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一百九十

列传第一百九十


◎列女二
○欧阳氏(徐氏 冯氏) 方氏(叶氏) 潘氏 杨氏 张烈妇(蔡氏 郑
氏)王烈妇(许烈妇) 吴氏 沈氏六节妇 黄氏(张氏) 张氏(叶氏 范氏)
刘氏二女 孙烈女(蔡烈女) 陈谏妻李氏 胡氏 戴氏(胡氏)许元忱妻胡氏
郃阳李氏 吴节妇(杨氏) 徐亚长 蒋烈妇杨玉英(张蝉云) 倪氏 彭氏
(刘氏) 刘氏二孝女 黄氏 邵氏婢杨贞妇(倪氏) 杨氏 丁氏 尤氏 李
氏 孙氏方孝女(解孝女) 李氏 项贞女 寿昌李氏 玉亭县君 马氏王氏
刘氏(杨氏) 谭氏(张氏) 李烈妇(黄烈妇) 须烈妇陈节妇(马氏) 谢
烈妇 张氏(王氏) 戚家妇 金氏(杨氏) 王氏李孝妇(洪氏 倪氏) 刘氏
欧阳氏,九江人,彭泽王佳傅妻也。事姑至孝。夫亡,氏年方十八,抚遗腹
子,纺绩为生。父母迫之嫁,乃针刺其额,为誓死守节字,墨涅之,深入肤里,
里人称为黑头节妇”又徐氏,乌程人。年十六,嫁潘顺。未期而夫病笃,顾徐曰:
“母老,汝年少,奈何?”徐泣下,即引刀断左小指,以死誓。夫死,布衣长斋。
年七十八卒。遗命取断指入棺中。家人出其指,所染爪红色尚存。
冯氏,宣城刘庆妻。年十九,夫亡,誓守节。其娣姒讽之曰:“守未易言,
非咬断铁钉者不能。”冯即投袂起,拔壁上钉啮之,剨然有齿痕。复抉臂肉,
钉著壁上曰:“脱有异志,此即狗彘肉不若。”已而遗腹生子,曰大贤。长娶李
氏,大贤又夭,姑妇相守至老。卒,取视壁钉肉,尚韧不腐,齿痕如新。
方氏,金华军士袁坚妻。坚嗜酒败家,卒殡城北濠上。方贫无所依,乃即殡
处置棺,寝处其中,饥则出饮于濠。久之不复出,则死矣。郡守刘郤为封土祭之。
又叶氏,兰谿人。适神武中卫舍人许伸。伸家素饶于财,以不检,荡且尽,
携妻投所亲,卒于通州。氏守尸,昼夜跪哭。或遗之食,或馈金,或劝以改嫁,
俱却不应。水浆不入口者十四日,竟死尸傍,年二十余,州人为买棺合葬。
潘氏,海宁人。年十六,归许钊,生子淮。甫期年,钊卒,既殓,潘自经。
死已两日矣,有老妪过之曰:“是可活也。”投之药,更苏。钊族兄欲不利于孤,
嗾潘改适,潘毁容自矢。族兄者,夜率势家仆数十人诬以债,椎门入。潘负子,
冒风雨,逾垣逸。前距大河,追者迫,潘号恸投于河。适有木浮至,凭以渡,达
母家,遂止不归。淮年十九,始归。淮补诸生,娶妇生五子。潘年五十,宗人聚
而祝,族兄者亦至。潘曰:“氏所以得有今日,赖伯氏玉成。”目淮酌酒饮伯,
卒爵,北向拜曰:“未亡人,三十年来濒死者数矣,而顾强生,独以淮故耳。今
幸成立,且多子,复何憾。”语毕入室。顷之宴彻,诸宗人同淮入谢,则缢死室
中矣。
杨氏,桐城吴仲淇妻。仲淇卒,家贫,舅欲更嫁之。杨曰:“即饥死,必与
舅姑俱。”舅不能夺。数年,家益贫,舅谋于其父母,将以偿债。杨仰天呼曰:
“以吾口累舅姑,不孝。无所助于贫,不仁。失节则不义。吾有死而已。”因咽
发而死。张烈妇,芜湖诸生缪釜妻。年十八,归釜。越四年,釜病,属张善自托。
张泣曰:“夫以吾有二心乎?有子则守志奉主,妻道也。无子则洁身殉夫,妇节
