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八十七

                              列传第八十七

    李钺(子惠)  王宪  胡世宁(子纯)  (继)  李承勋  王以旂  范掞
王邦瑞(子正国)  郑晓

    李钺,字虔甫,祥符人。弘治九年进士。除御史。巡视中城,理河东盐政,历
有声绩。正德改元,天鸣星变。偕同官陈数事,论中官李兴、宁谨、苗逵、高凤等
罪,而请斥尚书李孟抃、都督神英。武宗不能用。以丧归。刘瑾恶钺劾其党,假他
事罚米五百石输边。瑾败,起故官,出为巩昌知府,寻迁四川副使。巡抚林俊委钺
与副使何珊讨败流贼方四等,赐金加俸。迁陕西按察使,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山西。
寇入白羊口。钺度宣、大有备,必窥岢岚、五台间,乃亟画战守。寇果犯岢岚,钺
与延绥援将安国、杭雄败之。加俸一级。寻讨平内寇武廷章等。召入理院事。
    世宗即位,历兵部左、右侍郎,出总制陕西三边军务。钺长军旅,料敌多中。
初至固原,寇入犯,援兵未集。钺下令大开诸营门,昼夜不闭。寇疑有备,未敢逼。
乃砲击之,寇引去。以其间增筑墩堡,谨烽堠,广储蓄,选壮勇为备。未几,寇复
深入平凉、邠州。钺令游击时陈、周尚文等,分伏要害遏其归,斩获多。钺策寇失
利必东犯延绥,檄诸将设伏待。寇果至,又败去。已而言官论邠州失事罪,请罢总
兵官刘淮、巡抚王珝等,并及钺。诏夺淮职,责钺图后效。钺自劾乞休,不许。盗
杨锦等剽延绥,杀指挥翟相,钺讨擒之。嘉靖二年,以塞上无警召还。给事中刘世
扬请留钺陕西,而久任诸边巡抚。帝卒召钺,进右都御史,总督漕运,巡抚凤阳诸
府,入掌都察院事。
    四年,代金献民为兵部尚书兼督团营。中官刁永等多所陈乞,帝皆许之。又录
司礼扶安家八人官锦衣。南京守备已三人,复命卜春添注以往。御马监阎洪因军政,
请自考腾骧四卫及牧马所官。钺累疏力争,帝皆不纳,至责以抗旨,令对状。钺引
罪乃罢。武定侯郭勋以会武宴列尚书下,疏争之。钺言:“中府官之有会武宴,犹
礼部之有恩荣宴也。恩荣,礼部为主,会武,中府为主,故皆列诸尚书之次。宴图
可征,不得引团营故事。”帝竟从勋言。锦衣革职百户李全奏乞复任,钺请治其违
旨罪,帝不问。于是官旗郑彪等皆援全例以请,钺执奏如初,而疏有“猿攀狐媚”
语。帝恶之,复责对状,夺俸一月。
    钺既屡谏不用,失上意,且知为近幸所嫉。会病,遂再疏乞休,许驰驿,未行,
卒。赠太子少保,遣官护丧归葬。久之,赐谥恭简。
    子惠,正德十二年进士,官行人。谏武宗南巡,死于廷杖。赠监察御史。
    王宪,字维纲,东平人。弘治三年进士。历知阜平、滑二县。召拜御史。正德
初,擢大理寺丞。迁右佥都御史。清理甘肃屯田。进右副都御史,巡抚辽东。历郧
阳、大同。以应州御寇功,廕锦衣,世百户。迁户部右侍郎,改抚陕西,入为兵部
右侍郎。近畿盗起,偕太监张忠、都督硃泰捕之,复以功廕锦衣。武宗南征,命率
