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二十三

                              列传第二十三

    陈遇(秦从龙)  叶兑  范常(潘庭坚)  宋思颜(夏煜)  郭景祥(李梦庚)
王濂  (毛骐)  杨元杲(阮弘道  汪河)  孔克仁

    陈遇,字中行,先世曹人。高祖义甫,宋翰林学士,徙居建康,子孙因家焉。
遇天资沉粹,笃学博览,精象数之学。元末为温州教授,已而弃官归隐。学者称为
静诚先生。太祖渡江,以秦从龙荐,发书聘之,引伊、吕、诸葛为喻。遇至,与语,
大悦,遂留参密议,日见亲信。太祖为吴王,授供奉司丞,辞。即皇帝位,三授翰
林学士,皆辞。乃赐肩舆一乘,卫士十人护出入,以示荣宠。
    洪武三年,奉命至浙江廉察民隐,还赐金帛。除中书左丞,又辞。明年召对华
盖殿,赐坐,命草《平西诏》。授礼部侍郎,兼弘文馆大学士,复辞。西域进良马,
遇引汉故事以谏。除太常少卿,固辞。强之,不可。最后除礼部尚书,又固辞。帝
沉吟良久,从之。自是不复强以官。帝尝从容言欲官其子,遇曰:“臣三子皆幼,
学未成,请俟异日。”帝亦弗强也。
    遇自开基之始,即侍帷幄。帝尝问保国安民至计,遇对:“以不嗜杀人,薄敛,
任贤,复先王礼乐为首务。”廷臣或有过被谴责,遇力为解,多得全释。其计画多
秘不传,而宠礼之隆,勋戚大臣无与比者。数监幸其第,语必称“先生”,或呼为
“君子”。命爵辄辞,终成其高。十七年卒,赐葬钟山。
    子恭,举人,累官工部尚书,有能声。遇弟远,字中复,尝随遇侍帝。永乐初,
为翰林待诏,精绘事。远子孟颙,善书。
    秦从龙,字元之,洛阳人。仕元,官江南行台侍御史。兵乱,避居镇江。徐达
之攻镇江也,太祖谓之曰:“闻有秦元之者,才器老成,汝当询访,致吾欲见意。”
达下镇江,访得之。太祖命从子文正、甥李文忠奉金绮造其庐聘焉。从龙与妻陈偕
来,太祖自迎之于龙江。
    时太祖居富民家,因邀从龙与同处,朝夕访以时事。已,即元御史台为府,居
从龙西华门外,事无大小悉与之谋。尝以笔书漆简,问答甚密,左右皆不能知。从
龙生日,太祖与世子厚有赠遗,或亲至其家燕饮。至正二十五年冬,从龙子泽死,
请告归。太祖出郊握手送之。寻病卒,年七十,太祖惊悼。时方督军至镇江,亲临
哭之,厚恤其家,命有司营葬。
    叶兑,字良仲,宁海人。以经济自负,尤精天文、地理、卜筮之书。元末,知
天运有归,以布衣献书太祖。列一纲三目,言天下大计。时太祖已定宁越,规取张
士诚、方国珍。而察罕兵势甚盛,遣使至金陵招太祖,故兑书于三者筹之为详。其
略曰:
    愚闻:取天下者,必有一定之规模。韩信初见高祖,画楚、汉成败;孔明卧草
庐,与先主论三分形势者是也。今之规模,宜北绝李察罕,南并张九四。抚温、台,
取闽、越,定都建康,拓地江、广。进则越两淮以北征,退则画长江而自守。夫金
陵,古称龙蟠虎踞帝王之都。藉其兵力资财,以攻则克,以守则固,百察罕能如吾
何哉?江之所备,莫急上流。今义师已克江州,足蔽全吴。况自滁、和至广陵,皆
吾所有。非直守江,兼可守淮矣。张氏倾覆可坐而待,淮东诸郡亦将来归。北略中
原,李氏可并也。今闻察罕妄自尊大,致书明公,如曹操之招孙权。窃以元运将终,