也。”乃沐浴更衣,阖户自缢。阅日,而釜乃卒。又蔡烈妇,松阳叶三妻。三负
薪为业,蔡小心敬事。三久病,织纴供药饵。病笃,执妇手诀曰:“及我生而
嫁,无受三年苦。”妇梳洗更衣,袖刀前曰:“我先嫁矣。”刎颈死。三惊叹,
寻死。又郑氏,安陆赵鈓妻。性刚烈,闺房中言动不涉非礼。某寡妇更适人,
馈以茶饼。郑怒,命倾之。夫戏曰:“若勿骂,幸夫不死耳。”郑正色曰:“君
勿忧,我岂为此者。”后鈓疾将死,回视郑,瞪目不瞑。郑曰:“君得毋疑我
乎?”即自缢于床楣。鈓少苏,回盼,出泪而绝。
王烈妇,上元人。夫嗜酒废业,僦居破屋一间,以竹篷隔内外。妇日塞户,
坐门扉绩麻自给。夫与博徒李游。李悦妇姿,谋乱之。夫被酒,以狂言餂妇,
妇奔母家避之。夫逼之归,夜持酒脯与李俱至,引妇坐,妇骇走且骂。夫以威挟
之,妇坚拒,大被搒笞。妇度不免,夜携幼女坐河干,恸哭投河死。是夜,大风
雨,尸不漂没。及曙,女尚熟睡草间。
又许烈妇,松江人许初女。夫饮博不治生。诸博徒聚谋曰:“若妇少艾,曷
不共我辈欢,日可得钱治酒。”夫即以意喻妇,妇叱之,屡加箠挞不从。一日,
诸恶少以酒肴进。妇走避邻妪家,泣顾怀中女曰:“而父不才,吾安能靦颜自存,
俟汝之成民也。”少间,闻阖户声。妪觇之,则拔刀刎颈仆地矣。父挈医来视,
取热鸡皮封之,复抓去。明旦气绝,年二十五。
吴氏,永丰人,名姞姑。年十八,适宁集略。未一年,夫卒,六日不食。
所亲百方解譬,始食粥,朝暮一溢米。服除,母怜其少,欲令改适。往视之,同
寝食三年,竟不敢出一语。归谓诸妇曰:“此女铁石心,不可动也。”
慈谿沈氏六节妇。章氏,祚妻。周氏,希鲁妻。冯氏,信魁妻。柴氏,惟瑞
妻。孟氏,弘量妻。孙氏,琳妻。所居名沈思桥,近海。族众二千人,多骁黠善
斗。嘉靖中,倭贼入犯,屡歼其魁,夺还虏掠。贼深仇之。一日,贼大至,沈氏
豪誓于众曰:“无出妇女,无辇货财,共以死守,违者诛。”章亦集族中妇女誓
曰:“男子死斗,妇人死义,无为贼辱。”众竦息听命。贼围合,群妇聚一楼以
待。既而贼入,章先出投于河,周与冯从之。紫方为夫砺刃,即以刃斫贼,旋自
刃。孟与孙为贼所得,夺贼刃自刺死。时宗妇死者三十余人,而此六人尤烈。
黄氏,沙县王珣妻。嘉靖中,倭乱,流劫其乡。乡之比邻,皆操舟为业。贼
至,众妇登舟,匿舱中,黄兀坐其外。众妇呼之曰:“不虞贼见乎?”黄曰:“
篷窗安坐,恐贼至不得脱,我居外,便投水耳。”贼至,黄跃入水中死。时同县
罗举妻张氏,从夫避乱岩穴间。贼至,张与妾及妾子俱为所获。贼见张美,欲犯
之,不从。至中途,张解发自缢,贼断之。张又解行缠,贼又觉之,徒跣驱至营。
贼魁欲留之,张厉声曰:“速赐一死。”贼曰:“不畏死,吾杀汝妾。”张引颈
曰:“请代妾,留抚孩婴。”贼曰:“吾杀孩婴。”张引颈曰:“请代孩婴,存
夫嗣。”贼令牵出杀之。张先行,了无惧色。贼方犹豫,张骂不绝口,遂遇害。
投尸于河,数日尸浮如生。
张氏,政和游铨妻。倭寇将至,妇数语其女曰:“妇道惟节是尚,值变之穷,
有溺与刃耳,汝谨识之。”铨闻,以为不祥。妇曰:“使妇与女能如此,祥孰大
