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一百五十二

                            列传第一百五十二
    贺逢圣(傅冠  尹如翁)  南居益(族父企仲(族弟居业  周士朴  吕维祺
(弟维祮)  王家祯  焦源溥(兄源清)  李梦辰  宋师襄麻僖  王道纯

    田时震硃崇德  崇德子国栋
    贺逢圣,字克繇,江夏人。与熊廷弼少同里闬,而不相能。为诸生,同受知于
督学熊尚文。尚文并奇二生,曰:“熊生,干将、莫邪也;贺生,夏瑚、商琏也。”
举于乡。家贫,就应城教谕。万历四十四年,殿试第二人,授翰林编修。
    天启间,为洗马。当是时,廷弼已再起经略辽东矣。广宁之败,同乡官将揭白
廷弼之冤,意逢圣且沮之。逢圣作色曰:“此乃国家大事,吾安敢小嫌介介,不以
明!”即具草上之。湖广建魏忠贤生祠,忠贤闻上梁文出逢圣手,大喜,即日诣逢
圣。逢圣曰:“误,借衔陋习耳。”忠贤咈然去。翌日削逢圣籍。
    庄烈帝即位,复官,连进秩。九年六月,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阁辅政,
加太子太保,改文渊阁。十一年致政。十四年再入阁。明年再致政。
    逢圣为人廉静,束修砥行。帝颇事操切,逢圣终无所匡言。其再与周延儒同召,
帝待之不如延儒。及予告,宴饯便殿,赐金,赐坐蟒。感激大哭,伏地不能起,帝
亦汍澜动容焉。
    是时,湖广贼大扰。明年春,张献忠连陷蕲、黄,逼江夏。有大冶人尹如翁,
逢圣门生,走三百里,持一僧帽、一袈裟来贻逢圣。逢圣反其衣曰:“子第去,毋
忧我。”如翁去。五月,壬戌晦,贼陷武昌,执逢圣,叱曰:“我朝廷大臣,若曹
敢无礼!”贼麾使去,遂投墩子湖死也。贼来自夏,去以秋云。大吏望衍而祭,有
神梦于湖之人,“我守贺相殊苦,汝受而视之,有黑子在其左手,其征是。”觉而
异之,俟于湖,赫然而尸出,验之果是,盖沉之百有七十日,面如生。以冬十一月
壬子殓,大吏挥泪而葬之。
    初,城之陷也,逢圣载家人以其句鹿出墩子,凿其氐艡,皆溺。贺氏死
者,妻危氏,子觐明,子妇曾氏、陈氏,孙三人,次子光明自他所来,凡二十余人。
福王时,赠少傅,谥文忠,祭葬廕子如制。
    如翁去,归大冶。大冶城破,其慷慨而死者,如翁也。
    其后有傅冠。冠,字元甫,进贤人。祖炯,南京刑部尚书。天启二年,冠举进
士第二,授翰林编修。崇祯十年秋,由礼部右侍郎拜尚书兼东阁大学士。性简易,
有章奏发自御前,冠以为揭帖,援笔判其上。既知误,惶恐引罪,帝即放归。唐王
时,命以原官督师江西。嗜酒,或劾之,乃致仕。大清下江西,冠走匿门人泰宁汪
亨龙家。亨龙执而献之有司,杀之汀州,血渍地,久而犹鲜。
    南居益,字思受,渭南人,尚书企仲族子、师仲从子也。曾祖从吉与曾伯祖大
吉皆进士。两人子姓,科第相继。
    企仲,大吉孙,万历八年进士。以祖母年高,请终养。祖母既殁,授刑部主事。
客寓赀其家,夫妇并殁,企仲呼其子还之。吏部尚书孙丕扬以为贤,调为己属。历
文选郎,擢太仆少卿,进太仆卿。三十年,帝以疾诏免矿税,释系囚,录建言贬斥
诸臣。既而悔之,命矿税如故,余所司议行。吏、刑二部尚书李戴、萧大亨迟数日
