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三十二 盛庸 平安 何福 顾成

                  列传第三十二  盛庸  平安  何福  顾成

    盛庸,不知何许人。洪武中,累官至都指挥。建文初,以参将从耿炳文伐燕。
李景隆代炳文,遂隶景隆麾下。二年四月,景隆败于白沟河,走济南。燕师随至,
景隆复南走。庸与参政铁铉悉力固守,燕师攻围三月不克。庸、铉乘夜出兵掩击,
燕众大败,解围去。乘胜复德州。九月,论功封历城侯,禄千石。寻命为平燕将军,
充总兵官。陈晖、平安为左右副总兵,马溥、徐真为左右参将,进铉兵部尚书参赞
军务。
    时吴杰、平安守定州,庸驻德州,徐凯屯沧州,为犄角。是冬,燕兵袭沧州,
破,擒凯。掠其辎重,进薄济宁。庸引兵屯东昌以邀之,背城而阵。燕王帅兵直前
薄庸军左翼,不动。复冲中坚,庸开阵纵王入,围之数重。燕将硃能帅番骑来救,
王乘间突围出。而燕军为火器所伤甚众,大将张玉死于阵。王独以百骑殿,退至馆
陶。庸檄吴杰、平安自真定遮燕归路。明年正月,杰、平安战深州不利,燕师始得
归。是役也,燕精锐丧失几尽,庸军声大振,帝为享庙告捷。三月,燕兵复南出保
定。庸营夹河。王将轻骑来觇,掠阵而过。庸遣千骑追之,为燕兵射却。及战,庸
军列盾以进。王令步卒先攻,骑兵乘间驰入。庸麾军力战,斩其将谭渊。而硃能、
张武等帅众殊死斗。王以劲骑贯阵与能合。庸部骁将庄得、皁旗张等俱战死。是日,
燕军几败。明日复战,燕军东北,庸军西南,自辰至未,互胜负。两军皆疲,将士
各坐息。复起战,忽东北风大起,飞尘蔽天。燕兵乘风大呼,左右横击。庸大败走
还德州,自是气沮。已而燕将李远焚粮艘于沛县,庸军遂乏饷。明年,灵璧战败,
平安等被执。庸独引军而南,列战舰淮南岸。燕将邱福等潜济,出庸后。庸不能支,
退为守江计。燕兵渡淮,由盱眙陷扬州。庸御战于六合及浦子口,皆失利,都督陈
瑄帅舟师降燕,燕兵遂渡江。庸仓卒聚海艘出高资港迎战,复败,军益溃散。
    成祖入京师,庸以余众降,即命守淮安。寻赐敕曰:“比以山东未定,命卿镇
守淮安。今铁铉就获,诸郡悉平。朕念山东久困兵革,惫于转输。卿宜辑兵养民,
以称朕意。”永乐元年,致仕。无何,千户王钦讦庸罪状,立进钦指挥同知。于是
都御史陈瑛劾庸怨望有异图。庸自杀。
    平安,滁人,小字保儿。父定,从太祖起兵,官济宁卫指挥佥事。从常遇春下
元都,战没。安初为太祖养子,骁勇善战,力举数百斤。袭父职,迁密云指挥使,
进右军都督佥事。
    建文元年,伐燕,安以列将从征。及李景隆代将,用安为先锋。燕王将渡白沟
河,安伏万骑河侧邀之。燕王曰:“平安,竖子耳。往岁从出塞,识我用兵,今当
先破之。”及战,不能挫安。时南军六十万,列阵河上。王帅将士驰入阵,战至暝,
互有杀伤。及夜深,乃各敛军。燕王失道,从者仅三骑。下马伏地视河流,辨东西,
始知营垒所在。明日再战,安击败燕蒋房宽、陈亨。燕王见事急,亲冒矢石力战。
马创矢竭,剑折不可击。走登堤,佯举鞭招后骑以疑敌。会高煦救至,乃得免。当
是时,诸将中安战最力,王几为安槊所及。已而败。语详《成祖纪》。
    燕兵围济南。安营单家桥,谋出御河夺燕饷舟。又选善水卒五千人渡河,将攻
德州。围乃解。安与吴杰进屯定州。明年,燕败盛庸于夹河,回军与安战单家桥。
安奋击大破之,擒其将薛禄。无何,逸去。再战滹沱河,又破之。安于阵中缚木为