焉。”未几,贼陷政和,张度不脱,连呼女曰:“省前诲乎?”女颔之,即赴井。
张含笑随之,并死。
又叶氏,松溪江华妻,陈氏,叶弟惠胜妻,偕里人避倭长潭。值岁除,里妪
觅刀为幼男薙发弗得,叶出诸怀中。众问故,曰:“以备急耳。”及倭围长潭,
执二妇,共系一绳。叶谓陈曰:“我二人被絷,纵生还,亦被恶名,死为愈。”
陈唯唯。叶探刀于怀,则已失,各抱幼女跳潭中死。同时林寿妻范氏,亦与众妇
匿山坞。倭搜得众妇,偕至水南,范独与抗。或谓姑顺之,家且来赎。答曰:“
身可赎,辱可赎哉!我则宁死。”贼闻言,杀其幼女恐之,不为勋。曰:“并及
汝矣。”厉声曰:“固我愿也!”贼杀之。
刘氏二女,兴化人。嘉靖四十一年与里中妇同为倭所掠,系路傍神祠中。倭
饮酣,遍视系中,先取其姊。姊厉声曰:“我名家女也,肯污贼乎?”倭笑慰之
曰:“若从我,当询父母归汝。”女曰:“父母未可知,此时尚论归耶?”倭尚
抚背作款曲状。女怒,大骂。时黄昏,倭方纵火,女即赴火死。已复侵其妹,妹
又大骂。倭露刃胁之,不为动,曰:“欲杀,即杀。”倭欲强犯之,女绐曰:“
吾固愿从,俟姊骨烬乃可,否则不忍也。”倭喜负薪益火,火炽,女又赴火死。
时同死者四十七人,二女为最。
孙烈女,五河人。性贞静,不苟嬉笑。母朱卒,继母李携前夫子郑州儿来。
州儿恃母欲私女,尝以手挑之,忿批其颊。一日,女方治面,州儿从后搂之。女
揪发觅刃,州儿啮其臂得脱。女奔诉于姊,触地恸哭曰:“母不幸,父又他出,
贼子敢辱我,必刃之而后死。”姊曲抚慰。乃以臂痕示李,使戒戢之。州儿不悛,
绐李曰:“儿采薪,臂力不胜,置遗束于路。”李往取之,归则户扃甚严。从母
舒氏亦趋至,曰:“初闻如小犊悲鸣,继又响震如雷,必有异。”并力启之,州
儿死阈下,项几断,女亦倚壁死。盖州儿诳母出,调女。女阳诺而使之闭门,既
蹑其后杀之也。又蔡烈女,上元人。少孤,与祖母居。一日,祖母出,有逐仆为
僧者来乞食,挑之,不从。挟以刃,女徒手搏之,受伤十余处,骂不绝,宛转死
灶下。贼遁去,官行验,忽来首伏。官怪问故。贼曰:“女拘我至此。”遂抵罪。
陈谏妻李氏,番禺人。谏,嘉靖十一年进士。为太平推官,两月卒,其弟扶
榇归。李曰:“吾少嫠也,岂可与叔万里同归哉!”遂不食死。
胡氏,会稽人。字同里沈袠。将嫁,而袠遘父炼难,二兄衮、褒杖死塞
上,袠与兄襄并逮系宣府狱。总督杨顺逢严嵩意,必欲置二子死,搒掠数百,
令夜分具二子病状。会顺为给事中吴时来所劾,就槛车去,襄等乃得释。自是病
呕血,扶父丧归,比服阕始婚,胡年已二十七。逾六月,袠卒,胡哀哭不绝声,
尽出奁具治丧事。有他讽者,断发剺面绝之。终日一室中,即同产非时不见。晚
染疾,家人将迎医,告其父曰:“寡妇之手岂可令他人视。”不药而卒,年五十
一。以襄子嗣。
戴氏,莆田人,名清。归蔡本澄,年甫十四。居二年,本澄以世籍戍辽东,
买妾代妇行。戴父与约曰:“辽左天末,五年不归,吾女当改嫁矣。”至期,父
语清如约。泣不从,独居十有五年。本澄归,生一子,未晬,父子相继亡。清哀
毁几绝。父潜受吴氏聘,清闻之曰:“人呼女蔡本澄妇耳,何又云吴耶?”即往