未奏,企仲请亟罢二人,而敕二部亟如诏奉行。帝大恚,传谕亟停二事,落企仲一
官。给事中萧近高,御史李培、余懋衡亦请信明诏,帝益怒,并夺其俸,且命益重
前贬谪官邹元标等罚,欲以钳言者。诸阁臣力争,乃止。而给事中张凤翔迎帝意,
劾企仲他事,遂削籍。天启初,起太常卿,累迁南京吏部尚书,以老致仕。师仲父
轩,吏部郎中,尝著《通鉴纲目前编》。师仲至南京礼部尚书。
    居益少厉操行,举万历二十九年进士,授刑部主事。三迁广平知府,擢山西提
学副使,雁门参政,历按察使、左右布政使,并在山西。
    天启二年,入为太仆卿。明年擢右副都御史,巡抚福建。红毛夷者,海外杂种,
绀眼,赤须发,所谓和兰国也,自昔不通中土,由大泥、咬留吧二国通闽商。万
历中,奸民潘秀引其人据彭湖求市,巡抚徐学聚令转贩之二国。二国险远,商舍而
之吕宋。夷人疑吕宋邀商舶,攻之,又寇广东香山澳,皆败,不敢归国,复入彭湖
求市,且筑城焉。巡抚商周祚拒之,不能靖。会居益代周祚,贼方犯漳、泉,招日
本、大泥、咬留吧及海寇李旦等为助。居益使人招旦,说携大泥、咬留吧。贼
帅高文律惧,遣使求款,斩之,筑城镇海港,逼贼风柜。贼穷蹙,泛舟去,遂擒文
律,海患乃息。五年迁工部右侍郎,总督河道。魏忠贤衔居益叙功不及己,格其赏。
给事中黄承昊复论居益倚傍门户,躐跻通显,遂削籍去。闽人诣阙讼之,不听。乃
立祠以祀,勒碑于彭湖及平远台。
    崇祯元年,起户部右侍郎,总督仓场。陕西镇缺饷至三十余月,居益请以陕赋
当输关门者留三十万,纾其急,报可。畿辅戒严,居益在通州,为城守计甚备。会
工部尚书张凤翔坐军械不具下吏,四司郎中瘐死者三,遂诏居益代凤翔。未几,试
砲而炸,兵部尚书梁廷栋劾郎中王守履失职。守履惧,诋兵部郎中王建侯诬己。廷
议不如守履言,遂下狱。居益疏捄,帝以为徇私,削籍归。廷杖守履六十,斥为民。
寻叙城守功,复居益冠带。
    十六年,李自成陷渭南,责南氏饷百六十万。企仲年八十三矣,遇害。诱降居
益及企仲子礼部主事居业,皆不从。明年正月,贼遣兵拥之去,加砲烙。二人终不
屈,绝食七日而死。
    周士朴,字丹其,商丘人。万历四十一年进士。除曲沃知县。泰昌元年征授礼
科给事中。中官王添爵选净身男子,索贿激变。守陵刘尚忠鼓陵军挟赏。刘朝等假
赍送军器名,出行山海外,势汹汹。织造李实讦周起元。群珰索冬衣,辱尚书钟羽
正。士朴皆疏争。士朴性刚果,不能委蛇随俗,尤好与中官相搘柱,深为魏忠贤所
恶。会当擢京卿,忠贤持不下,士朴遂谢病归。
    崇祯元年,起太常少卿,历户部左、右侍郎,拜工部尚书。帝命中官张彝宪监
户、工二部出纳,士朴耻之,数与龃龉。彝宪讦于帝,士朴疏对辞直,帝无以难。
未几,驸马都尉齐赞元以遂平长公主茔价,士朴不引瑞安大长公主例,而寿宁大长
公主薨则引瑞安例,上疏丑诋之,遂削其籍。
    十五年,廷臣交荐,不召。其年八月,李自成陷商丘,与妻曹、妾张、子举人
业熙、子妇沈同日缢死。
    吕维祺,字介孺,新安人。祖母牛氏以守节被旌。父孔学,事母孝,捐粟千二
百石振饥,两旌孝义。维祺举万历四十一年进士,授兗州推官,擢吏部主事,更历
四司。光宗崩,皇长子未践阼,内侍导幸小南城。维祺谒见慈庆宫,言梓宫在殡,
乘舆不得轻动,乃止。天启初,历考功、文选员外郎,进验封郎中,告归。开封建