楼,高数丈,战酣,辄登楼望,发强弩射燕军,死者甚众。忽大风起,发屋拔树,
声如雷。都指挥邓戬、陈鹏等陷敌中,安遂败走真定。燕王与南军数大战,每亲身
陷阵,所向皆靡,惟安与庸二军屡挫之。滹沱之战,矢集王旗如胃毛。王使人送
旗北平,谕世子谨藏,以示后世。顾成已先被执在燕,见而泣曰:“臣自少从军,
今老矣,多历战阵,未尝见若此也。”
    逾月,燕师出大名。安与庸及吴杰等分兵扰其饷道。燕王患之,遣指挥武胜上
书于朝,请撤安等息兵,为缓师计。帝不许。燕王亦决计南下。遣李远等潜走沛县,
焚粮舟,掠彰德,破尾尖寨,谕降林县。时安在真定,度北平空虚,帅万骑直走北
平。至平村,去城五十里而军。燕王惧,遣刘江等驰还救。安战不利,引还。时大
同守将房昭引兵入紫荆关,据易州西水寨以窥北平,安自真定饷之。八月,燕兵北
归。安及燕将李彬战于杨村,败之。四年,燕兵复南下,破萧县。安引军蹑其后,
至淝河。燕将白义、王真、刘江迎敌。安转战,斩真。真,骁将。燕王尝曰:“诸
将奋勇如王真,何事不成!”至是为安所杀。燕王乃身自迎战,安部将火耳灰挺槊
大呼,直前刺王。马忽蹶,被擒。安稍引却。已,复进至小河,张左右翼击燕军,
斩其将陈文。已,复移军齐眉山,与诸将列阵大战。自午至酉,又败之。燕诸将谋
北还,图后举。王不听。寻阻何福军亦至,与安合。燕军益大惧,王昼夜擐甲者数
日。
    福欲持久老燕师,移营灵璧,深堑高垒自固。而粮运为燕兵所阴,不得达。安
分兵往迎,燕王以精骑遮安军,分为二。福开壁来援,为高煦所败。诸将谋移军淮
河就粮,夜令军中闻三砲即走。翌日,燕军猝薄垒,发三砲。军中误以为己号,争
趋门,遂大乱。燕兵乘之,人马坠壕堑俱满。福单骑走,安及陈晖、马溥、徐真、
孙成等三十七人皆被执。文臣宦官在军被执者又百五十余人,时四月辛已也。
    安久驻真定,屡败燕兵,斩骁将数人,燕将莫敢婴其锋。至是被擒,军中欢呼
动地,曰:“吾属自此获安矣!”争请杀安。燕王惜其材勇,选锐卒卫送北平,命
世子及郭资等善视之。
    王即帝位,以安为北平都指挥使。寻进行后府都督佥事。永乐七年三月,帝巡
北京。将至,览章奏见安名,谓左右曰:“平保儿尚在耶?”安闻之,遂自杀。命
以指挥使禄给其子。
    何福,凤阳人。洪武初,累功为金吾后卫指挥同知。从傅友德征云南,擢都督
佥事。又从蓝玉出塞,至捕鱼儿海。二十一年,江阴侯吴高帅迤北降人南征。抵沅
江,众叛,由思州出荆、樊,道渭河,欲遁归沙漠。明年正月,福与都督聂纬追击,
及诸鹿阝、延,尽歼之。移兵讨平都匀蛮,俘斩万计。
    二十四年,拜平羌将军,讨越州叛蛮阿资,破降之。择地立栅处其众,置宁越
堡。遂平九名、九姓诸蛮。寻与都督茅鼎会兵,徇五开。未行,而毕节诸蛮复叛,
大掠屯堡,杀吏士。福令毕节诸卫严备,而檄都督陶文等从鼎捣其巢。擒叛酋,戮
之。分兵尽捕诸蛮,建堡设戍,乃趋五开。请因兵力讨水西奢香,不许。三十年三
月,水西蛮居宗必登等作乱,会顾成讨平之。其冬拜征虏左将军,副西平侯沐春讨
麓川叛蛮刀干孟。明年,福与都督瞿能逾高良公山,捣南甸,擒其酋刀名孟。回军
击景罕寨,不下。春以锐军至,贼惊溃。干孟惧,乞降。已而春卒,贼复怀贰。是
时太祖已崩,惠帝初即位,拜福征虏将军。福遂破擒刀干孟,降其众七万。分兵徇
下诸寨,麓川地悉定。建文元年,还京师,论功进都督同知。练兵德州,进左都督。