户、兵、工三部郎各一人督理军储。驾旋,以中旨代王琼为兵部尚书。世宗即位,
为给事中史道劾罢。
    嘉靖四年,廷推邓璋及宪为三边总制,言官持不可,帝竟用宪。部将王宰、史
经连败寇,玺书褒谕。吉囊数万骑渡河从石臼墩深入,宪督总兵官郑卿、杭雄、赵
瑛等分据要害击之,都指挥卜云断其归路。寇至青羊岭,大败去。五日四捷,斩首
三百余级,获马驼器仗无算。帝大喜,加宪太子太保,复予一子廕。至是,凡三廕
锦衣世百户矣。中官织花绒于陕,宪请罢之。又因九庙成,请释还议礼得罪者,颇
为士大夫所称。张璁、桂萼欲用王琼为总制,乃改宪南京兵部尚书。已,入为左都
御史。朔州告急,廷推宪总督宣、大。宪不肯行,曰:“我甫入中台,何见驱亟也。”
给事中夏言、赵廷瑞劾宪托疾避难,复罢归。
    未几,帝追念宪,召为兵部尚书。小王子入寇,条上平戎及诸边防御事宜。又
请立京营分伍操练法,诸将不得藉内府供事,规避营操。帝皆嘉纳。旧制,军功论
叙,有生擒、斩首、当先、殿后、奇功、头功诸等,其后滥冒日多。宪定军功袭替
格,自永乐至正德,酌其轻重大小之差,胪析以上。诏著之《会典》为成式。寻兼
督团营。西番诸国来贡,称王号者百余人。宪与礼臣夏言等请如成化、弘治间例,
答敕止国王一人,仍限贡期、人数。议乃定。
    大同兵变,宪初言首乱当诛,余宜散遣。而大学士张孚敬与总督刘源清力主用
兵,宪乃不敢坚前议。源清攻城不能下,北寇又内侵,请别遣大臣御北寇,己得专
攻城。宪亦议从其奏,论者多尤宪。会帝悟大同重镇,不宜破坏,乃寝其事,乱亦
旋定。源清竟得罪去。居数年,宪引年归,卒。赠少保,谥康毅。子汝孝,副都御
史。见《丁汝夔传》。
    胡世宁,字永清,仁和人。弘治六年进士。性刚直,不畏强御,且知兵。除德
安推官。岐王初就籓,从官骄,世宁裁之。他日复请湖田,持不可。迁南京刑部主
事。应诏陈边备十策,复上书极言时政阙失。时孝宗已不豫,犹颔之。再迁郎中。
与李承勋、魏校、余祐善,时称“南都四君子”。
    迁广西太平知府。太平知州李濬数杀掠吏民,世宁密檄龙英知州赵元瑶擒之。
思明叛族黄文昌四世杀知府,占三州二十七村。副总兵康泰偕世宁入思明,执其兄
弟三人。而泰畏文昌夜遁,委世宁空城中,危甚。诸土酋德世宁,发兵援,乃得还。
文昌惧,归所侵地,降。土官承袭,长吏率要贿不时奏,以故诸酋怨叛。世宁令:
“生子即闻府。应世及者,年十岁以上,朔望谒府。父兄有故,按籍请官于朝。”
土官大悦。
    母丧归。服阕赴京。道沧州,流寇攻城急。世宁即驰入城,画防守计。贼攻七
日夜,不能拔,引去。再知宝庆府。岷王及镇守中官王润皆严惮之。迁江西副使。
与都御史俞谏画策擒盗,讨平王浩八。以暇城广昌、南丰、新城。当是时,宁王宸
濠骄横有异志,莫敢言,世宁愤甚。正德九年三月上疏曰:“江西之盗,剿抚二说
相持,臣愚以为无难决也。已抚者不诛,再叛者毋赦,初起者亟剿,如是而已。顾
江西患非盗贼。宁府威日张,不逞之徒群聚而导以非法,上下诸司承奉太过。数假
火灾夺民廛地,采办扰旁郡,蹂籍遍穷乡。臣恐良民不安,皆起为盗。臣下畏祸,
多怀二心,礼乐刑政渐不自朝廷出矣。请于都御史俞谏、任汉中专委一人,或别选
