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五十一

                              列传第五十一

    ○李时勉  陈敬宗  刘铉萨琦  邢让李绍林瀚子庭昂  庭机孙燫  烃  谢鐸
  鲁鐸赵永
    李时勉,名懋,以字行,安福人。成童时,冬寒,以衾裹足纳桶中,诵读不已。
中永乐二年进士。选庶吉士,进学文渊阁,与修《太祖实录》。授刑部主事,复与
重修《实录》。书成,改翰林侍读。
    性刚鲠,慨然以天下为己任。十九年,三殿灾,诏求直言。条上时务十五事。
成祖决计都北京,时方招徠远人。而时勉言营建之非,及远国入贡人不宜使群居辇
下。忤帝意。已,观其他说,多中时病,抵之地;复取视者再,卒多施行。寻被谗
下狱。岁余得释,杨荣荐复职。
    洪熙元年复上疏言事。仁宗怒甚,召至便殿,对不屈。命武士扑以金瓜,胁折
者三,曳出几死。明日,改交阯道御史,命日虑一囚,言一事。章三上,乃下锦衣
卫狱。时勉于锦衣千户某有恩,千户适莅狱,密召医,疗以海外血竭,得不死。仁
宗大渐,谓夏原吉曰:“时勉廷辱我。”言已,勃然怒,原吉慰解之。其夕,帝崩。
    宣帝即位已逾年,或言时勉得罪先帝状。帝震怒,命使者:“缚以来,朕亲鞫,
必杀之。”已,又令王指挥即缚斩西市,毋入见。王指挥出端西旁门,而前使者已
缚时勉从端东旁门入,不相值。帝遥见骂曰:“尔小臣敢触先帝!疏何语?趣言之。”
时勉叩头曰:“臣言谅暗中不宜近妃嫔,皇太子不宜远左右。”帝闻言,色稍霁。
徐数至六事止。帝令尽陈之。对曰:“臣惶惧不能悉记。”帝意益解,曰:“是第
难言耳,草安在?”对曰:“焚之矣。”帝乃太息,称时勉忠,立赦之,复官侍读。
比王指挥诣狱还,则时勉已袭冠带立阶前矣。
    宣德五年修《成祖实录》成,迁侍读学士。帝幸史馆,撒金钱赐诸学士。皆俯
取,时勉独正立。帝乃出余钱赐之。正统三年以《宣宗实录》成,进学士,掌院事
兼经筵官。六年代贝泰为祭酒。八年乞致仕,不允。
    初,时勉请改建国学。帝命王振往视,时勉待振无加礼。振衔之,廉其短,无
所得。时勉尝芟彝伦堂树旁枝,振遂言时勉擅伐官树入家。取中旨,与司业赵琬、
掌馔金鉴并枷国子监前。官校至,时勉方坐东堂阅课士卷,徐呼诸生品第高下,顾
僚属定甲乙,揭榜乃行。方盛署,枷三日不解。监生李贵等千余人诣阙乞贷。有石
大用者,上章愿以身代。诸生圜集朝门,呼声彻殿庭。振闻诸生不平,恐激变。及
通政司奏大用章,振内惭。助教李继请解于会昌侯孙忠。忠,皇太后父也。忠生日,
太后使人赐忠家。忠附奏太后,太后为言之帝。帝初不知也,立释之。继不拘检柙,
时勉尝规切之。继不能尽用,然心感时勉言,至是竟得其助。
    大用,丰润人。朴鲁,初不为六馆所知,及是名动京师。明年中乡试,官至户
部主事。
    九年,帝视学。时勉进讲《尚书》,辞旨清朗。帝悦,赐予有加。连疏乞致仕,
不允。十二年春乃得请。朝臣及国子生饯都门外者几三千人,或远送至登舟,候舟
发乃去。
    英宗北狩,时勉日夜悲恸。遣其孙骥诣阙上书,请选将练兵,亲君子,远小人,
褒表忠节,迎还车驾,复仇雪耻。景泰元年得旨褒答,而时勉卒矣,年七十七。谥
文毅。成化五年,以其孙颙请,改谥忠文,赠礼部侍郎。
    时勉为祭酒六年,列格、致、诚、正四号,训励甚切。崇廉耻,抑奔竞,别贤
否,示劝惩。诸生贫不能婚葬者,节省餐钱为赡给。督令读书,灯火达旦,吟诵声
不绝,人才盛于昔时。
    始,太祖以宋讷为祭酒,最有名。其后宁化张显宗申明学规,人比之讷。而胡
俨当成祖之世,尤称人师。然以直节重望为士类所依归者,莫如时勉。英国公张辅
暨诸侯伯奏,愿偕诣国子监听讲。帝命以三月三日往。时勉升师席,诸生以次立,
讲《五经》各一章。毕事,设酒馔,诸侯伯让曰:“受教之地,当就诸生列坐。”
