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二十二

                              列传第二十二

    何文辉(徐司马  叶旺(马云  缪大亨(武德)  蔡迁(陈文)  王铭
宁正(袁义)  金兴旺(费子贤)  花茂  丁玉  郭云(王溥)

    何文辉,字德明,滁人。太祖下滁州,得文辉,年十四,抚为己子,赐姓硃氏。
太祖初起,多蓄义子。及长,命偕诸将分守诸路。周舍守镇江,道舍守宁国,马儿
守婺州,柴舍、真童守处州,金刚奴守衢州,皆义子也。金刚奴后无考。周舍即沐
英,军中又呼沐舍。柴舍者,硃文刚,与耿再成死处州难。又有硃文逊,史不传其
小字,亦以义子死太平。自沐英外,最著者唯道舍、马儿,马儿即徐司马,而道舍
即文辉也。文辉以天宁翼元帅守宁国,进江西行省参政。数攻江西,未下州县。讨
新淦邓仲廉,斩之。援安福,走饶鼎臣,平山尖寨。从徐达取淮东,复从下平江。
赐文绮,进行省左丞,复其姓。
    以征南副将军与平章胡美由江西取福建,度杉关,入光泽,徇邵武、建阳,直
趋建宁。元同佥达里麻、参政陈子琦闭门拒守。文辉与美环攻之。逾十日,达里麻
不能支,夜潜至文辉营,乞降。诘旦,总管翟也先不花亦以众降于文辉。美怒两人
不诣己,欲屠其城。文辉驰告美曰:“与公同受命至此,为安百姓耳。今既降,奈
何以私忿杀人。”美乃止。师入城,秋毫无所犯。汀、泉诸州县闻之,皆相次归附。
会车驾幸汴梁,召文辉扈从,因命为河南卫指挥使,定汝州余寇。从大将军取陕西,
留守潼关。洪武三年,授大都督府都督佥事,予世袭指挥使。复以参将从傅友德等
平蜀,赐金币,留守成都。
    文辉号令明肃,军民皆德之。帝尝称其谋略威望。迁大都督府同知。五年命帅
山东兵从李文忠出应昌。明年移镇北平。文忠北征,文辉督兵巡居庸关,以疾召还。
九年六月卒,年三十六。遣官营葬滁州东沙河上,恤赉甚厚。子环,成都护卫指挥
使,征迤北阵殁。
    徐司马,字从政,扬州人。元末兵乱年九岁,无所依。太祖得之,养为子,亦
赐姓。即长,出入侍左右。及取婺州,除总制,命助元帅常遇春守婺。吴元年,授
金华卫指挥同知。洪武元年从副将军李文忠北征,擒元宗王庆生。擢杭州卫指挥使,
寻进都指挥使。诏复姓。
    九年迁镇河南。时新建北京于汴梁,号重地。帝素贤司马,特委任之。宋国公
冯胜方练兵河南。会有星变,占在大梁。帝使使密敕胜,且曰:“并以此语马儿知
之。”既复敕二人曰:“天象屡见,大梁军民错处,尤宜慎防。今秦、晋二王还京,
当严兵宿卫。王抵汴时,若宋国公出迓,则都指挥居守;都指挥出迓,则宋国公亦
然。”敕书官而不名,倚重与宋公等。十九年入觐,遂擢中军都督府佥事。二十五
年,以左副总兵从蓝玉征建昌,讨越巂。明年正月还至成都,卒。追坐蓝玉党,二
子皆获罪。
    司马好文学,性谦厚,所至抚循士卒,甚得众心。在河南久,尤有惠政。公暇
退居,一室萧然如寒素。虽战功不及文辉,而雅量过之,并称贤将云。
    叶旺,六安人。与合肥人马云同隶长枪军谢再兴,为千户。再兴叛,二人自拔
归。数从征,积功并授指挥佥事。洪武四年,偕镇辽东。初,元主北走,其辽阳行
省参政刘益屯盖州,与平章高家奴相为声援,保金、复等州。帝遣断事黄俦赍诏谕
益。益籍所部兵马、钱粮、舆地之数来归。乃立辽阳指挥使司,以益为指挥同知。
未几,元平章洪保保、马彦翚合谋杀益。右丞张良佐、左丞商暠擒彦翚杀之,保保
挟俦走纳哈出营。良佐因权卫事,以状闻。且言:“辽东僻,处海隅,肘腋皆敌境。
平章高家奴守辽阳山寨,知院哈剌章屯沈阳古城,开元则右丞也先不花,金山则太
尉纳哈出。彼此相依,时谋入犯。今保保逃往,衅必起。乞留断事吴立镇抚军民,
而以所擒平章八丹、知院僧孺等械送京师。”帝命立、良佐、暠俱为盖州卫指挥佥