公忠大臣镇抚。敕王止治其国,毋挠有司,以靖乱源,销意外变。”章下兵部。尚
书陆完议,令谏往计贼情抚剿之宜,至所言违制扰民,疑出伪托,宜令王约束之。
得旨报可。宸濠闻,大怒。列世宁罪,遍赂权幸,必杀世宁。章下都察院。右都御
史李士实,宸濠党也,与左都御史石玠等上言,世宁狂率当治。命未下,宸濠奏复
至,指世宁为妖言。乃命锦衣官校逮捕世宁。世宁已迁福建按察使,取道还里。宸
濠遂诬世宁逃,驰使令浙江巡按潘鹏执送江西。鹏尽系世宁家人,索之急。李承勋
为按察使,保护之。世宁乃亡命抵京师,自投锦衣狱。狱中三上书言宸濠逆状,卒
不省。系岁余,言官程启充、徐文华、萧鸣凤、邢寰等交章救,杨一清复以危言动
钱宁,乃谪戍沈阳。
    居四年,宸濠果反。世宁起戍中为湖广按察使。寻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四川。
道闻世宗即位,疏以司马光仁、明、武三言进,因荐魏校、何瑭、邵锐可讲官;林
俊、杨一清、刘忠、林廷玉可辅弼;知府刘莅、徐钰先为谏官有直声,宜擢用。时
韪其言。松潘所部熟番,将吏久不能制,率输货以假道。番杀官军,惮不敢诘。官
军杀番,辄抵罪。世宁陈方略,请选将益兵,立赏罚格,严隐匿禁,修烽堠,时巡
徼,以振军威,通道路。诏悉行之。又劾罢副总兵张杰、中官赵钦。甫两月,召为
吏部右侍郎。未上,以父忧归。
    既免丧家居,朝廷方议“大礼”,异议者多得罪。世宁意是张璁等,疏乞早定
追崇“大礼”。未上,语闻京师。既有议迁显陵祔天寿山者,世宁极言不可,乃并
前疏上之。帝深嘉叹。无何,闻廷臣伏阙争,有杖死者,驰疏言:“臣向以仁、明、
武三言进,然尤以仁为本。仁,生成之德;明,日月之临,皆不可一日无。武则雷
霆之威,但可一震而已。今廷臣忤旨,陛下赫然示威,辱以箠楚,体羸弱者辄毙。
传之天下,书之史册,谓鞭扑行殿陛,刑辱及士夫,非所以光圣德。新进一言偶合,
后难保必当;旧德老成,一事偶忤,后未必皆非。望陛下以三无私之心,照临于上,
无先存适莫于中。”帝虽不能从,亦不忤。寻召为兵部左侍郎。条戍边时所见险塞
利害二十五事以上。又请善保圣躬,毋轻饵药物。献《大学·秦誓》章、《洪范》
“惟辟威福”、《系辞·节》“初爻”讲义,并乞留中。给事中余经遂劾世宁启告
密之渐。世宁乞罢,不许。“大礼”成,进秩一等。复陈用人二十事。工匠赵奎等
五十四人以中官请,悉授职。世宁言赏过滥,不纳。屡疏引疾。改南京吏部,就迁
工部尚书。已,复召为左都御史,加太子少保。辞宫衔,许之。
    世宁故方严。及掌宪,务持大体。条上宪纲十余条,末言:“近士习忌刻,一
遭谗毁,则终身废弃。佥事彭祺发豪强罪,受谤夺官。诸如此者,宜许大臣申理。”
帝采其言,惟祺报寝。执政请禁私谒,世宁曰:“臣官以察为名。人非接其貌,听
其言,无由悉其才行。”帝以为然,遂弗禁。俄改刑部尚书。每重狱,别白为帝言
之,帝辄感悟。中官刚聪诬漕卒掠御服,坐二千人,世宁劾其妄。已,聪情得抵罪,
帝乃益信世宁。王琼修郤陈九畴,将致之死。以世宁救,得戍。
    兵部尚书王时中罢,以世宁代,加太子太保。再辞不得命,乃陈兵政十事,曰