魏忠贤生祠,遗书士大夫戒勿预。忠贤毁天下书院,维祺立芝泉讲会,祀伊洛七贤。
    崇祯元年,起尚宝卿,迁太常少卿,督四夷馆。明年四月,廷议军饷,维祺陈
奏十五事。其冬,奏防微八事,言:“陛下初勤批答,今或留中,留中多则疑虑起,
当防一。初虚怀商榷,及拟旨一不当,改拟径行,岂无当执奏,当防二。初无疑厌,
疑厌诸臣自取,今且共、夔并进,当防三。初日御讲筵,今始传免,当防四。初寡
嗜欲,慎宴游,今或偶涉,当防五。初慎刑狱,今有下诏狱者,且登闻频击,恐长
嚚讼风,当防六。初重廷推,今间用陪,非常典,当防七。初乐谠言,今或谴诃时
及,当防八。”帝优旨报之。
    三年,擢南京户部右侍郎,总督粮储。设会计簿,钩考隐没侵欺,及积逋不输,
各数十百万,大者弹奏,小者捕治。立法严督屯课,仓庾渐充。条上六议,曰稽出
入以杜侵渔,增比较以完积案,设本科以重题覆,时会计以核支收,定差序以杜营
私,禁差假以修职业。帝称善,即行之。
    六年,拜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清冒伍八千余名。请申饬江防,凤陵单外
为忧,弗省。八年正月,贼犯江北,遣参将薛邦臣防全椒,赵世臣戍浦口。世臣溃
走,南京震动,凤阳亦旋告陷。大计拾遗,言官复劾他事,遂除名。时维祺父孔学
避贼洛阳,维祺乃归留洛,立伊洛会,及门二百余人。著《孝经本义》成,上之。
    十二年,洛阳大饥。维祺劝福王常洵散财饷士,以振人心,王不省。乃尽出私
廪,设局振济。事闻,复官。然饥民多从贼者,河南贼复大炽。无何,李自成大举
来攻,维祺分守洛阳北城。夜半,总兵王绍禹之军有骑而驰者,周呼于城上,城外
亦呼而应之,于是城陷。贼有识维祺者曰:“子非振饥吕尚书乎?我能活尔,尔可
以间去。”维祺弗应,贼拥维祺去。时福王常洵匿民舍中,贼迹而执之,遇维祺于
道。维祺反接,望见王,呼曰:“王,纲常至重。等死耳,毋屈膝于贼!”王瞠不
语。见贼渠于周公庙,按其项使跪,不屈,延颈就刃而死。时十四年之正月某日也。
维祺年五十有五,赠太子少保,祭葬,廕子如制。而维祺之家在新安者,十六年城
陷,家亦破。
    弟维祮,字泰孺,由选贡生为乐平知县者也。至是解职归,亦抗节死。赠按察
佥事。福王立南京,加赠维祺太傅,谥忠节。
    王家祯,长垣人。万历三十五年进士。天启间,历官左佥都御史,巡抚甘肃。
松山部长银定、歹成扰西鄙二十余年,家祯至,三犯三却之,先后斩首五百四十。
擢户部右侍郎,转左。崇祯元年摄部事,边饷不以时发。秋,辽东兵鼓噪,巡抚毕
自肃自缢死。帝大怒,削家祯籍。已,叙甘肃功,复其冠带。
    九年七月,京师被兵,起兵部左侍郎,寻以本官兼右佥都御史,总理河南、湖
广、山西、陕西、四川、江北军务,代卢象升讨贼。会河南巡抚陈必谦罢,即命兼
之。督将士会剿贼马进忠等于南阳,复遣兵救襄阳,大战牌楼阁。其冬,家丁鼓噪,
烧开封西门。家祯夜自外归,慰谕犒赏,诘旦,发往南阳讨土寇杨四以去。杨四者,
舞阳剧盗也。初,四与其党郭三海、侯驭民等降于必谦,至是复叛,故家祯有是遣。
其后南阳同知万年策与监纪推官汤开远,诸将左良玉、牟文绶等连破四,四焚死,
其党亦为诸将所擒诛云。
    当是时,流贼尽趋江北,留都震惊。言者谓家祯奉命讨安庆贼,未尝一出中州。