与盛庸、平安会兵伐燕,战淮北不利,奔还。
    成祖即位,以福宿将知兵,推诚用之。聘其甥女徐氏为赵王妃。寻,命佩征虏
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宁夏,节制山、陕、河南诸军。福至镇,宣布德意,招徠远
人,塞外诸部降者相踵。边陲无事,因请置驿、屯田、积谷,定赏罚,为经久计。
会有谗之者。帝不听,降敕褒慰。
    永乐五年八月,移镇甘肃。福驭军严,下多不便者。帝间使使戒福,善自卫,
毋为小人所中。六年,福请遣京师蕃将将迤北降人。帝报曰:“尔久总蕃、汉兵,
恐势众致谗耳。尔老将,朕推诚倚重,毋顾虑。”寻请以布市马,选其良者别为群,
置官给印专领之。于是马大蕃息。永昌苑牧马自此始。
    明年,本雅失里纠阿鲁台将入寇,为瓦剌所败,走胪朐河,欲收诸部溃卒窥河
西。诏福严兵为备。迤北王子、国公、司徒以下十余人帅所部驻亦集乃,乞内附。
福以闻,帝令庶子杨荣往,佐福经理,其众悉降。福亲至亦集乃镇抚之,送其酋长
于京师。帝嘉福功,命荣即军中封福为宁远侯,禄千石,且诏福军中事先行后闻。
    八年,帝北征,召福从出塞。初,帝以福有才略,宠任逾诸将。福亦善引嫌,
有事未尝专决。在镇尝请取西平侯家巩昌蓄马,以充孳牧。帝报曰:“皇考时贵近
家多许养马,以示共享富贵之意。尔所奏固为国矣,然非待勋戚之道。”不听。其
余有请辄行,委寄甚重。及从征,数违节度。群臣有言其罪者,福益怏怏有怨言。
师还,都御史陈瑛复劾之。福惧,自缢死,爵除。而赵王妃亦寻废。
    顾成,字景韶,其先湘潭人。祖父业操舟,往来江、淮间,遂家江都。成少魁
岸,膂力绝人,善马槊,文其身以自异。太祖渡江,来归,以勇选为帐前亲兵,擎
盖出入。尝从上出,舟胶于沙,成负舟而行。从攻镇江,与勇士十人转斗入城,被
执,十人皆死。成跃起断缚,仆持刀者,脱归。导众攻城,克之,授百户。大小数
十战,皆有功,进坚城卫指挥佥事。从伐蜀,攻罗江,擒元帅以下二十余人,进降
汉州。蜀平,改成都后卫。洪武六年,擒重庆妖贼王元保。八年调守贵州。时群蛮
叛服不常,成连岁出兵,悉平之。已,从颍川侯傅友德征云南,为前锋,首克普定,
留成列栅以守。蛮数万来攻,成出栅,手杀数十百人,贼退走。余贼犹在南城,成
斩所俘而纵其一,曰:“吾夜二鼓来杀汝。”夜二鼓,吹角鸣砲,贼闻悉走,获器
甲无算。进指挥使。诸蛮隶普定者悉平。十七年,平阿黑、螺蛳等十余寨。明年奏
罢普定府,析其地为三州、六长官司。进贵州都指挥同知。有告其受赇及僭用玉器
等物者,以久劳不问。二十九年迁右军都督佥事,佩征南将军印。会何福讨水西蛮,
斩其酋居宗必登。明年,西堡、沧浪诸寨蛮乱,成遣指挥陆秉与其子统分道讨平之。
成在贵州凡十余年,讨平诸苗洞寨以百数,皆诛其渠魁,抚绥余众。恩信大布,蛮
人帖服。是年二月,召还京。
    建文元年,为左军都督,从耿炳文御燕师,战真定,被执。燕王解其缚曰:
“此天以尔授我也!”送北平,辅世子居守。南军围城,防御、调度一听于成。燕
王即位,论功,封镇远侯,食禄千五百石,予世券。命仍镇贵州。
    永乐元年,上书,请严备西北诸边,及早建东宫。帝褒答之。六年三月召至京,
赐金帛遣还。思州宣慰使田琛与思南宣慰使田宗鼎构兵,诏成以兵五万压其境,琛
等就擒。于是分思州、思南地,更置州县,遂设贵州布政司。其年八月,台罗苗普
亮等作乱,诏成帅二都司三卫兵讨平之。