惟辅与抗礼。诸生歌《鹿鸣》之诗,宾主雍雍,尽暮散去,人称为太平盛事。
    陈敬宗,字光世,慈溪人。永乐二年进士。选庶吉士,进学文渊阁,与修《永
乐大典》。书成,授刑部主事。又与修《五经四书大全》,再修《太祖实录》,授
翰林侍讲。内艰归。
    宣德元年起修两朝实录。明年转南京国子监司业。帝谕之曰:“侍讲,清华之
选;司业,师儒之席。位虽不崇,任则重矣。”九年,秩满,选祭酒,正统三年上
书言:“旧制,诸生以在监久近,送诸司历事。比来,有因事予告者,迁延累岁,
至拨送之期始赴,实长奸惰,请以肄业多寡为次第。又近有愿就杂职之例,士风卑
陋,诚非细故,请加禁止。”从之。
    敬宗美须髯,容仪端整,步履有定则,力以师道自任。立教条,革陋习。六馆
士千余人,每升堂听讲,设馔会食,整肃如朝廷。稍失容,即令待罪堂下。僚属惮
其严,诬以他事,讼之法司。周忱与敬宗善,曰:“盍具疏自理。”为属草,辞稍
迁就。敬宗惊曰:“得无诳君耶?”不果上,事亦竟白。
    满考,入京师,王振欲见之,令忱道意。敬宗曰:“吾为诸生师表,而私谒中
贵,何以对诸生?”振知不可屈,乃贻之文锦羊酒,求书程子《四箴》,冀其来谢。
敬宗书讫,署名而已。返其币,终不往见。王直为吏部尚书,从容谓曰:“先生官
司成久,将荐公为司寇。”敬宗曰:“公知我者,今与天下英才终日论议,顾不乐
耶?”性善饮酒,至数斗不乱。襄城伯李隆守备南京,每留饮,声伎满左右。竟日
举杯,未尝一盼。其严重如此。
    十二年冬乞休,不允。景泰元年九月与尚书魏骥同引年致仕。家居不轻出。有
被其容接者,莫不兴起。天顺三年五月卒,年八十三。后赠礼部侍郎,谥文定。
    初,敬宗与李时勉同在翰林,袁忠彻尝相之。曳二人并列曰:“二公他日功名
相埒。”敬宗仪观魁梧,时勉貌稍寝,后二人同时为两京祭酒。时勉平恕得士,敬
宗方严。终明世称贤祭酒者,曰南陈北李。
    刘铉,字宗器,长洲人。生弥月而孤。及长,刲股疗母疾。母卒,哀毁,以孝
闻。永乐中,用善书征入翰林,举顺天乡试,授中书舍人。宣德时,预修成祖、仁
宗《实录》,迁兵部主事,仍供事内廷。正统中,再修《宣宗实录》,进侍讲。以
学士曹鼐等荐,与修撰王振教习庶吉士。
    景帝立,进侍讲学士,直经筵。三年,以高谷荐,迁国子祭酒。时以国计不足,
放遣诸生,不愿归者停其月廪。铉言:“养才,国家急务。今仓廪尚盈,奈何靳此?”
遂得复给。又今甄别六馆生,年老貌寝,学艺疏浅者,斥为民。铉言:“诸生荷教
泽久,岂无片长?况离亲戚,弃坟墓,艰苦备至,一旦被斥,非朝廷育才意。乞拣
年貌衰而有学者,量授之官。”帝可其奏。寻以母丧归。服阙,赴都,陈询已为祭
酒。帝重铉,命与询并任。天顺初,改少詹事,侍东宫讲读。明年十月卒。帝及太
子皆赐祭,赙赠有加。宪宗立,赠礼部侍郎,谥文恭。
    铉性介特,言行不苟。教庶吉士及课国子生,规条严整,读书至老弥笃。仲子
瀚以进士使南方。濒行,阅其衣箧。比还,箧如故,乃喜曰:“无玷吾门矣。”瀚
官终副使,能守父训。
    萨琦,字廷珪。其先西域人,后著籍闽县。举宣德五年进士。历官礼部侍郎兼
少詹事。天顺元年卒。琦有文德,狷洁不苟合。名行与铉相颉颃云。
    邢让,字逊之。襄陵人。年十八,举于乡,入国子监。为李时勉所器,与刘珝
齐名。登正统十三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
    景泰元年,李实自瓦剌还,请再遣使迎上皇。景帝不许。让疏曰:“上皇于陛
下有君之义,有兄之恩,安得而不迎?且令寇假大义以问我,其何辞以应?若从群
臣请,仍命实赍敕以往,且述迎复之指。虽上皇还否未可必,而陛下恩义之笃昭然
于天下。万一迎而不许,则我得责直于彼,以兴问罪之师,不亦善乎。”疏入,帝
委曲谕解之。天顺末,父忧归。未终丧,起修《英宗实录》,进修撰。
    成化二年超迁国子祭酒。慈懿太后崩,议祔庙礼,让率僚属疏谏。两京国学教
