诸臣发兵措饷,而以
兵部侍郎江东代顺。时故将尚表以馈饷入围城,悉力捍御,粟尽食牛马,彻屋为
薪,士卒无变志。表时出兵突战,获俺答孙及婿与其部将各一人。会帝所遣侍郎
江东及巡抚杨选、总兵张承勋等各严兵进,围乃解。复掠永昌、凉州及宣府赤城,
围甘州十四日始退。土蛮亦数寇辽东。
三十八年春,老把都、辛爱谋大举入犯,驻会州,使其谍诡称东下。总督王
忬不能察,遽分兵而东,号令数易,敌遂乘间入蓟镇潘家口,忬得罪。夏,
犯大同,转掠宣府东西二城,驻内地旬日,会久雨乃退。
三十九年,敌聚众喜峰口外,窥犯蓟镇。大同总兵刘汉出捣其帐于灰河,敌
稍远徙。秋,汉复与参将王孟夏等捣丰州,擒斩一百五十人,焚板升略尽。是岁,
寇大同、延绥、蓟、辽边无虚日。明年春,敌自河西踏冰入寇,守备王世臣、千
户李虎战死。秋,犯宣府及居庸。冬,掠陕西、宁夏塞。已,复分兵而东,陷盖
州。
四十一年夏,土蛮入抚顺,为总兵黑春所败。冬,复攻凤凰城,春力战二日
夜,死之。海、金杀掠尤甚。冬,俺答数犯山西、宁夏塞。延绥总兵赵岢分部锐
卒,令裨将李希靖等东出神木堡,捣敌帐于半坡山,徐执中等西出定边营,击敌
骑于荍麦湖,皆胜之,斩一百十九级。
四十二年春,敌入宣府滴水崖,刘汉却之。敌遂引而东,数犯辽塞。秋,总
兵杨照败死。时蓟辽总督杨选囚絷三卫长通罕,令其诸子更迭为质。通罕者,辛
爱妻父也,冀以牵制辛爱,三卫皆怨。冬,大掠顺义、三河。诸将赵溱、孙膑战
死,京师戒严。大同总兵姜应熊御之于密云,败之,敌退。诏诛选。明年,土蛮
入辽东,都御史刘焘上诸将守御功,言海水暴涨,敌骑多没者。帝曰:“海若效
灵。”下有司祭告,焘等皆有赏。冬,敌犯狭西,大掠板桥、响闸儿诸处。
四十四年春,犯辽东宁前小团山,参将线补衮、游击杨维藩死之。夏,犯肃
州,总兵刘承业御之,再战皆捷。秋,俺答子黄台吉帅轻骑,自宣府洗马林突入,
散掠内地。把总姜汝栋以锐卒二百伏暗庄堡,猝遇台吉,搏之。台吉堕马,为所
部夺去。台吉受伤,越日始苏。明年,俺答屡犯东西诸塞。夏,清河守备郎得功
扼之张能峪口,胜之。冬,大同参将崔世荣御敌于樊皮岭,及子大朝、大宾俱战
死。时丘富死,赵全在敌中益用事,尊俺答为帝,治宫殿。期日上栋,忽大风,
栋坠伤数人。俺答惧,不敢复居。兵部侍郎谭纶在蓟镇善治兵,全乃说俺答无轻
犯蓟,大同兵弱,可以逞。
隆庆元年,俺答数犯山西。秋,复率众数万分三道入井坪、朔州、老营、偏
头关诸处。边将不能御,遂长驱攻岢岚及汾州,破石州,杀知州王亮采,屠其民,
复大掠孝义、介休、平遥、文水、交城、太谷、隰州间,男女死者数万。事闻,
诸边臣罚治有差。而三卫勾土蛮同时入寇,蓟镇、昌黎、抚宁、乐亭、卢龙,皆
被蹂躏。游骑至滦河,京师震动,三日乃引去。诸将追之,敌出义院口。会大雾,
迷失道,堕棒槌崖中,人马枕藉,死者颇众,诸将乃趋割其首。
二年,敌犯柴沟,守备韩尚忠战死。时兵部侍郎王崇古镇西边,总兵李成梁