帝亦以家丁之变心轻之。明年四月乃以总理授熊文灿,令家祯专抚河南。文灿未至,
诏遣左良玉援安庆,家祯不遣。秋,刘国能犯开封,裨将李春贵等战殁。议罪,家
祯落职闲住。久之,李自成陷京师,遣兵据长垣,设伪官。家祯与其子元炌并自经
死。
    焦源溥,字涵一,三原人。万历四十一年进士。历知沙河、浚二县,考最,召
为御史。
    熹宗嗣位,移宫议起,刑部尚书黄克缵请宽盗宝诸奄。源溥折之曰:“光宗,
神宗元子也;为元子者为忠,则为福籓者非忠。孝端、孝靖,神宗后也;为二后者
为忠,则为郑贵妃者非忠。孝元、孝和,光宗后也;为二后者为忠,则为李选侍者
非忠。贵妃三十年心事,人谁不知?张差持梃,危在呼吸,尚忍言哉!况当先帝御
极之初,忽传皇祖封后之命,请封不得,冶容进矣。张差之梃不中,则投以女优之
惑;崔文升之药不速,则促以李可灼之丸。痛哉!先帝欲讳言进御之事,遂甘蒙不
白之冤。今即厚待贵妃,始终恩礼,而郑养性之都督不可不夺也,崔文升不可不磔
也。若竟置弗问,不几于忘父乎!李选侍一宫人,更非贵妃比,如圣谕阻陛下于暖
阁,挟陛下以垂帘,及凌虐圣母状,有臣子所不忍言者。今即为选侍乞怜,第可求
曲宥前辜,量从优典,而移宫始末不可得而抹摋也,盗宝诸奄不可得而宽宥也。若
竟置诸奄弗问,不几于忘母乎!”疏上,举朝寒惧。
    天启二年忧归。服阕还朝,出按真定诸府,例转凤阳兵备副使。时崔文升出镇
两淮,欲甘心源溥,遂移疾归。
    崇祯二年起故官,分巡河东道,迁宁武参政,有平寇功,就迁山西按察使。七
年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大同。时边事日棘,兵缺伍,饷又久乏,岁洊饥,民淘马粪
以食。源溥请蠲振增饷,当事不能应。逾年,自劾求去,遂罢归。十六年冬,李自
成陷关中,与从兄源清同被执,勒令输金。源溥瞋目大骂,贼拔其舌,支解之。
    源清,字湛一,由进士历官宣府巡抚。七年秋,坐万全左卫失守,夺官谪戍。
久之释还,年七十。至是抗节,不食七日死。
    李梦辰,字元居,睢州人。崇祯元年进士。授庶吉士,改兵科给事中,时盗起
陕西,山东曹、濮间之盗,道梗三百余里,河北有回贼。梦辰历陈其状,请敕将吏
急防。五年,上疏言:“中外交讧,秦、晋、齐、鲁多乱,两河居中尤要地。铅硝
久市直未偿,漕米岁输累无已,宗禄并征,南阳加派,河决岁歉,邮传催科之患百
出,民室如悬罄,生计日不支,急难谁肯用命?两河标兵、磁兵,新旧不满七千,
一有警,防御何资?今日之务急防河,缮城,备器,练乡兵,治甲胄,尤以收拾人
心为本。”帝命所司严饬。六年冬,钜盗尽萃河北。梦辰虑其南犯,请敕河南诸道
监司急防渡口,而巡抚移驻卫辉,与山西、保定二抚臣掎角急击。帝方下兵部议,
贼已从渑池潜渡。自是中州郡县无日不告警矣。
    累迁本科左给事中。复言:“将骄军悍,邓、张外嘉之兵弑主而叛,曹文诏、
艾万年之兵望贼而奔,尤世威、徐来朝之兵离汛而遁,今者,张全昌、赵光远之兵
且倒戈为乱矣。荥泽劫库杀人,偃师列营对垒。且全昌等会剿豫贼,随处逗遛,及
中途兵变,全昌竟东行,光远始西向。骄抗如此,安可不重治。”帝颇采其言。进
吏科都给事中。都御史唐世济荐霍维华,福建巡按应喜臣荐周维京,冀并翻逆案。