父家,使绝婚。吴讼之官,令守节,表曰寡妇清之门。时莆又有欧茂仁妻胡氏,
守节严苦,内外重之。郡有狱久不断,人曰:“太守可问胡寡妇。”守乃过妇问
之,一言而决。
胡氏,鄞许元忱妻。元忱为徐祝师养子,习巫祝事。胡鄙之,劝夫改业,且
劝归许宗。未果,而元忱疫死。氏殡之许氏庐,苫卧柩傍,夜拥一刀卧。里某求
氏为偶,氏毁面截鬓发,断左手三指,流血淋漓,某惊遁。族妇尊行抱持之,大
恸,因立应后者,令子之。氏服丧三年,不浣不栉。毕葬,乃为子娶妇。夫有弟
少流移于外,复为返之,许氏赖以复起。
李氏,郃阳安尚起妻。尚起商河南,病亡。氏闻讣,尽变产完夫债,且置棺
以待夫榇归,跪告族党曰:“烦举二棺入地。”闭户将自缢,邻妇欲生之,排闼
曰:“尔尚有所逋,何遽死?”氏启门应曰:“然吾资已尽,奈何?请复待一日。
”乃纫履一双往畀之,曰:“得此足偿矣。”归家,遂缢死。
吴节妇,无为周凝贞妻。凝贞卒,妇年二十四,毁容誓死,不更适,佣女工
以奉孀姑。姑老卧病,齿毁弗能食。妇绝其儿乳以乳姑,冬月卧拥姑背以暖之,
宛转床席者三年。姑卒,哀毁骨立,年七十五终。又杨氏,清苑刘寿昌妻。年十
九,夫卒,誓死殉。念姑病无依,乃不死。母家来迎,以姑老不忍去侧,竟不归
宁。阅三十年,姑卒,葬毕,哀号夫墓曰:“妾今得相从地下矣。”遂绝粒。家
人问遗言。曰:“姑服在身,殓以布素。”遂瞑。
徐亚长,东莞徐添男女。添男为徐姓仆,生亚长四岁而死。母以亚长还其主,
去而别适。比长,贞静寡言笑,居群婢中,凛然有难犯之色。家童进旺欲私之,
不可。亚长奉主命薙草豆田中,进旺迹而迫之,力拒获免,因哭曰:“闻郎君读
书,有寡妇手为人所引,斧断其手,况我尚女也,何以生为!”遂投江死。
蒋烈妇,丹阳姜士进妻。幼颖悟,喜读书。弟文止方就外傅。夜归,辄以饼
饵啖之,令诵日所授书,悉能记忆,久之遂能文。归士进数年,士进病瘵死。妇
屑金和酒饮之,并饮盐卤。其父数侦知,奔救免。不食者十二日,父启其齿饮之
药,复不死。礼部尚书宝,士进从父也,知妇嗜读书,多置古图史于其寝所,令
续刘向《列女传》。妇许诺,家人备之益谨。一日,妇命于纟惠帐前掘坎埋大缸
贮水,笑谓家人:“吾将种白莲于此,此花出泥淖无所染,令亡者知予心耳。”
于是日纂辑不懈。书将成,防者稍不戒,则濡首缸中死矣。为文脱稿即毁,所存
《列女传》及《哭夫文》四篇、《梦夫赋》一篇,皆文止窃而得之者。御史闻于
朝,榜其门曰文章贞节。初,其兄见女能文,以李易安、朱淑真比之,辄嚬蹙曰:
“易安更嫁,而淑真不慊其夫,虽能文,大节亏矣。”其幼时志操已如此。
杨玉英,建宁人。涉猎书史,善吟咏。年十八,许字官时中。时中有非意之
狱,父母改受他聘。玉英闻之,嘱其婢曰:“吾箧有佩囊、布鞵诸物,异日以
遗官官人。”婢弗悟,诸之。于是窃入寝室,自经死,目不瞑。时中闻讣,具礼
往祭,以手掩之,遂瞑。婢出所遗物,付父母启之,得诗云:“昆山一片玉,既
售与卞和。和足苦被刖,玉坚不可磨。若再付他人,其如平生何!”又张蝉云,
蒲城人,许字俞桧。万历中,桧被诬系狱。女闻可贿脱,谋诸母,欲货妆奁助之。
母不可,曰:“汝未嫁,何为若此。”女方食,即以碗掷地,恚不语。入暮自缢