守辽东,数以兵邀击于塞外。敌知有备,入寇稍稀。
四年秋,黄台吉寇锦州,总兵王治道、参将郎得功以十余骑入敌死。冬,俺
答有孙曰把汉那吉者,俺答第三子铁背台吉子也,幼孤,育于俺答妻所。既长,
娶妇比吉。把汉复聘袄儿都司女,即俺答外孙女,貌美,俺答夺之。把汉恚,遂
率其属阿力哥等十人来降。大同巡抚方逢时受之,以告总督王崇古。崇古上言:
“把汉来归,非拥众内附者比,宜给官爵,丰馆饩,饬舆马,以示俺答。俺答急,
则使缚送板升诸叛人;不听,即胁诛把汉牵沮之;又不然,因而抚纳,如汉置属
国居乌桓故事,使招其故部,徙近塞。俺答老且死,黄台吉立,则令把汉还,以
其众与台吉抗,我按兵助之。”诏可,授把汉指挥使,阿力哥正千户。
俺答方西掠吐番,闻之亟引还,约诸部入犯,崇古檄诸道严兵御之。敌使来
请命,崇古遣译者鲍崇德往,言朝廷待把汉甚厚,第能缚板升诸叛人赵全等,旦
送至,把汉即夕返矣。俺答大喜,屏人语曰:“我不为乱,乱由全等。若天子幸
封我为王,长北方诸部,孰敢为患?即死,吾孙当袭封,彼衣食中国,忍倍德乎?
”乃益发使与崇德来乞封,且请输马,与中国铁锅、布帛互市,随执赵全、李自
馨等数人来献。崇古乃以帝命遣把汉归,把汉犹恋恋,感泣再拜去。俺答得孙大
喜,上表谢。
崇古因上言:“朝廷若允俺答封贡,诸边有数年之安,可乘时修备。设敌背
盟,吾以数年蓄养之财力,从事战守,愈于终岁奔命,自救不暇者矣。”复条八
事以请。一,议封号官爵。诸部行辈,俺答为尊,宜锡以王号,给印信。其大枝
如老把都、黄台吉及吉囊长子吉能等,俱宜授以都督。弟侄子孙如兀慎打儿汉等
四十六枝,授以指挥。其俺答诸婿十余枝,授以千户。一,定贡额。每岁一入贡,
俺答马十匹,使十人。老把都、吉能、黄台吉八匹,使四人。诸部长各以部落大
小为差,大者四匹,小者二匹,使各二人。通计岁贡马不得过五百匹,使不得过
百五十人。马分三等,上驷三十进御,余给价有差,老瘠者不入。其使,岁许六
十人进京,余待境上。使还,听以马价市缯布诸物。给酬赏,其赏额视三卫及西
蕃诸国。一,议贡期、贡道。以春月及万寿圣节四方来同之会,使人,马匹及表
文自大同左卫验入,给犒赏。驻边者,分送各城抚镇验赏。入京者,押送自居庸
关入。一,立互市。其规如弘治初,北部三贡例。蕃以金、银、牛马、皮张、马
尾等物,商贩以缎䌷、布匹、釜锅等物。开市日,来者以三百人驻边外,宣府
应于万全右卫、张家口边外,山西应于水泉营边外。一,议抚赏。守市兵人布二
匹,部长缎二匹、䌷二匹。以好至边者,酌来使大小,量加赏犒。一,议归降。
通贡后,降者不分有罪无罪,免收纳。其华人被掳归正者,查别无窃盗,乃许入。
一,审经权。一,戒狡饰。
疏入,下廷臣议。帝终从崇古言,诏封俺答为顺义王,赐红蟒衣一袭;昆都
力哈、黄台吉授都督同知,各赐红狮子衣一袭、彩币四表里;宾兔台吉等十人,