    成性忠谨,涉猎书史。始居北平,多效谋画,然终不肯将兵,赐兵器亦不受。
再镇贵州,屡平播州、都匀诸叛蛮,威镇南中,土人立生祠祀焉。其被召至京也,
命辅太子监国。成顿首言:“太子仁明,廷臣皆贤,辅导之事非愚臣所及,请归备
蛮。”时群小谋夺嫡,太子不自安。成入辞文华殿,因曰:“殿下但当竭诚孝敬,
孳孳恤民。万事在天,小人不足措意。”十二年五月卒,年八十有五。赠夏国公,
谥武毅。
    八子。长统,普定卫指挥,以成降燕被诛。
    统子兴祖嗣侯。仁宗即位,广西蛮叛。诏兴祖为总兵官讨之。先后讨平浔州、
平乐、思恩、宜山诸苗,降附甚众。宣德中,交阯黎利复叛,陷隘留关,围邱温。
时兴祖在南宁,坐拥兵不援,征下锦衣卫狱。逾年得释。正统末,从北征,自土木
脱归,论死。也先逼都城,复冠带,充副总兵,御敌于城外。授都督同知,守备紫
荆关。景泰三年,坐受贿,复下狱,寻释。以立东宫恩,予伯爵。天顺初,复侯,
守备南京。卒。孙淳嗣。卒,无子。
    从弟溥嗣,掌五军右掖。弘治二年,拜平蛮将军,镇湖广。始至,捕斩苗中首
恶。五年十月,贵州都匀苗乜富架作乱,自称都顺王,梗滇、蜀道。诏溥充总兵官,
帅兵八万讨之。分五路刻期并进,诛富架父子,斩首万计。加太子太保,增禄二百
石。召入提督团营,掌前军都督府事。十六年,卒。谥襄恪。溥清慎守法,卒之日,
囊无余资,英国公张懋出布帛以敛。
    子仕隆嗣,管神机营左哨,得士心。正德初,出为漕运总兵,数请恤军卒。镇
淮安十余年,以清白闻。武宗南巡,江彬横甚,折辱诸大吏,惟仕隆不为屈。嘉靖
初,移镇湖广。寻召还,论奉迎防守功。加太子太傅,掌中军都督府事。锦衣千户
王邦奇者,怨大学士杨廷和、兵部尚书彭泽,上疏言:“哈密失策,事由两人。”
帝怒,逮系廷和诸子婿。给事中杨言疏救,忤旨。事下五府九卿科道议,仕隆言:
“廷和功在社稷。邦奇小人,假边事惑圣听,伤国体。”有诏切责,移病解营务。
卒。赠太傅,谥荣靖。
    子寰嗣,守备南京。奉诏谳狱,多所平反。十七年为漕运总兵官。明年,献皇
后梓宫赴承天,漕舟以避梓宫后期者三千。而江南北多灾伤,寰请被灾地停漕一年,
令改折色,军民交便。又条上漕政七事,并施行。诸为漕蠹者病之,遂布蜚语,为
给事中王交所劾。已,按验不实,再镇淮安。会安南事起,移镇两广。
    莫宏瀷者,安南都统使莫福海子也。福海死,宏瀷幼。其权臣阮敬与族人莫正
中构兵,国内乱,正中逃入钦州。时有议乘衅取安南者,寰与提督侍郎周延决策,
请于朝,令宏瀷袭都统使,安南遂定。三十年事也。寻以兵讨平桂林、平乐叛瑶。
复命镇淮,有御倭功。入总京营,加太子太保。复出督漕。召还。请老。隆庆五年,
特起授京营总督。寻乞休。神宗嗣位,起掌左府。久之,致仕。加少保。万历九年
卒。赠太傅,谥荣僖。
    自溥至寰三世,皆宽和廉靖,内行饬谨,晓文艺。仕隆、寰两世督漕,皆勤于
职。三传至孙肇迹,京师陷,死于贼。
    赞曰:东昌、小河之战,盛庸、平安屡挫燕师,斩其骁将,厥功甚壮。及至兵
败被执,不克引义自裁,隐忍偷生,视铁铉、暴昭辈,能无愧乎?何福、顾成皆太
祖时宿将,著功边徼。而一遇燕兵,或引却南奔,或身遭俘馘。成祖弃瑕录旧,均
列茅土,亦云幸矣。福固不以功名终,而成之延及苗裔,荣不胜辱,亦奚足取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