死。
陈襄妻倪氏。襄为鄞诸生,早卒。妇年三十,无子,家贫,力女红养姑。有
慕其姿者,遣媒白姑。妇煎沸汤自渍其面,左目爆出,又以烟煤涂伤处,遂成狞
恶状。媒过之,惊走,不敢复以聘告。历二十年,姑寿七十余卒,妇哀恸不食死。
彭氏,安丘人。幼字王枚皋。未嫁,枚皋卒,誓不再适。濰县丁道平密嘱其
父欲娶之。彭察知,六日不食。道平悔而止,心敬女节烈,后闻其疾革不起,赠
以棺。彭语父曰:“可束苇埋我,亟还丁氏棺,地下欲见王枚皋也。”遂死。又
刘氏,颍州刘梅女,许聘李之本。之本殁,女泣血不食,语父曰;“儿为李郎服
三年,需弟稍长,然后殉。寄语翁,且勿为郎置椁。”遂尽去铅华,教弟读书,
亲正句读。越一年,梅潜许田家。女闻,中夜开箧,取李币,挑灯制衣,衣之,
缢死。知府谢诏临其丧,邻里吊者如市。田家亦具奠赙,举酒方酹,柩前承灌瓦
盆划然而碎,起高丈余,绕檐如蝶坠。观者震色。
刘氏二孝女,汝阳人。父玉生七女,家贫力田。尝至陇上,叹曰:“生女不
生男,使我扶犁不辍。”其第四、第六女闻之恻然,誓不嫁,著短衣代父耕作。
及父母相继卒,无力营葬,二女即屋为丘,不离亲侧。隆庆四年,督学副使杨俊
民、知府史桂芳诣其舍请见,二女年皆逾六十矣。
黄氏,江宁陈伯妻。年十八,归伯。父死,母欲改节,氏苦谏不从。一日,
母来省,女闭门不与相见,母惭去。后伯疾笃,黄誓不独生。一日,姑扶伯起坐,
黄熟视曰:“嗟乎!病至此,吾无望矣。”走灶下,碎食器刺喉不殊,以厨刀自
刎死,年二十一。
邵氏,丹阳大侠邵方家婢也。方子仪,令婢视之。故相徐阶、高拱并家居,
方以策干阶,阶不用,即走谒拱,为营复相,名倾中外。万历初,拱罢,张居正
属巡抚张佳胤捕杀方,并逮仪。仪甫三岁,捕者以日暮未发,闭方所居宅,守之。
方女夫武进沈应奎,义烈士,负气有力,时为诸生,念仪死,邵氏绝,将往救之。
而府推官与应奎善,固邀饮,夜分乃罢。武进距方居五十里,应奎逾城出,夜半
抵方家,逾墙入,婢方坐灯下,抱仪泣曰:“安得沈郎来,属以此子。”应奎仓
卒前,婢立以仪授之,顿首曰:“邵氏之祀在君矣。此子生,婢死无憾。”应奎
匿仪去,晨谒推官。旦日,捕者失仪,系婢毒掠,终无言。或言于守曰:“必应
奎匿之。”奎所善推官在坐,大笑曰:“冤哉!应奎夜饮于余,晨又谒余也。”
会有为方解者,事乃寝,婢抚其子以老。
杨贞妇,潼关卫人,字郭恒。万历初,客游湖南,久不归。父议纳他聘,女
不可,断发自守。家有岩壁,穴墙居之,垂橐以通饮食,如是者二十六年。恒归,
乃成礼。又有倪氏,归安人,许聘陈敏。敏从征,传为已死。逾五十载始归。倪
守志不嫁,至是成婚,年六十一矣。
杨氏,宁国饶鼎妻。鼎以单衣溺死湖中,杨招魂葬之,课二子成立,冬不衣
袷。万历初,年八十,竟单衣入宅旁池中,端坐死。
丁氏,五河王序礼妻。序礼弟序爵客外,为贼所杀,其妻郭氏怀孕未即殉。
及生子越月,投缳死。时丁氏适生女,泣谓序礼曰:“叔不幸客死,婶复殉,弃
孤不养,责在君与妾也。妾初举女,后尚有期,孤亡则斩叔之嗣,且负婶矣。”
遂弃女乳侄。未几,序礼亦死,竟无子女。氏年方少,抚侄长,绝无怨悔。