授指挥同知;那木儿台吉等十九人,授指挥佥事;打儿汉台吉等十八人,授正千
户;阿拜台吉等十二人,授副千户;恰台吉等二人,授百户。昆都力哈,即老把
都也。兵部采崇古议,定市令。秋市成,凡得马五百余匹,赐俺答等彩币有差。
西部吉能及其侄切尽等亦请市,诏予市红山墩暨清水营。市成,亦封吉能为都督
同知。已而俺答请金字经及剌麻僧,诏给之。崇古复请玉印,诏予镀金银印。俺
答老佞佛,复请于海南建寺,诏赐寺额仰华。俺答常远处青山,二子,曰宾兔,
居松山,直兰州之北,曰丙兔,居西海,直河州之西,并求互市,多桀骜。俺答
谕之,亦渐驯。
自是约束诸部无入犯,岁来贡市,西塞以宁。而东部土蛮数拥众寇辽塞。总
兵李成梁败之于卓山,斩五百八十余级,守备曹簠复败之于长胜堡。神宗即位,
频年入犯。
万历六年,成梁率游击秦得倚等击敌于东昌堡,斩部长九人,余级八百八十
四,总督梁梦龙以闻。帝大悦,祭告郊庙,御皇极门宣捷。
七年冬,土蛮四万骑入锦川营。梦龙、成梁及总兵戚继光等已预受大学士张
居正方略,并力备御,敌始退。自是敌数入,成梁等数败之,辄斩其巨魁,又时
袭击于塞外,多所斩获。敌畏之,少戢,成梁遂以功封宁远伯。
俺答既就市,事朝廷甚谨。部下卒有掠夺边氓者,必罚治之,且稽首谢罪,
朝廷亦厚加赏赉。十年春,俺答死,帝特赐祭七坛、彩缎十二表里、布百匹,示
优恤。其妻哈屯率子黄台吉等,上表进马谢,复赐币布有差。封黄台吉为顺义王,
改名乞庆哈。立三岁而死,朝廷给恤典如例。
十五年春,子撦力克嗣。其妻三娘子,故俺答所夺之外孙女而为妇者也,
历配三王,主兵柄,为中国守边保塞,众畏服之,乃敕封为忠顺夫人,自宣大至
甘肃不用兵者二十年。及撦力克西行远边,而套部庄秃赖等据水塘,卜失兔、
火落赤等据莽剌、捏工两川,数犯甘、凉、洮、氓、西宁间。他部落亡虑数十种,
出没塞下,顺逆不常。帝恶之,十九年诏并停撦力克市赏。已而撦力克叩边
输服,率众东归,独庄秃赖、卜失兔等寇抄如故。其年冬,别部明安、土昧分犯
榆林边,总兵杜桐御之,斩获五百人,杀明安。
二十年,宁夏叛将哱拜等勾卜失兔、庄秃赖等,大举入寇,总兵李如松击
败之。二十二年,延绥巡抚李春光奏:“套部纳款已久,自明安被戮而寇恨深,
西夏党逆而贡市绝,延镇连年多事。今东西各部皆乞款,而卜失兔挟私叵测,边
长兵寡,制御为难。宜察敌情,审时势。敌入犯则血战,偶或小失,应宽吏议。
倘敌真心效顺,相机议抚,不可忘战备也。”帝命兵部传饬各边。秋,卜失兔入
固原,游击史见战死。延绥总兵麻贵御之,阅月始退。全陕震动。其年,东部炒
花犯镇武堡,总兵董一元与战,大破之。明年春,松部宰僧等犯陕西,总督叶梦
熊督却之。秋,海部永邵卜犯西宁,总督三边李旼檄参将达云、游击白泽暨马
其撒、卜尔加诸属番,设伏邀击,大败之,斩六百八十三级。捷闻,帝大悦,且
以属番效命,追叙前总制郑雒功,赏赉并及雒。