人心不属,而察罕欲效操所为,事势不侔。宜如鲁肃计,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
此其大纲也。
    至其目有三。张九四之地,南包杭、绍,北跨通、泰,而以平江为巢穴。今欲
攻之,莫若声言掩取杭、绍、湖、秀,而大兵直捣平江。城固难以骤拔,则以锁城
法困之。于城外矢石不到之地别筑长围,分命将卒四面立营,屯田固守,断其出入
之路。分兵略定属邑,收其税粮以赡军中。彼坐守空城,安得不困?平江既下,巢
穴已倾,杭、越必归,余郡解体。此上计也。
    张氏重镇在绍兴。绍兴悬隔江海,所以数攻而不克者,以彼粮道在三江斗门也。
若一军攻平江,断其粮道;一军攻杭州,绝其援兵,绍兴必拔。所攻在苏、杭,所
取在绍兴,所谓多方以误之者也。绍兴既拔,杭城势孤,湖、秀风靡,然后进攻平
江,犁其心腹,江北余孽随而瓦解。此次计也。
    方国珍狼子野心,不可驯狎。往年大兵取婺州,彼即奉书纳款。后遣夏煜、陈
显道招谕,彼复狐疑不从。顾遣使从海道报元,谓江东委之纳款,诱令张昶赍诏而
来。且遣韩叔义为说客,欲说明公奉诏。彼既降我,而反欲招我降元。其反覆狡狯
如是,宜兴师问罪。然彼以水为命,一闻兵至,挈家航海,中原步骑无如之何。夫
上兵攻心,彼言杭、赵一平,即当纳土,不过欲款我师耳。攻之之术,宜限以日期,
责其归顺。彼自方国璋之没,自知兵不可用。又叔义还称义师之盛,气已先挫。今
因陈显道以自通,正可胁之而从也。事宜速不宜缓。宣谕之后,更置官吏,拘集舟
舰,潜收其兵权,以消未然之变。三郡可不劳而定。
    福建本浙江一道,兵脃城陋。两浙既平,必图归附。下之一辩士力耳。如复稽
迟,则大兵自温、处入,奇兵自海道入,福州必不支。福州下,旁郡迎刃解矣。威
声已震,然后进取两广,犹反掌也。
    太祖奇其言,欲留用之,力辞去。赐银币袭衣。后数岁,削平天下,规模次第,
略如兑言。
    范常,字子权,滁人。太祖军滁,杖策谒军门。太祖夙知其名,与语意合,留
置幕下。有疑辄问,常悉以实对。诸将克和州,兵不戢。常言于太祖曰:“得一城
而使人肝脑涂地,何以成大事?”太祖乃切责诸将。搜军中所掠妇女,还其家,民
大悦。太祖以四方割据,战争无虚日,命常为文,祷于上帝。其辞曰:“今天下纷
纭,生民涂炭,不有所属,物类尽矣。倘元祚未终,则群雄当早伏其辜。某亦在群
雄中,请自某始。若已厌元德,有天命者宜归之,无使斯民久阽危苦。存亡之机,
验于三月。”太祖嘉其能达己意,命典文牍,授元帅府都事。取太平,命为知府,
谕之曰:“太平,吾股肱郡,其民数困于兵,当令得所。”常以简易为治,兴学恤
民。官廪有谷数千石,请给民乏种者,秋稔输官,公私皆足。居三年,民亲爱之,
召入为侍仪。
    洪武元年,擢翰林直学士兼太常卿。帝锐意稽古礼文。群臣集议,间有异同。
常能参合众言,委曲当上意。寻以病免归。岁余,手诏征诣阙,仍故官。帝宴闲,
辄命儒臣列坐,赋诗为乐。常每先成,语多率。帝笑曰:“老范诗质朴,殊似其为
人也。”迁起居注。常有足疾,数在告,赐以安车。寻乞归,帝赋诗四章送之。赐
宅于太平。子祖,历官云南左参政,有修洁称。
    潘庭坚,字叔闻,当涂人。元末为富阳教谕,谢去。太祖驻太平,以陶安荐,
征庭坚为帅府教授。慎密谦约,为太祖所称。下集庆,擢中书省博士。婺州下,改
为金华府,以庭坚同知府事。时上游诸郡次第平定,择儒臣抚绥之。先后用陶安、
汪广洋于江西,而庭坚与王恺守浙东。太祖为吴王,设翰林院,与安同召为学士。