梦辰疏驳之,世济、喜臣皆下吏谪戍。
    寻擢太常少卿,累迁至通政使。坐代人削章奏,贬秩调任。未几,有持金嘱中
书舍人某贿大学士,求为副都御史者。逻卒廉得之,词连梦辰。帝令梦辰自奏,事
得白。然梦辰竟坐是削籍。
    十五年春,贼攻开封,不克,遂去,陷西华,屠陈州,逼睢州。时州缺正官,
梦辰归,即乘城主守。无何,贼从他门入,拥梦辰见罗汝才。汝才问所欲,曰:
“我大臣,但欲死尔。”汝才去,遣其客说降,且进之酒。梦辰覆杯于地,太息起,
扼吭而卒。妻王氏,方病,闻之,不食死。
    宋师襄,耀州人。万历四十四年进士。历官御史。
    天启三年五月请罢内操,言:“自刘朝营脱死,与沈纮谋为固宠计。纮以募兵
为朝外护,朝以内操为纮内援。宫府内外,知有朝而不知天子。天牖圣聪,一旦发
露,屏之南京。然朝虽去,而三千虎旅安归?世未有蓄怨藏怒之人潜布左右而不为
患者,今惟有散之而已。夫平日卵翼朝者,黄克缵也,亡何以戎政内宣;抄参朝者,
毛士龙也,未几以构陷削籍。岂非握兵据要,转相恐喝,以至是乎?”帝以内操祖
宗故事,不纳。又陈足财之策,请减上供,汰冗官,核营造,省赉赏。皆宦官所不
便,格不行。奉圣夫人客氏子及中官王体乾、宋晋、魏进忠等十二人俱世袭锦衣。
进忠者,魏忠贤也。师襄力谏。又言左都御史熊尚文、工部侍郎周应秋、登莱巡抚
袁可立当去不去,光禄卿须之彦、太常卿吕纯如不当来而来。帝皆不听。
    四年,巡按河南。陛辞,言:“今之言者,皆曰治平要务,乃终日筹边事、商
国计、饬吏治、计民生、弭盗贼,而漫无实效。所以然者,台谏以进言为责,条奏
一入,即云尽职,言之行否,置弗问矣。六曹以题覆为责,题覆一上,即云毕事,
事之行否,置弗问矣。内阁以票拟为责,票拟一定,即为明纶,旨之行否,置弗问
矣。上谩下欺,酿成大患。今人怨已极,天怒已甚,灾害并至,民不聊生,相聚思
乱,十而八九。臣恐今日之患,不在辽左、黔、蜀,而在数百年休养之赤子也。”
明年复命荐部内人才,首及尚书盛以弘。魏忠贤责以徇私,贬一秩调任,师襄遂归。
    崇祯元年召复官,擢太仆少卿,累迁至太常卿,致仕。奸人宋梦郊假师襄手书
营兵部。事觉,师襄被逮,系狱者二年。至徐石麒为刑部,始得雪。十六年冬,贼
陷耀州,师襄死之。
    麻僖,庆阳人。父永吉,由庶吉士为御史,终湖广按察使,以清操闻。僖举万
历三十五年进士,授庶吉士,改兵科给事中。代王长子鼎渭讦父废长立幼,僖劾代
王无君鼎渭无父。四十年,疏陈纳谏诤、举枚卜、补大僚、登遗佚、速考选数事,
不报。已,复请重武科、复比试、清纳级、汰家丁、恤班操、急边饷,时亦不能用。
辽东巡抚杨镐请用旧将李如梅,以僖言,改用张承廕。承廕未至而镇远堡、曹庄相
继失事,镐皆不以实闻。僖两疏劾之,镐旋引去。已,与同官孙振基等劾熊廷弼杀
人媚人。又言汤宾尹取韩敬,关节显然,语具《振基传》。寻乞假归。四十五年京
察,宾尹党用事,以僖倚附东林,谪山西按察知事。
    天启二年,起兵部主事,历尚宝丞、少卿,改太常。五年六月,魏忠贤党御史
陈世飐劾之,遂落职。崇祯初,复官,致仕家居。十六年冬,李自成陷庆阳,僖死
之。
    王道纯,字怀鞠,蒲城人。天启五年进士。授中书舍人。崇祯三年擢御史。疏
陈破资格之说,言铨除、举劾、考选,甲乙科太低昂,宜变通,则贤才日广。帝命