官,例不得迁擢,让等以为言,由科目者,满考得铨叙。让在太学,亦力以师道自
任,修《辟雍通志》,督诸生诵小学及诸经。痛惩谒告之弊,时以此见称,而谤者
亦众。为人负才狭中。意所轻重,辄形于词色,名位相轧者多忌之。
    五年擢礼部右侍郎。越二年,以在国子监用会馔钱事,与后祭酒陈鉴、司业张
业、典籍王允等,俱得罪坐死。诸生诉阙下,请代。复诏廷臣杂治,卒坐死,赎为
民。
    鉴既得罪,吏部尚书姚夔请起致仕礼部侍郎李绍为祭酒。驰召之,而绍已卒。
    绍字克述,安福人。宣德八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大学士杨士奇卧病,
英宗遣使询人才,士奇举绍等五人以对。土木之败,京师戒严,朝士多遣家南徙。
绍曰:“主辱臣死,奚以家为?”卒不遣。累迁翰林学士。以李贤、王翱荐,擢礼
部侍郎。成化二年以疾求解职。绍好学问,居官刚正有器局,能奖掖后进。其卒也,
帝深惜之。
    林瀚,字亨大,闽人。父元美,永乐末进士,抚州知府。瀚举成化二年进士。
改庶吉士,授编修。再迁谕德,请急归。
    弘治初,召修《宪宗实录》。充经筵讲官。稍迁国子监祭酒,进礼部右侍郎,
掌监事如故。典国学垂十年,馔银岁以百数计,悉贮之官,以次营立署舍。师儒免
僦居,由瀚始。历吏部左、右侍郎。
    十三年拜南京吏部尚书。以灾异率群僚陈十二事。御史王献臣自辽东逮下诏狱,
儒士孙伯坚等夤缘为中书舍人。瀚疏争,忤旨。乞罢,不许。已,奏请重根本:曰
保固南京,曰佑启皇储,曰抚绥百姓,曰增进贤才。
    正德元年四月,吏部尚书马文升去位,言官丘俊、石介等荐瀚。帝用侍郎焦芳,
乃改瀚南京兵部,参赞机务。命未至,瀚引疾乞休,因陈养正心、崇正道、务正学、
亲正人四事。优诏慰留。时灾异数见,瀚及南京诸臣条时政十二事。语涉近幸,多
格不行。
    瀚素刚方,与守备中官不合,他内臣进贡道其地者,瀚每裁抑之,遂交谮于刘
瑾。会刘健、谢迁罢政,瀚闻太息。言官戴铣等以留健、迁被征,瀚独赆送,瑾闻
益恨。明年二月假铣等狱词,谪瀚浙江参政。致仕。旋指为奸党。瑾诛,复官,致
仕。予月廪岁隶如故事。寻命有司岁时存问。瀚为人谦厚,而自守介然。卒年八十
六。赠太子太保,谥文安。子九人,庭昂、庭机最显。
    庭昂,字利瞻。瀚次子也。弘治十二年进士。授兵部主事。历职方郎中。吏
部尚书张彩欲改为御史,固谢之,乃以为苏州知府。频岁大水,疏请停织造,罢繁
征,割关课备振。再上,始报可。迁云南左参政。正德九年,以父老乞侍养。时子
炫已成进士,官礼部主事,亦谒假归。三世一堂,乡人称盛事。
    嘉靖初,父忧,服阕,起官江西,历湖广左、右布政使。举治行卓异,擢右副
都御史,巡抚保定诸府。历工部右侍郎。应诏言郊坛大工,南城、西苑相继兴作,
请以俭约先天下。又因灾伤,乞撤还采木、烧造诸使。进左,拜尚书,加太子太保。
时帝方大兴土木功,庭昂所规画多称意。会诏建沙河行宫,庭昂议加天下田赋,
为御史桑乔、给事中管见所劾。乞罢,归卒,赠少保,谥康懿。炫终通政司参议。
    庭机,字利仁,瀚季子也。嘉靖十四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迁司业,擢
南京祭酒,累迁至工部尚书。穆宗立,调礼部,俱官陪京。时子燫已为祭酒,遂致
仕归。万历九年卒,年七十有六。赠太子太保,谥文僖。子燫、烃。
    燫,字贞恒,庭机长子。嘉靖二十六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景恭王就邸,
命燫侍讲读。三迁国子祭酒。自燫祖瀚,父庭机,三世为祭酒,前此未有也。,隆
度改元,擢礼部右侍郎,充日讲官。寇犯边,条上备边七事。改吏部,调南京吏部,
署礼部事。魏国公徐鹏举废长立幼,燫持不可。万历元年进工部尚书,改礼部。仍