而庭坚已老,遂告归。洪武四年复召至,主会试。
    子黼,字章甫。有文名,官至江西按察使。会修律令,留为议律官。书成,卒。
黼谨饬类父,而文采清雅过之。父子皆以乡校显,时以为荣。
    宋思颜,不知何许人。太祖克太平,以思颜居幕府。及定集庆,置江南行中书
省,太祖总省事,以李善长及思颜为参议。同时所设省中官李梦庚、郭景祥、侯元
善、杨元杲、陶安、阮弘道、孔克仁、王恺、栾凤、夏煜等数十人。而思颜独与善
长并授参议,其任较诸人为重。已,建大都督府,以思颜兼参军事。太祖尝视事东
阁,天暑,汗沾衣。左右更以衣进,皆数经浣濯者。思颜曰:“主公躬行节俭,真
可示法子孙,惟愿终始如一。”太祖嘉其直,赐之币。他日又进曰:“句容虎为害,
既捕获,宜除之,今豢养民间何益?”太祖欣然,即命杀虎。其随事纳忠类如此。
后出为河南道按察佥事,坐事死。
    夏煜,字允中,江宁人。有俊才,工诗,辟为中书省博士。婺州平,调浙东分
省,两使方国珍,咸称旨。太祖征陈友谅,儒臣惟刘基与煜侍。鄱阳战胜,太祖所
与草檄赋诗者,煜其一也。洪武元年使总制浙东诸府,与高见贤、杨宪、凌说四人
以伺察搏击为事,后俱以不良死。
    郭景祥,濠人。与凤阳李梦庚皆从渡江,典文书,佐谋议,分任行中书省左右
司郎中。既同调浙东分省,寻复同入为大都督府参军。景祥性谅直,博涉书史,遇
事敢言,太祖亲信之。尝曰:“景祥文吏,而有折冲御侮才,能尽忠于我,可大任
也。”先是,克滁州、太平、溧阳。以城郭不完,辄命景祥董治之。既而和州守臣
言,州城久废,命景祥相度,即故址城之,九旬而工毕。太祖以为能,授和州总制。
景祥益治城隍楼橹,广屯田,练士卒,威望肃然。和遂为重镇。玺书褒劳。仕终浙
江行省参政。
    谢再兴之守诸全也,部将私贩易吴境。太祖怒杀部将,召谕再兴,命梦庚往诸
全总制军事。再兴还镇,忿梦庚出己上,遂叛。执梦庚降于吴,梦庚死之。其时,
参佐行省者,又有毛骐、王濂。
    濂,字习古,定远人,李善长妇兄也。才嗜学,事亲孝。初从汝、颍贼,太祖
克集庆,乃渡江来归。善长为言,得召见,除执法官,谳狱平允。迁中书省员外郎,
出为浙江按察佥事,治行著闻。大风昼晦,濂应诏言民瘼,请缓征。太祖纳之。洪
武三年卒。帝谓善长曰:“濂有王佐才,今死,朕失一臂。”后善长坐事,帝叹曰:
“使王濂在,必不至是。”
    骐,字国祥,与濂同里。太祖自濠引兵趋定远,骐扶县令出降。太祖喜,留与
饮食,筹兵事,悉当意。取滁州,擢总管府经历。典仓廪,兼掌晨昏历,稽将帅之
失伍者。从渡江,擢兵省郎中。是时太祖左右惟善长及骐,文书机密,皆两人协赞。
寻授参议官。征婺州,命权理中书省事,委以心膂。俄病卒,太祖亲为文哭之,临
视其葬。
    子骧,管军千户,积功擢亲军指挥佥事。从定中原,进指挥使。滕州段士雄反,
骧讨平之。捕倭浙东,斩获多,擢都督佥事,见亲任,尝掌锦衣卫事,典诏狱。后
坐胡惟庸党死。
    杨元杲、阮弘道,皆滁人,家世皆儒者。从渡江,同为行省左右司员外郎,与
陶安等更番掌行机宜文字。元杲以郎中擢理军储于金华,而弘道亦于是岁以郎中从
大都督文正守南昌,皆有功。二人皆于太祖最故,又皆儒雅,嗜文学,练达政体,
而元杲知虑尤周密。帝尝曰:“文臣从渡江,掌簿书文字,勤劳十余年,无如杨元
杲、阮弘道、李梦庚、侯元善、樊景昭者。”其后,元杲历应天府尹,弘道历福建、