定武略、崇宪职、重将权、增武备、更赏罚、驭土夷、足边备、绝弊源、正谬误、
惜人才。所言多破常格,帝优旨答之。土鲁番贡使乞归哈密城,易降人牙木兰。王
琼上其事。世宁言:“先朝不惜弃大宁、交阯,何有于哈密。况初封忠顺为我外籓,
而自罕慎以来三为土鲁番所执,遂狎与戎比,以疲我中国,耗财老师,戎得挟以邀
索。臣以为此与国初所封元孽和顺、宁顺、安定三王等耳。安定在哈密内,近甘肃,
今存亡不可知。我一切不问,独重哈密何也?宜专守河西,谢绝哈密。牙木兰本曲
先卫人,反正归顺,非纳降比,彼安得索之?唐悉怛谋事可鉴也。”张璁等皆主琼
议,格不用,独留牙木兰不遣。居兵部三月求去,帝不许,免朝参。世宁又上备边
三事。固称疾笃,乃听乘传归,给廪隶如制。归数月,复起南京兵部尚书,固辞不
拜。九年秋卒。赠少保,谥端敏。
    世宁风格峻整,居官廉。疾恶若仇,而荐达贤士如不及。都御史马昊、陈九畴
坐累废;副使施儒、杨必进考察被黜;御史李润、副使范辂为时所抑,连章荐之。
与人语,呐不出口。及具疏,援据古今,洞中窾会。与李承勋善,而持议不苟合。
承勋欲授陇胜官,复芒部故地,世宁言胜非陇氏子,芒氏不当复立。始以议礼与张
璁、桂萼合,璁、萼德之,欲援以自助。世宁不肯附会,论事多牴牾。萼议欲销兵,
世宁力折之。昌化伯以他姓子冒封,下廷议。世宁言:“吾辈不得以厚赂故,诬朝
廷”,萼为色变。萼方为吏部,而世宁引疾,言:“天变人穷,盗贼滋起,咎在吏、
户、兵三部不得人。兵部尤重,请避贤路。”又以哈密议,语侵璁,诸大臣皆忌之。
帝始终优礼不替。
    子纯、继。纯以父任知肇庆府,有才行。继幼不慧,不为世宁知。世宁在江西
出讨贼,部将入见继。继为指阵法,进退离合甚详,凡三日。世宁归阅,大异之。
知其故,叹曰:“吾有子不自识,何也?”自是击贼,辄令继从,与策方略。世宁
十不失三,继十不失一。世宁方草疏论宸濠,继请曰:“是且重得祸。”世宁曰:
“吾已许国,遑恤其他。”及世宁下狱,继念其父,病死。
    李承勋,字立卿,嘉鱼人。父田,进士,官右副都御史,巡抚顺天。有操执,
为政不苛。承勋举弘治六年进士。由太湖知县迁南京刑部主事。历工部郎中,迁南
昌知府。
    正德六年,赣州贼犯新淦,执参政赵士贤。靖安贼据越王岭玛瑙岸,华林贼又
陷瑞州。诸道兵不敢前。承勋督民兵剿,数有功。华林贼杀副使周宪,宪军大溃。
承勋单骑入宪营,众乃复集。都御史陈金即檄承勋讨之。贼党王奇听抚,搜得其衷
刃,纵使还。奇感泣,誓以死报。承勋令奇密入寨,说降其党为内应,而亲率所部
登山。奇夜拔栅,官军奋而前,降者自内出,贼遂溃。已,从金斩贼渠罗光权、胡
雪二,华林贼平。镇守中贵黎安诬承勋擅易贼首王浩八狱词,坐下吏。大理卿燕忠
即讯,得白。举治行卓异,超迁浙工按察使。历陕西、河南左、右布政使。以右副
都御史巡抚辽东。边备久弛,开原尤甚。士马才十二,墙堡墩台圮殆尽。将士依城
堑自守,城外数百里悉为诸部射猎地,承勋疏请修筑。会世宗立,发帑银四十余万
两。承勋命步将四人各一军守要害,身负畚锸先士卒。凡为城堑各九万一千四百余