事。既念辽阳重地,复设都指挥使司统辖诸卫,以旺及云并为都指挥使往镇之。已,
知俦被杀,纳哈出将内犯,敕旺等预为备。
    未几,纳哈出果以众至,见备御严,不敢攻,越盖至金州。金州城未完,指挥
韦富、王胜等督士卒分守诸门。乃剌吾者,敌骁将也,率精骑数百挑战城下,中伏
弩仆,为我兵所获。敌大沮。富等纵兵击,敌引退,不敢由故道,从盖城南十里沿
柞河遁。旺先以兵扼柞河。自连云岛至窟驼寨,十余里缘河垒冰为墙,沃以水,经
宿凝沍如城。布钉板沙中,旁设坑阱,伏兵以伺。云及指挥周鹗、吴立等建大旗城
中,严兵不动,寂若无人。已,寇至城南。伏四起,两山旌旗蔽空,矢石雨下。纳
哈出仓皇趋连云岛,遇冰城,旁走,悉陷于阱,遂大溃。云自城中出,合兵追击至
将军山、毕栗河,斩获及冻死者无算,乘胜追至猪儿峪。纳哈出仅以身免。第功,
进旺、云俱都督佥事。时洪武八年也。
    十二年命云征大宁。捷闻,受赏,召还京。后数年卒。旺留镇如故。会高丽遣
使致书及礼物,而龙州郑白等请内附。旺以闻。帝谓:人臣无外交。此间谍之渐,
勿轻信。彼特示弱于我,以窥边衅。还之,使无所藉口。明年,旺复送高丽使者周
谊入京。帝以其国中弑逆,又诡杀朝使,反覆不可信,切责旺等绝之,而留谊不遣。
十九年召旺为后军都督府佥事。居三月,辽东有警,复命还镇。二十一年三月卒。
    旺与云之镇辽也,翦荆棘,立军府,抚辑军民,垦田万余顷,遂为永利。旺尤
久,先后凡十七年。辽人德之。嘉靖初,以二人有功于辽,命有司立祠,春秋祀之。
    缪大亨,定远人。初纠义兵,为元攻濠,不克,元兵溃。大亨独以众二万人与
张知院屯横涧山,固守月余。太祖以计夜袭其营,破之,大亨与子走免。比明,复
收散卒,列阵以待。太祖遣其叔贞谕降之,命将所部从征,数有功,擢元帅。总兵
取扬州,克之。降青军元帅张明鉴。
    初,明鉴聚众淮西,以青布为号,称“青军”;又以善长枪,称“长枪军”。
由含山转掠扬州,元镇南王孛罗普化招降之,以为濠、泗义兵元帅。逾年,食尽,
谋拥王作乱。王走,死淮安。明鉴遂据城,屠居民以食。大亨言于太祖,贼饥困,
若掠食四出则难制矣,且骁鸷可用,无为他人得。太祖命大亨亟攻,明鉴降,得众
数万、马二千余匹。悉送其将校妻子至应天。改淮海翼元帅府为江南分枢密院,以
大亨为同佥枢密院事,总制扬州、镇江。
    大亨有治略,宽厚不扰,而治军严肃,禁暴除残,民甚悦之。未几卒。太祖过
镇江,叹曰:“缪将军生平端直,未尝有过,惜不见矣。”遣使祭其墓。
    武德,安丰人。元至正中为义兵千户。知元将亡,言于其帅张鉴曰:“吾辈才
雄万夫。今东衄西挫,事势可知。不如早择所依。”鉴然其言,相率归太祖。隶李
文忠,从赴池州,力战,流矢中右股,拔去,战自若。取于潜、昌化,克严州,皆
预,进万户。苗帅杨完者军乌龙岭,德请曰:“此可袭而取也。”文忠问故。对曰:
“乘高觇之,其部曲徙举不安而声嚣。”文忠曰:“善。”即袭完者,覆其营。取
兰溪,克诸暨,攻绍兴,皆先登陷阵,伤右臂不顾。文忠叹曰:“将士人人如此,
何战不捷哉。”
    蒋英、贺仁德之叛,浙东大震。从文忠定金华,又从攻处州。遇仁德于刘山,
戈中右股,德引刀断戈,追击之。仁德再战,再败走,遂为其下所杀。德还师守严。
后二年,定官制,改管军百户。从文忠破张士诚兵于诸暨,与诸将援浦城,所过山
寨皆下。复从文忠下建、延、汀三州,悉定闽溪诸寨。进管军千户,移守衢,予世
袭。最后从靖海侯吴祯巡海上。祯以德可任,令守平阳。在任八年,致仕。及征云
南,帝以德宿将,命与诸大帅偕行。
    张鉴,又名明鉴,淮西人。既归太祖,每攻伐必与德俱,先德卒。官至江淮行
枢密院副使。
    蔡迁,不详其乡里,元末从芝麻李据徐州。李败,归太祖,为先锋。从渡江,
下采石,克太平,取溧水,破蛮子海牙水寨及陈埜先,皆有功。定集庆,授千户。