尤氏,昆山贡生镛女。嫁诸生赵一凤,早死,将殉之,顾二子方襁褓,为强
食。二子复殇,恸曰:“可以从夫矣。”痛夫未葬,即营窀穸。恶少年艳其色,
訾其目曰:“彼盼美而流,乌能久也。”妇闻之,夜取石灰手挼目,血出立枯。
置棺自随。夫葬毕,即自缢,或解之,乃触石裂额,趋卧棺中死。
李氏,王宠麟继妻。宠麟仕知府卒,氏年二十余,哭泣不食,经四十日疾革。
知族人利其资,必以恶语倾前妻子,预戒家人置己棺中,勿封殓。众果猬集,噪
孤杀母。氏从棺中言:“已知汝辈计必出此也。”众大惭而去,然后瞑。
孙氏,瓯宁人。幼解经史,字吴廷桂。廷桂死,孙欲左丧,家人止不得,父
为命舆。曰:“奔丧而舆,可乎?”入夜,徒步往,挟纳采双金雀以见舅姑。拜
毕,奠柩侧,遂不离次,期必死。吴家故贫,所治棺,取具而已。好事者助以美
槚,孙视之曰:“木以美逾吾夫,非礼矣。”却之。以槥椟来,乃许。届期缢
死,书衣带中云:“男毋附尸,女毋启衣。”
方孝女,莆田人。父澜,官仪制郎中,卒京师。女年十四,无他兄弟,与叔
父扶榇归。渡扬子江,中流舟覆,榇浮。女时居别舟,皇遽呼救,风涛汹怒,人
莫敢前。女仰天大哭,遂赴水死。经三日,尸浮,傍父榇,同泊南岸。又有解孝
女,宁陵人。年十四,同母浣衣。母误溺水,女四顾无人,号泣投水。俄兄绍武
至,泅而得之,母女皆死。女手挽母甚坚,兄救母,久之复苏。女手仍不解,兄
哭抚之曰:“母已生,妹可慰矣。”乃解。
李氏,东乡何璇妻。璇客死。李有殊色,父迫之嫁。遂以簪入耳中,手自拳
之至没,复拔出,血溅如注。姑觉,呼家人救,则已死矣。
项贞女,秀水人。国子生道亨女,字吴江周应祁。精女工,解琴瑟,通《列
女传》,事祖母及母极孝。年十九,闻周病瘵,即持斋、燃香灯礼佛,默有所祝,
侍女辈窃听,微闻以身代语。一日,谓乳媪曰:“未嫁而夫亡,当奈何?”曰:
“未成妇,改字无害。”女正容曰:“昔贤以一剑许人,犹不忍负,况身乎?”
及讣闻,父母秘其事,然传吴江人来,女已喻。祖母属其母入视,女留母坐,色
甚温,母释然去。夜伺诸婢熟睡,独起以素丝约发,衣内外悉易以缟,而纫其下
裳。检衣物当劳诸婢者,名标之,列诸床上。大书于几曰:“上告父母,儿不得
奉一日驩,今为周郎死矣。”遂自缢。两家父母从其志,竟合葬焉。
李氏,寿昌人。年十三,受翁应兆聘。应兆暴卒,女尽取备嫁衣饰焚之,以
身赴火,为父母救止。乃赴翁家,哀告舅姑乞立嗣,复乞一小楼,设夫位,坐卧
于旁,奠食相对,非姑不接面。舅亡,家落,忍饥纺绩以养姑。未几,姑亦亡,
邻火大起,夜半达旦,延百余家。邻妇趋上楼,劝之避,妇曰:“此正我授命时
也。”抱夫木主待焚。须臾四面皆烬,小楼独存。
玉亭县君,伊府宗室典柄女。年二十四,适杨仞。不两月仞卒,号恸不食。
或劝以舅姑年老,且有遗孕,乃忍死襄事。及生男,家日落。万历二十一年,河
南大饥,宗禄久缺,纺绩三日,不得一飧,母子相持恸哭。夜分梦神语曰:“汝
节行上闻于天,当有以相助。”晨兴,母子述所梦皆符,颇怪之。其子曰:“取
屋后土作坯,易粟。”其日掘土,得钱数百。自是,每掘辄得钱。一日,舍傍地