丈,墩堡百八十有一。招逋逃三千二百人,开屯田千五百顷。又城中固、铁岭;断
阴山、辽河之交;城蒲河、抚顺,扼要冲。边防甚固。录功,进秩一等。又数陈军
民利病,咸报可。以疾归。起故官,莅南院。三迁刑部尚书,加太子少保。
    帝以京营多弊,欲振饬之。遂加承勋太子太保,改兵部尚书兼左都御史,专督
团营。寻兼掌都察院。以疾,三疏乞休,且言:“山西潞城贼以四道兵讨之,不统
于一人,故无功。川、贵芒部之役措置乖方,再胜再叛,宜命伍文定深计,毋专用
兵。丰、沛河工,二年三易大臣,工不就,宜令知水利者各陈所见,而俾侍郎潘希
曾度可否。其尤要者,在决壅蔽患。仿唐、宋转对、次对故事,不时召见大臣。”
帝不允辞,下其议于所司。时秦、晋、楚、蜀岁祲,诏免田赋。承勋言:“有司例
十月始征赋。今九月矣,恐官吏督趣,阴图乾没。宜及其未征,遣官驰告以所蠲数。
山陬僻壤,俾悉户晓。有司不能奉宣德意者,罪之。抚按失举奏,并坐。”帝褒纳
之。奏夺京营把总汤清职。郭勋为求复,语侵承勋。承勋因求退,给事中王准等劾
勋恣。乃敕责勋,而下清法司。兵部尚书胡世宁致仕,诏承勋还部代之。疏言:
“朝廷有大政及推举文武大臣,必下廷议。议者率相顾不发,拱手听。宜及未议前,
备条所议,布告与议者,俾先谂其故,然后平心商质,各尽所怀。议苟不合,听其
别奏。庶足尽诸臣之见,而所议者公。”帝然其言,下诏申饬。寻命兼督团营。言
官攻张璁、桂萼党,并及承勋。承勋连章求退,帝复温旨答之。中官出镇者,率暴
横。承勋因谏官李凤毛等言,先后裁二十七人,又革锦衣官五百人,监局冒役数千
人。独御马监未汰,复因给事中田秋奏,多所裁减。而请以腾骧四卫属部,核诡冒,
制可。中官言曩彰义门破也先,东市剿曹贼,皆四卫功,以直内故易集,隶兵部不
便。承勋言:“彰义门之战,祸由王振。东市作贼,即曹吉祥也。”帝卒从承勋议,
归兵部。寇犯大同,议遣大臣督兵。众推都御史王宪,宪不肯行。给事中夏言谓承
勋曰:“事急,公当请行。”承勋竟不请。给事中赵廷瑞并劾之。会寇退,罢。
    十年春,大风昼晦,帝忧边事。承勋言:“去岁冰合,敌骑尽入河套。延、宁、
固原皆当警备。甘肃军饷专仰河东,宜于兰州籴贮,以备缓急。曩河西患土鲁番,
今亦卜喇又深入。两寇云扰,孤危益甚。套寇出入,并经庄浪。急宜缮塞设险,断
臂截踵,使不得相合。兀良哈最近京师,不善抚,即门庭寇。云南安凤之叛,军民
困敝,临安、蒙自盗贼复兴,旷日淹时,恐酿大患。交阯世子流寓老挝,异日归命
请援,或据地求封,皆未可测。惟急用人理财,俾边鄙无虞。”帝嘉纳焉。
    承勋沉毅有大略。帝所信任,自辅臣外,独承勋与胡世宁,大事辄咨访。二人
亦孜孜奉国,知无不言。世宁卒半岁,承勋亦卒,帝深嗟悼。赠少保,谥康惠。所
赉予,常典外,特赐白金、彩币、米蔬诸物。承勋官四十年,家无余资。其议“大
礼”,亦与世宁相合云。
    王以旂,字士招,江宁人。正德六年进士。除上高知县。华林贼方炽,以旂训
乡兵御之,贼不敢犯。征授御史,出按河南。宸濠反,镇守太监刘璟倡议停乡试。
以旂言河南去江西远,罢试无名。乃止。璟又言,帝亲征,道且出汴,牒取供顿银