居南京。名位一与父庭机等。母丧去官。服阕,以庭机笃老侍养,家居七年,先父
庭机卒。赠太子少保,谥文恪。明代三世为尚书,并得谥文。林氏一家而已。子世
勤,性笃孝。芝生者三,枯篁复青。御史上其事,被旌。
    烃字贞燿,庭机次子也。嘉靖四十一年进士。授户部主事,历广西副使。兄燫
卒,请急归养。久之,历太仆少卿。因灾异极陈矿税之害,请释逮系诸臣。不报。
终南京工部尚书致仕。林氏三世五尚书,皆内行修洁,为时所称。
    谢鐸,字鸣治,浙江太平人。天顺末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预修《英宗实
录》。性介特,力学慕古,讲求经世务。
    成化九年校勘《通鉴纲目》,上言:“《纲目》一书,帝王龟鉴。陛下命重加
考定,必将进讲经筵,为致治资也。今天下有太平之形,无太平之实,因仍积习,
废实徇名。曰振纲纪,而小人无畏忌;曰励风俗,而缙绅弃廉耻。饬官司,而污暴
益甚;恤军民,而罢敝益极。减省有制,而兴作每疲于奔命;蠲免有诏,而征敛每
困于追呼。考察非不举,而幸门日开;简练非不行,而私挠日众。赏竭府库之财,
而有功者不劝;罚穷谳覆之案,而有罪者不惩。以至修省祈祷之命屡颁,水旱灾伤
之来不绝。禁垣被震,城门示灾,不思疏动旋转,以大答天人之望,是则诚可忧也。
愿陛下以古证今,兢兢业业,然后可长治久安,而载籍不为无用矣。”帝不能从。
    时塞上有警,条上备边事宜,请养兵积粟,收复东胜、河套故疆。又言:“今
之边将,无异晚唐债帅。败则士卒受其殃,捷则权豪蒙其赏。且克侵军饷,办纳月
钱,三军方怨愤填膺,孰肯为国效命者?”语皆切时弊。秩满,进侍讲,直经筵。
遭两丧,服除,以亲不逮养,遂不起。
    弘治初,言者交荐,以原官召修《宪宗实录》。三年擢南京国子祭酒。上言六
事,曰择师儒,慎科贡,正祀典,广载籍,复会馔,均拨历。其正祀典,请进宋儒
杨时而罢吴澄。礼部尚书傅瀚持之,乃进时而澄祀如故。
    明年谢病去。家居将十年,荐者益众。会国子缺祭酒,部议起之。帝素重鐸,
擢礼部右侍郎,管祭酒事。屡辞,不许。时章懋为南祭酒,两人皆人师,诸生交相
庆。居五年,引疾归。
    鐸经术湛深,为文章有体要。两为国子师,严课程,杜请谒,增号舍,修堂室,
扩庙门。置公廨三十余居其属。诸生贫者周恤之,死者请官定制为之殓。家居好周
恤族党,自奉则布衣蔬食。正德五年卒。赠礼部尚书,谥文肃。
    鲁鐸,字振之,景陵人。弘治十五年会试第一。历编修。闭门自守,不妄交人。
武宗立,使安南,却其馈。
    正德二年迁国子监司业。累擢南祭酒,寻改北。鐸屡典成均,教士切实为学,
不专章句。士有假归废学者,训饬之,悔过乃已。久之,谢病归。
    嘉靖初,以刑部尚书林俊荐,用孝宗朝谢鐸故事,起南祭酒。逾年,复请致仕。
累征不起,卒。谥文恪。
    鐸以德望重于时。居乡,有盗掠牛马,或绐云:“鲁祭酒物也”,舍之去。大
学士李东阳生日,鐸为司业,与祭酒赵永皆其门生也,相约以二帕为寿。比检笥,
亡有,徐曰:“乡有馈乾鱼者,盍以此往?”询诸庖,食过半矣,以其余诣东阳。
东阳喜,为烹鱼置酒,留二人饮,极欢乃去。
    永,字尔锡,临淮人。与鐸同年进士,亦官编修。复与鐸相继为祭酒。寻迁南
京礼部侍郎。大学士杨一清重其才,欲引以自助,乃为他语挑之。永正色曰:“可
以缨冠污吾道乎?”遂请致仕去。人服其廉介。
    赞曰:明太祖时,国学师儒,体貌优重。魏观、宋讷为祭酒,造就人才,克举
其职。诸生衔命奉使,往往擢为大官,不专以科目进也。中叶以还,流品稍杂,拨
历亦为具文,成均师席,不过为儒臣序迁之地而已。李时勉、陈敬宗诸人,方廉清
鲠,表范卓然,类而传之,庶观者有所法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