二十四年春,总督李釐以劲兵分三道出塞,袭卜失兔营,共斩四百九级,获
马畜器械数千。火落赤部众复窥伺洮州,釐遣参将周国柱等击之于莽剌川脑,斩
一百三十六级。秋,著力兔、阿赤兔、火落赤等合谋犯西边,炒花亦拥众犯广宁,
守将皆严兵却之。二十五年秋,海部寇甘镇,官军击走之。冬,炒花纠土蛮诸部
寇辽东,杀掠无算。明年夏,复寇辽东,总兵李如松远出捣巢,死之。冬,釐等
分道出袭火落赤等于松山,走之,复其地。
二十七年诏复撦力克市赏。时釐等筑松山,诸部纷叛,延、宁守臣共击之,
杀获甲首几三千。明年,著力兔、宰僧、庄秃赖等乞通款,不许。边臣王见宾等
复为请,诏复套部贡市。
三十一年,海部数入陕西塞,兵备副使李自实,总兵萧如薰、达云等击走之。
三十三年夏,东部宰赛诱杀庆云堡守御熊钥,诏革其市赏。
三十五年夏,总督徐三畏言:“河套之部与河东之部不同。东部事统于一,
约誓定,历三十年不变。套部分四十二枝,各相雄长,卜失兔徒建空名于上。西
则火落赤最狡,要挟最无厌;中则摆言太以父明安之死,无岁不犯;东则沙计争
为监市,与炒花朋逞。西陲抢攘非一日矣。然众虽号十万,分为四十二枝,多者
不过二三千骑,少者一二千骑耳。宜分其势,纳其款,俾先顺者获赏,后至者拒
剿。仍须主战以张国威。”时已许宰赛及火落赤诸部复贡市矣。
未几撦力克死,未有嗣,忠顺夫人率所部仍效贡职。西部银定、歹青数拥
众犯东西边。延绥部猛克什力亦以挟赏故,常沿边抄掠。卜失兔欲婚于忠顺,忠
顺拒之。其所部素囊台吉、五路台吉等,各不相下,封号久未定。四十一年,卜
失兔始婚于忠顺,东、西诸部长皆具状为请封。忠顺夫人旋卒,诏封卜失兔为顺
义王,而以把汉比吉素效恭顺,封忠义夫人。卜失兔为撦力克孙,袭封时,已
少衰,所制止山、大二镇外十二部。其部长五路、素囊及兀慎台吉等,兵力皆与
顺义埒。朝廷因宣大总督涂宗浚言,各予升赏如例。
其年,炒花纠虎墩兔三犯辽东。虎墩兔者,居插汉儿地,亦曰插汉儿王子,
元裔也。其祖打来孙始驻牧宣塞外,俺答方强,惧为所并,乃徙帐于辽,收福余
杂部,数入掠蓟西,四传至虎墩兔,遂益盛。明年夏,炒花复合宰赛、暖兔以三
万骑入掠,至平虏、大宁。既求抚赏,许之。
四十二年,猛克什力寇怀远及保宁。延绥总兵官秉忠等破之。斩二百二十一
级。明年,插部数犯辽东。已,掠义州,攻陷大安堡,兵民死者甚众。
四十四年,总兵杜文焕数破套部猛克什力等于延绥边,火落赤、摆言太及吉
能、切尽、歹青、沙计东西诸部皆惧,先后来请贡市。
四十六年,我大清兵起,略抚顺及开原,插部乘隙拥众挟赏。西部阿晕妻满
旦亦以万骑自石塘路入掠蓟镇白马关及高家、冯家诸堡。游击朱万良御之,被围。
羽书日数十至,中外戒严。顷之,满旦亦叩关乞通贡。
四十七年,大清兵灭宰赛及北关金台什、布羊古等。金台什孙女为虎墩兔妇,
于是蓟辽总督文球、巡抚周永春等以利啖之,俾联结炒花诸部,以捍大清兵,给