四万两。巡抚议予之,以旂执不予。世宗即位,欲加兴献帝皇号,以旂抗言不可。
已,上弭灾要务,言:“司礼取中旨免张汉赃科,臣不预闻,此启矫伪之渐也。”
帝不听。累迁兵部右侍郎。徐、吕二洪竭,漕舟胶。命兼右佥都御史总理河漕。逾
年,渠水通,进秩一等。寻拜南京右都御史。召为工部尚书,改左都御史,代陈经
为兵部尚书兼督团营。
    三边总督曾铣议复河套,大学士夏言主之。数下优旨奖铣,令以旂集廷臣议。
以旂等力主铣议。议上,帝意忽变,严旨咎铣,令再议。以旂等惶恐,尽反前说。
帝逮铣,令以旂代之。套寇自西海还,肆掠永昌,镇羌总兵官王继祖御却之。已,
复来犯,并及镇番、山丹。部将蔡勋、马宗援三战皆捷。前后斩首一百四十余级。
论功,廕以旂一子。已而寇数万复屯宁夏塞外,将大入。官军击之,斩首六十余级,
寇宵遁。延绥、宁夏开马市,二镇市五千匹。其长狠台吉等约束所部,终市无哗。
以旂以闻。诏大赉二镇文武将吏,以旂复赐金币。录延绥将士破敌功,再廕一子。
在镇六年,修延绥城堡四千五百余所,又筑兰州边垣,加官至太子太保。比卒,军
民为罢市。赠少保,谥襄敏,再予一子官。
    范钅,字平甫,其先江西乐平人,迁沈阳。钅登正德十二年进士,授工部
主事,迁员外郎。嘉靖三年,伏阙争“大礼”,下狱廷杖。由户部郎中改长芦盐运
司同知,迁河南知府。岁大饥,巡抚都御史潘埙驳诸请振文牒,候勘实乃发。钅
不待报,辄开仓振之,全活十余万。民争讴颂钅,语闻禁中。帝为责户部及埙与
巡按御史匿灾状。埙归罪钅以自解,被劾罢去,钅名由此显。迁两淮盐运使,
条上鹾政十要。历四川参政,湖广按察使,浙江、河南左、右布政使。
    二十年,擢右副都御史,巡抚宁夏。钅为人持重,有方略。既莅重镇,不上
首功。一意练步骑,广储蓄,缮治关隘亭障,寇为远徙,俘归者五百人。上疏言:
“边将各有常禄,无给田之制。自武定侯郭勋奏以军余开垦田园给将领,委奸军为
庄头,害殊大。宜给还军民,任耕种便。”帝从其请。居数年,引疾归。
    起故官,抚河南。寻召为兵部右侍郎,转左。尚书王以旂出督三边,钅署部
事。顷之,奉诏总理边关厄隘。奏上经略潮河川、居庸关诸处事宜,请于古道门外
蜂窝岭增墩台一为外屏,浚濠设桥,以防冲突。川西南两山对处,各设敌台,以控
中流,分戍兵番直守要害。又蓟镇五里垛、划车、开连口、慕田谷等地,宜设墩台。
恶谷、红土谷、香炉石等地,宜斩崖堑。居庸关外诸口,在宣府为内地,在居庸则
为边籓,宜敕东中路文武臣修筑。加潮河川提督为守备,增副将居庸关,领天寿山、
黄花镇。设横岭守备,塞怀来路,增置新军二千余人,资团练。又议紫荆、倒马、
龙泉等关及山海关、古北口经略事宜,请于紫荆之桑谷,倒马之中AG关峪,龙泉
之陡石岭诸要害,创筑城垣,增设敌楼营舍。蓟州所辖燕河、太平、马兰、密云四
路,修筑未竟者,括诸司赎锾竣之。而浮图峪、插箭岭尤为紫荆、倒马二关冲,移
参将分驻石门杜家庄,俾保定总兵驻紫荆。蓟、辽悬绝千里,移建昌营游击于山海
关。三屯等营缺军,应速募,马不足者补入。其常戍之兵介胄不备,量给铠仗,番
上者悉予行粮,毋俾荷戈枵腹。又言:“诸路缓急,以密云之分守为最。各关要害,