所司即行,而甲科势重,卒不能返。流贼躏关中,道纯请急振饥民,毋使从贼,报
可。已,劾罢光禄卿苏晋、参政张尔基。四年,劾吏部尚书王永光当去者三,不可
留者四,不纳。
    巡按山东。其时李九成、孔有德叛于吴桥,南下。道纯移书巡抚余大成,令讨
捕,大成不信。再促之,遂托疾请告,与登莱巡抚孙元化遣使招抚。道纯以为非,
请敕二抚速剿。及贼陷登州,元化被絷,大成犹主招抚。道纯愤,抗疏力争,帝即
命道纯监军。及徐从治代大成,谢琏代元化,并入莱州,为贼困。在外调度,止道
纯一人。贼遣人伪乞抚,道纯焚书斩使,驰疏言:“贼日以抚愚我,一抚而六城陷,
再抚而登州亡,三抚而黄县失,今四抚而莱州被围。我军屡挫,安能复战?乞速发
大军,拯此危土。”时周延儒、熊明遇主抚议,道纯反被责让。明遇遣职方主事张
国臣赞画军事,国臣入贼中招谕。贼佯许之,攻围如故。及总督刘宇烈至,进兵沙
河,道纯与之俱。宇烈中情怯,顿兵不进,日议抚,寻弃军奔。道纯复请速讨,不
纳。迨巡抚谢琏被执,帝震怒,逮宇烈,召道纯还京,而明遇亦罢去。宇烈下吏,
引道纯分过。道纯疏驳其所奏十余事,命所司并按。又劾明遇、国臣交通误国十罪,
语侵延儒。疏未下,延儒泄之国臣,国臣亦劾道纯十罪,道纯遂并劾延儒。帝皆不
问。已而贼平,道纯竟坐监军溺职,斥为民。
    十五年以廷臣荐,将起用,未果。及李自成陷蒲城,道纯抗节死。福王时,赠
恤如制。
    田时震,富平人。天启二年进士。历知光山、灵宝。崇祯二年入为御史,疏劾
南京户部尚书范济世、顺天巡抚单明诩、御史卓迈党逆罪,而请免故御史夏之令诬
坐赃,并从之。劾刘鸿训纳田仰金,嘱吏部尚书王永光用为四川巡抚,仰迄罢去。
时震以发鸿训私,进秩一等。未几,又劾永光及温体仁,忤旨切责。御史袁弘勋者,
永光心腹也,被劾罢职,永光力援之。时震言:“弘勋因阁臣刘鸿训贿败,辄肆渎
辩。不知鸿训之差快人意者,正以能别白徐大化、霍维华诸人之奸而斥去之,安得
借此为翻案之端耶?弘勋计行,大化、维华辈将乘间抵隙,害不可胜言。”因荐故
光禄少卿史记事,萧然四壁,讲学著书,亟宜召用,帝不纳。
    时震既屡忤永光,遂以年例出为江西右参议,调山西,就迁左参政,罢归。十
六年冬,流贼陷富平,授以伪职,不屈死。
    同邑硃崇德,字淳庵,侍郎国栋父也。国栋中天启二年进士,历户科给事中。
吏部侍郎张捷荐逆案吕纯如,国栋上疏力诋。已,又劾两广总督熊文灿,招抚海盗
刘香,奏词掩饰欺罔五罪,帝切责文灿。而国栋累迁巡抚山东右佥都御史,督治昌
平。十五年卒。
    国栋卒之明年,富平陷于贼。贼驱崇德往长安,中道称病。贼见其老,以为果
病也,听之归。崇德曰:“始吾所以隐忍者,为九族计也,今得死所矣。”乃北面
再拜,自缢死。是时关中诸死节者甫议恤,而国变至。福王立,始赠崇德右副都御
史。
    赞曰:流贼荼毒中原,所至糜烂。士大夫遘难者,不死则辱。然当其时,徘徊
隐忍、蒙垢而终以自戕者,亦不少矣。贺逢圣诸人从容就义,临患难而不易其节,
一死顾不重哉!逢圣与南居益、周士朴公方清正,吕维祺邃学纯修,固中朝贤士大
夫。宋师襄所谓“上谩下欺,酿成大患”,末季之习,痛哉其言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