江西行省参政,皆卒官。
    元杲子贲,博学强记,以词翰知名,荐授大名知县,仕至周府纪善。
    元善,全椒人,历官参知政事,与樊景昭俱无所表见。
    又汪河者,舒城人。尝师余阙,以文章名。从渡江,为行中书省掾,数陈时务。
太祖高其才,进大都督府都事。使察罕,议论称旨。后奉命偕钱桢至河南,报扩廓
聘,为所留。太祖前后七致扩廓书,终不报。洪武元年,大军下河、洛,扩廓走定
西,河始得归,被拘凡六年。帝甚嘉之,进吏部侍郎,备陈西征方略。二年改御史
台侍御史。九年,拜晋王左相,亲御便殿谕遣之。居数岁,卒于官。
    孔克仁,句容人。由行省都事进郎中。尝偕宋濂侍太祖,太祖数与论天下形势
及前代兴亡事。陈友谅既灭,太祖志图中原,谓克仁曰:“元运既隳,豪杰互争,
其衅可乘。吾欲督两淮、江南诸郡之民,及时耕种,加以训练。兵农兼资,进取退
守。仍于两淮间馈运可通之处,储粮以俟。兵食既足,中原可图。卿以为何如?”
克仁对曰:“积粮训兵,观衅待时,此长策也。”当是时,江左兵势日盛,太祖以
汉高自期,尝谓克仁曰:“秦政暴虐,汉高帝起布衣,以宽大驭群雄,遂为天下主。
今群雄蜂起,皆不知修法度以明军政,此其所以无成也。”因感叹久之。又曰:
“天下用兵,河北有孛罗帖木儿,河南有扩廓帖木儿,关中有李思齐、张良弼。然
有兵而无纪律者河北也;稍有纪律而兵不振者河南也;道途不通、馈饷不继者关中
也。江南则惟我与张士诚耳。士诚多奸谋,尚间谍,御众无纪律。我以数十万众,
修军政,任将帅,相时而动,其势有不足平者。”克仁顿首曰:“主上神武,当定
天下于一矣。”
    尝阅《汉书》,濂与克仁侍。太祖曰:“汉治道不纯者何?”克仁对曰:“王
霸杂故也。”太祖曰:“谁执其咎?”克仁曰:“责在高祖。”太祖曰:“高祖创
业,遭秦灭学,民憔悴甫苏,礼乐之事固所未讲。孝文为令主,正当制礼作乐,以
复三代之旧。乃逡巡未遑,使汉业终于如是。帝王之道,贵不违时。三代之王有其
时而能为之,汉文有其时而不为,周世宗则无其时而为之者也。”又尝问克仁:
“汉高起徒步为万乘主,所操何道?”克仁对曰:“知人善任使。”太祖曰:“项
羽南面称孤,仁义不施,而自矜功伐。高祖知其然,承以柔逊,济以宽仁,卒以胜
之。今豪杰非一,我守江左,任贤抚民,以观天下之变。若徒与角力,则猝难定也。”
及徐达等下淮东、西,又谓克仁曰:“壬辰之乱,生民涂炭。中原诸将,孛罗拥兵
犯阙,乱伦干纪,行已夷灭。扩廓挟太子以称戈,急私仇,无敌忾之志。思齐辈碌
碌,窃据一方,民受其害。士诚外假元名,反覆两端。明玉珍父子据蜀僭号,喜于
自用而无远谋。观其所为,皆不能有成。予揆天时,审人事,有可定之机。今师西
出襄、樊,东逾淮、泗,首尾相应,击之必胜。大事可成,天下不难定。既定之后,
生息犹难,方劳思虑耳。”
    克仁侍帷幄最久,故获闻太祖谋略居多。洪武二年四月,命克仁等授诸子经,
功臣子弟亦令入学。已,出知江州,入为参议,坐事死。
    赞曰:太祖起布衣,经营天下。渡江以来,规模宏远,声教风驰。虽曰天授,
抑亦左右丞弼多国士之助欤。陈遇见礼不下刘基,而超然利禄之外。叶兑于天下大
计,筹之审矣,亦能抗节肥遯,其高致均非人所易及。孔克仁无可称述,以太祖之
雄谋大略具其事中,故叙列于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