陷,得石炭一窖,取以供爨。延两月余,官俸亦至,人以为苦节所感。
马节妇,年十六,归平湖诸生刘濂。十七而寡。翁家甚贫,利其再适,必欲
夺其志。不与饮食,百计挫之,志益厉。尝闭门自经,或救之,则系绝而坠于地
死矣。急解之,渐苏。翁又阴纳沈氏聘,其姑诱与俱出,令女奴抱持纳沈舟。妇
投河不得,疾呼天救我。须臾风雨昼晦,疾雷击舟,欲覆者数四。沈惧,乃旋舟
还之。事闻于县,县令妇别居。时父兄尽殁,无可归,假寓一学舍,官赡之以老。
王氏,东莞叶其瑞妻。其瑞贫,操舟往来邻境,一月一归。妇纺绩易食。万
历二十四年,岭南大饥,民多鬻妻子。其瑞将鬻妇博罗民家,券成,载其人俱来。
入门见氏羸甚,问之,不饘粥数日矣。其瑞泣语之故,且示之金,妇笑而许之。
及舟发宝潭,跃入潭中死。两岸观者如堵,皆谓水迅,尸流无所底。其瑞至,从
上流哭数声,尸忽涌出,去所投处,已逆流数十步矣。
刘氏,博平吴进学妻。杨氏,进性妻。进学疫死,既葬,刘夜匍匐缢于墓所。
未几,进性亦疫死,杨一恸几绝。姑议嫁之,杨曰:“我何以不如姒。”遂缢死。
谭氏,南海方存业妻。生子三月,夫亡,悲号欲殉。母乃姑交止之,且讽改
适。氏垂涕曰:“吾久不乐生,特念姑与儿耳。”哽咽流涕不止,二人不敢复言。
及子七岁,遣就塾师,先令拜姑,微示付托意,窃自喜曰:“吾今可以遂志矣。”
一日,媒氏至,复劝改适,氏愈愤,中夜缢死。又张氏,临清林与岐妻。夫亡,
欲自缢,舅姑慰之曰:“尔死,如遗孤何?”氏以衣物倩乳妪育其子,三月,知
子安乳妪,遂不食死。
李烈妇,余姚吴江妻。年二十,夫与舅俱卒,家酷贫,妇纺绩养姑,己恒冻
馁。有黄某者,谋娶之,贿夫族某使铒其姑,未即从。某乃阴与黄及父家约,诡
称其母暴病,肩舆来迎。妇仓卒升舆,既及门,非父家也。姑亦寻至,布几席,
速使成礼。妇佯曰:“所以不欲嫁者,为姑老无依耳。姑既许,复何言。然妾自
夫殁未尝解带,今愿一洗沐。”又问:“聘财几何?”姑以数对。曰:“亟怀之
去。姑在,我即从人,殊赧颜也。”众喜,促姑行,为具汤。汤至,久不出,辟
户视之,则缢死矣。其后,崇祯十五年,余姚又有黄烈妇者,金一龙妻。夫早殁,
黄截指自誓,立从子为嗣,与姑相依。熊氏子欲娶之,母党利其财,绐令还家,
间道送于熊。黄知势不可挽,愿搜括所有以偿聘金,不听,相持至夜深,引刀自
刎未殒。其姑闻之,急趋视,黄曰:“妇所以未即死者,欲姑一面耳,今复何求。
”遂剜喉以绝。郡邑闻之,毙熊氏子狱中。
须烈妇,吴县人。夫李死,市儿悦其色,争欲娶之。妇泣曰:“吾方送一夫,
旋迎一夫。且利吾夫之死而妻我,不犹杀我夫耶!”市儿乃纠党聚谋,将掠之。
妇惊奔母,母惧不敢留。返于姑,姑惧知母。投姊,姊益不敢留,妇泣而归。邻
人劝之曰:“若即死,谁旌若节者,何自苦若此?”妇度终不免,自经死。
陈节妇,安陆人。适李姓,早寡,孑然一身,归父家守志,坐卧小楼,足不
下楼者三十年。临终,谓其婢曰:“吾死,慎勿以男子舁我。”家人忽其言,令
男子登楼举之,气绝逾时矣,起坐曰:“始我何言,而令若辈至此。”家人惊怖
而下,目乃瞑。
马氏,山阴刘晋啸妻。万历中,晋啸客死,马年二十许,家无立锥。伯氏有