白金四千。明年,为泰昌元年,加赏至四万。虎乃扬言助中国,邀索无厌。
天启元年秋,吉能犯延绥边,榆林总兵杜文焕击败之。明年春,复大掠延安
黄花峪,深入六百里,杀掠居民数万。三年春,银定纠众再掠西边,官军击败之。
明年春,复谋入故巢,犯松山,为守臣冯任等所败。夏,遂纠海西古六台吉等犯
甘肃,总兵董继舒击之,斩三百余级。其年,歹青以领赏哗于边,边人格杀之。
歹青,虎墩兔近属也,边臣议岁给偿命银一万三千有奇,而虎怏怏,益思飏去。
未几,大清兵袭破炒花,所部皆散亡,半归于插汉。时卜失兔益衰,号令不行于
诸部,部长干儿骂等岁数犯延绥诸边。七庆台吉及敖目比吉、毛乞炭比吉等,亦
各拥众往来窥伺塞下。
崇祯元年,虎墩兔攻哈喇嗔及白言台吉、卜失兔诸部,皆破之,遂乘胜入犯
宣大塞。秋,帝御平台,召总督王象乾,询以方略,象乾对言:“御插之道,宜
令其自相攻。今卜失兔西走套内,白台吉挺身免,而哈喇嗔所部多被掳,不足用。
永邵卜最强,约三十万人,合卜失兔所部并联络朵颜三十六家及哈喇嗔余众,可
以御插汉。然与其构之,水如抚而用之。”帝曰:“插汉意不受抚,奈何?”
对曰:“当从容笼络。”帝曰:“如不款何?”象乾复密奏,帝善之,命往与督
师袁崇焕共计。象乾至边,与崇焕议合,皆言西靖而东自宁,虎不款,而东西并
急,因定岁予插金八万一千两,以示羁縻。大同巡抚张宗衡上言:“插来宣大,
驻新城,去大同仅二百里,三阅月未敢近前,饥饿穷乏,插与我等耳。插恃抚金
为命,两年不得,资用已竭,食尽马乏,暴骨成莽。插之望款不啻望岁,而我遗
之金缯、牛羊、茶果、米谷无算,是我适中其欲也。插炰{休灬}悖慢,耳目不忍
睹闻,方急款尚如是。使插士马丰饱,其凭陵狂逞,可胜道哉。”象乾言:“款
局垂成而复棼之,既示插以不信,亦非所以为国谋。”疏入,帝是象乾议,诏宗
衡毋得异同。
明年秋,虎复拥众至延绥红水滩,乞增赏未遂,即纵掠塞外,总兵吴自勉御
却之。既而东附大清兵攻龙门。未几,为大清兵所击。六年夏,插汉闻大清兵至,
尽驱部众渡河远遁。是时,鞑靼诸部先后归附于大清。明年,大清兵遂大会诸部
于兀苏河南冈,颁军律焉。而虎已卒,乃追至上都城,尽俘插汉妻孥部众。
其后,套部岁入宁夏、甘、凉境,巡抚陈奇瑜、总兵马世龙、督师洪承畴等
辄击败之。套部干儿骂,亦为总兵尤世禄所斩。迄明世,边陲无宁,致中原盗贼
蜂起。当事者狃与俺答等贡市之便,见插之恣于东也,谓岁捐金钱数十万,冀苟
安旦夕,且觊收之为用,而卒不得。迨其后也,明未亡而插先毙,诸部皆折入于
大清。国计愈困,边事愈棘,朝议愈纷,明亦遂不可为矣。
鞑靼地,东至兀良哈,西至瓦剌。当洪、永、宣世,国家全盛,颇受戎索,
然畔服亦靡常。正统后,边备废弛,声灵不振。诸部长多以雄杰之姿,恃其暴强,
迭出与中夏抗。边境之祸,遂与明终始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