以密云之迤西为最。若燕河之冷口,马兰之黄崖,太平之榆木岭、擦崖子,皆所急
也。宜敕抚镇督诸将领分各营士马,兼侧近按伏之兵,迭为战守。”兵部言:“军
戍久,恋土。猝移置,恐他变。莫若山海关增置能将一员,募军三千屯驻,听蓟、
辽抚臣调度,援燕河。”余如钅言,下守臣议。
    帝才钅甚。会兵部尚书赵廷瑞罢,即命钅入代。钅以老辞,且言随事通
变,乏将顺之宜。帝怒,责钅不恭,削其籍。时严嵩当国,而钅本由徐阶荐,
天下推为长者,惜其去,不以罪。然钅罢,帝召翁万达,甫至以忧去,丁汝夔代
之。明年,俺答逼都城,汝夔遂诛死。而钅归久之乃卒。隆庆元年复官。
    王邦瑞,字惟贤,宜阳人。早有器识。为诸生,山东盗起,上剿寇十四策于知
府。正德十二年成进士。改庶吉士。与王府有连,出为广德知州。嘉靖初,祖忧,
去。补滁州。屡迁南京吏部郎中,出为陕西提学佥事。坐岁贡不中式五名以上,贬
滨州知州。再迁固原兵备副使。泾、邠巨盗李孟春,流劫河东、西,剿平之。以祖
母忧去。服除,复提学陕西,转参政。母忧解职。起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寇
乘冰入犯,设伏败之。改南京大理卿。未上,召为兵部右侍郎。
    改吏部,进左。俺答犯都城,命邦瑞总督九门。邦瑞屯禁军郭外,以巡捕军营
东、西长安街,大启郭门,纳四郊避寇者。兵部尚书丁汝夔下狱,命邦瑞摄其事,
兼督团营。寇退,请治诸将功罪,且浚九门濠堑,皆报可。邦瑞见营制久弛,极陈
其弊。遂罢十二团营,悉归三大营,以咸宁侯仇鸾统之。邦瑞亦改兵部左侍郎,专
督营务。复条上兴革六事。中言宦官典兵,古今大患,请尽撤提督监枪者。帝报从
之。又举前编修赵时春、工部主事申知兵,并改兵部,分理京营事。未几,帝召兵
部尚书翁万达未至,迟之,遂命邦瑞代。条上安攘十二事。
    仇鸾构邦瑞于帝,帝眷渐移。会鸾奏革蓟州总兵官李凤鸣、大同总兵官徐珏任,
而荐京营副将成勋代凤鸣,密云副将徐仁代珏。旨从中下。邦瑞言:“朝廷易置将
帅,必采之公卿,断自宸衷,所以慎防杜渐,示臣下不敢专也。且京营大将与列镇
将不相统摄,何缘京营,乃黜陟各镇。今曲徇鸾请,臣恐九边将帅悉奔走托附,非
国之福也。”帝不悦,下旨谯让。鸾又欲节制边将,罢筑蓟镇边垣。邦瑞皆以为不
可。鸾大憾,益肆谗构。会邦瑞复陈安攘大计,遂严旨落职,以冠带办事。居数日,
大计自陈。竟除名,以赵锦代。邦瑞去,鸾益横。明年诛死,锦亦坐党比遣戍,于
是帝渐思之。逾十年,京营缺人,帝曰:“非邦瑞不可。”乃起故官。
    既至,疏便宜数事,悉允行。逾年卒。赠太子少保,谥襄毅,遣行人护丧归葬。
    邦瑞严毅有识量。历官四十年,以廉节著。子正国,南京刑部侍郎。
    郑晓,字窒甫,海盐人。嘉靖元年举乡试第一。明年成进士,授职方主事。日
披故牍,尽知天下厄塞、士马虚实、强弱之数。尚书金献民属撰《九边图志》,人
争传写之。以争“大礼”廷杖。大同兵变,上疏极言不可赦。张孚敬柄政,器之,
欲改置翰林及言路,晓皆不应。父忧,归,久之不起。
    许讠赞为吏部尚书,调之吏部。历考功郎中。夏言罢相,帝恶言官不纠劾,诏