楼,遂与母寄居其上,以十指给养,不下梯者数十年。常用瓦盆贮新土,以足附
之。邻妇问故,曰:“吾以服土气耳。”年六十五卒。
谢烈妇,名玉华,番禺曹世兴妻。世兴为冯氏塾师,甫成婚,即负笈往。亡
何病归,不能起,妇誓不改适。曹族之老嘉之,议分祭田以赡。或谓妇年方盛,
当俟襄事毕,令归宁,妇佯诺。及期,驾舆欲行,别诸姒,多作诀语,徐入室闭
户,以刀自断其颈。家人亟穴板入,血流满衣,尚未绝,见诸人入,亟以左手从
断处探喉出之,右手引刀一割,乃瞑。
张氏,桐城李栋妻。栋死无子,张自经于床。母救之,奋身起,引斧斫左臂
者三。家人夺斧,抑而坐之蓐间,张瞆闷不语。家人稍退,张遽揜身出户投于
水。水方冰,以首触穴入,遂死。”邑又有烈妇王氏,高文学妻。文学死,父道
美来吊,谓王曰:“无过哀。事有三等,在汝自为之。”王辍泣问之,父曰:“
其一从夫地下为烈,次则冰霜以事翁姑为节,三则恒人事也。”王即键户,绝粒
不食,越七日而死。又有戚家妇者,宝应人。甫合卺,而夫暴殁。妇哭之哀,投
门外汪中死。后人名其死所为戚家汪云。
金氏,通渭刘大俊妻。年十九,夫病风痹,金扶浴温泉。暴风雨,山水陡发,
夫不能动,令金急走。金号泣坚持不肯舍,并溺死。尸流数十里而出,手犹挽夫
不释云。又应山诸生王芳妻杨氏。芳醉坠塘中,氏赴水救之。夫入水益深,氏追
深处偕死。
王氏,山阴沈伯燮妻。议婚数年,伯燮病厉,手挛发秃,父母有他意。女问:
“沈郎病始何日?”父曰:“初许时固佳儿,今乃病。”女曰:“既许而病,命
也,违命不祥。”竟归之。伯燮病且惫,王奉事无少怠。居八年卒,嗣其从子。
更出簪珥佐舅买妾,更得子。逾年,舅姑相继亡,王独抚二幼孤,鬻手食之,并
成立。
李孝妇,临武人,名中姑,适江西桂廷凤。姑邓患痰疾,将不起,妇涕泣忧
悼。闻有言乳肉可疗者,心识之。一日,煮药,巘香祷灶神,自割一乳,昏仆于
地,气已绝。廷凤呼药不至,出视,见血流满地,大惊呼救,倾骇城市,邑长佐
皆诣其庐,命亟治。俄有僧踵门曰:“以室中蕲艾傅之,即愈。”如其言,果苏,
比求僧不复见矣。乃取乳和药奉姑,姑竟获全。又洪氏,怀宁章崇雅妻。崇雅早
卒,洪守志十年。姑许,疾不能起,洪剜乳肉为羹而饮之,获愈,余肉投池中,
不令人知。数日后,群鸭自水中衔出,鸣噪回翔,小童获以告姑。姑起视之,乳
血犹淋漓也。其夫兄崇古亦早亡,姒朱氏誓死靡他,妯娌相守五十年云。
倪氏,兴化陆鳌妻。性纯孝,舅早世,悯姑老,朝夕侍寝处,与夫睽异者十
五年。姑鼻患疽垂毙,躬为吮治,不愈,乃夜焚香告天,割左臂肉以进,姑啖之
愈。远近称孝妇。
刘氏,张能信妻,太仆卿宪宠女,工部尚书九德妇也。性至孝,姑病十年,
侍汤药不离侧。及病剧,举刀刲臂,侍婢惊持之。舅闻,嘱医言病不宜近腥腻,
力止之。逾日,竟刲肉煮糜以进,则乃姑已不能食,乃大悔恨曰:“医绐我,使
姑未鉴我心。”复刲肉寸许,恸哭奠箦前,将阖棺,取所奠置棺中曰:“妇不获
复事我姑,以此肉伴姑侧,犹身事姑也。”乡人莫不称其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