考察去留。大学士严嵩因欲去所不悦者,而晓去乔佑等十三人,多嵩所厚。嵩大憾
晓,调文选。嵩欲用赵文华为考功,晓言于讠赞曰:“昔黄祯为文选,调李开先考
功,皆山东人,诏不许。今调文华,晓避位而已。”讠赞以谢嵩。嵩欲以子世蕃为
尚宝丞,晓曰:“治中迁知府,例也。迁尚宝丞,无故事。”嵩益怒。以推谪降官
周鈇等,贬晓和州同知。稍迁太仆丞,历南京太常卿。召拜刑部右侍郎。
    俄改兵部,兼副都御史总督漕运。大江南北皆中倭,漕艘几阻。晓请发帑金数
十万,造战舸,筑城堡,练兵将,积刍糗。诏从之。中国奸民利倭贿,多与通。通
州人顾表者尤桀黠,为倭导。以故营寨皆据要害,尽知官兵虚实。晓悬重赏捕戮之。
募盐徒骁悍者为兵,增设泰州海防副使,筑瓜洲城,庙湾、麻洋、云梯诸海口皆增
兵设堠。遂破倭于通州,连败之如皋、海门,袭其军吕泗,围之狼山,前后斩首九
百余。贼溃去。录功,再增秩,三赉银币。时贼多中国人。晓言:“武健才谞之徒。
困无所逞,甘心作贼。非国家广行网罗,使有出身之阶,恐有如孙恩、卢循辈出乎
其间,祸滋大矣。洪武时倭寇近海州县。以高皇帝威灵,兼谋臣宿将,筑城练兵,
经略数年,犹未乂安。乃招渔丁、岛人、盐徒、蜑户籍为水军至数万人,又遣使出
海宣布威德。久之,倭始不为患。今江北虽平,而风帆出没,倏忽千里。倭恃华人
为耳目,华人借倭为爪牙,非详为区画,后患未易弭也。”帝颇采纳之。
    寻召为吏部左侍郎,迁南京吏部尚书。帝以晓知兵,改右都御史协理戎政。寻
拜刑部尚书。俺答围大同右卫急,帝命兵部尚书杨博往督大师,乃以晓摄兵部。晓
言:“今兵事方棘,而所简听征京军三万五千人,乃令执役赴工,何以备战守?乞
归之营伍。”帝立从之。
    寻还视刑部事。严嵩势益炽。晓素不善嵩。而其时大狱如总督王忬以失律,中
允郭希颜以言事,晓并予轻比,嵩则置重典。南都叛卒周山等杀侍郎黄懋官,海寇
汪直通倭为乱,晓置重典,嵩故宽假之。惟巡抚阮鹗、总督杨顺、御史路楷,以嵩
曲庇,晓不能尽法,议者讥其失出云。故事,在京军民讼,俱投牒通政司送法司问
断。诸司有应鞫者,亦参送法司,无自决遣者。后诸司不复遵守,狱讼纷拿。晓奏
循故事,帝报许,于是刑部间捕囚畿府。而巡按御史郑存仁谓讼当自下而上,檄州
县,法司有追取,毋辄发。晓闻,率侍郎赵大祐、傅颐守故事争,存仁亦据律执奏。
章俱下都察院会刑科平议。议未上,晓疏辨。嵩激帝怒切让,遂落晓职,两侍郎亦
贬二秩。
    晓通经术,习国家典故,时望蔚然。为权贵所扼,志不尽行。既归,角巾布衣
与乡里父老游处,见者不知其贵人也。既卒,子履淳等讼晓御倭功于朝,诏复职。
隆庆初,赠太子少保,谥端简。履淳自有传。
    赞曰:李钺诸人皆以威略干济显于时。钺与王宪、王以旂之治军旅,李承勋、
范钅之画边计,才力均有过人者。胡世宁奋不顾身,首发奸逆,危言正色,始终
一节。《易》称“王臣蹇蹇”,世宁近之矣。王邦瑞抵抗权幸,踬而复起,郑晓谙
悉掌故,博洽多闻,兼资文武,所在著效,亦不愧名臣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