从徐达取广德、宁国,迁万户。进攻常州,获黄元帅,遂为都先锋。从征马驮沙,
克池州,攻枞阳,从征衢、婺二州,授帐前左翼元帅。败陈友谅于龙江,进复太平,
取安庆水寨,收九江,败友谅八阵指挥于瑞昌,遂克南昌。从援安丰,攻合肥,战
鄱阳。从征武昌,进指挥同知。从常遇春讨平邓克明余党,进攻赣州。取南安、南
雄诸郡,还兵追饶鼎臣于茶陵,迁龙骧卫同知。从徐达克高邮,破马港,授武德卫
指挥使,守淮安,移守黄州。从下湘潭、辰、全、道、永诸州,转荆州卫指挥。进
克广西,迁广西行省参政,兼靖江王相,讨平诸叛蛮。洪武三年九月卒,诏归葬京
师,赠安远侯,谥武襄。
    迁为将十五年,未尝独任,多从诸将征讨。身经数十战,辄奋勇突出,横刀左
右击,敌皆披靡,不敢近。既还,金疮满体,人视之不可堪。而迁略不为意,为太
祖所爱重。及卒,尤痛惜之,亲制文祭焉。
    合肥陈文者,南北征伐,累立战功,亦迁亚也。文少孤,奉母至孝,元季挈家
归太祖,积官都督佥事。卒,追封东海侯,谥孝勇。明臣得谥孝者,文一人而已。
    王铭,字子敬,和州人。初隶元帅俞通海麾下,从攻蛮子海牙于采石。以铭骁
勇,选充奇兵。战方合,帅敢死士大噪突之,拔其水寨。自是数有功。与吴军战太
湖,流矢中右臂,引佩刀出其镞,复战。通海劳之。复拔通州之黄桥、鹅项诸寨。
赐白金文绮。龙湾之战,逐北至采石,铭独突敌阵。敌兵攒朔刺铭,伤颊。铭三
出三入,所杀伤过当。赐文绮银碗,选充宿卫。从取江州,战康郎山及泾江口,复
克英山诸寨,擢管军百户。从副将军常遇春战湖州之升山。再战旧馆,已,又战乌
镇。前后数十战,功多,命守松江。移太仓,捕斩倭寇千余人,再赐金币。
    洪武四年,都试百户诸善用枪者,率莫能与铭抗。累官至长淮卫指挥佥事,移
守温州。上疏曰:“臣所领镇,外控岛夷,城池楼橹仍陋袭简,非独不足壮国威,
猝有风潮之变,捍御无所,势须改为。”帝报可。于是缮城浚濠,悉倍于旧。加筑
外垣,起海神山属郭公山,首尾二千余丈,宏敞壮丽,屹然东浙巨镇。帝甚嘉之,
予世袭。铭尝请告暂还和州。温士女遮道送迎。长吏皆相顾叹曰:“吾属为天子牧
民,民视吾属去来漠然,愧王指挥多矣。”历右军都督佥事,二十六年坐蓝玉党死。
    宁正,字正卿,寿州人。幼为韦德成养子,冒韦姓。元末随德成来归,从渡江。
德成战殁宣州,以正领其众。积功授凤翔卫指挥副使。从定中原,入元都,招降元
将士八千余人。
    傅友德自真定略平定州,以正守真定。已,从大军取陕西。冯胜克临洮,留正
守之。大军围庆阳,正驻邠州,绝敌声援。庆阳下,还守临洮。从邓愈破定西,克
河州。
    洪武三年,授河州卫指挥使。上言:“西民转粟饷军甚劳,而茶布可易粟。请
以茶布给军,令自相贸易,省挽运之苦。”诏从之。正初至卫,城邑空虚,勤于劳
徠。不数年,河州遂为乐土。玺书嘉劳,始复甯姓。兼领宁夏卫事。修筑汉、唐旧
渠,引河水溉田,开屯数万顷,兵食饶足。
    十三年从沐英北征,擒元平章脱火赤、知院爱足,取全宁四部。十五年迁四川
都指挥使,讨平松、茂诸州。云南初定,命正与冯诚共守之。思伦发作乱,正破之
于摩沙勒寨,斩首千五百。已,敌众大集,围定边。沐英分兵三队,正将左军,鏖
战,大败之。语在《英传》。土酋阿资叛,复从英讨降之。英卒,诏授正左都督代
镇。已,复命为平羌将军,总川、陕兵讨平阶、文叛寇张者。二十八年从秦王讨平
洮州番,还京。明年卒。
    又袁义,庐江人,本张姓,德胜族弟也。初为双刀赵总管,守安庆,败赵同佥、
丁普郎于沙子港。左君弼招之,弗从。德胜战死,始来附。为帐前亲军元帅,赐姓
名。数从征伐,积功为兴武卫指挥佥事。从大将军北征,败元平章俺普达等于通州,
走贺宗哲、詹同于泽、潞,功最。复从定陕西,败元豫王兵。与诸将合攻庆阳。张
良臣兵骤薄义营,义坚壁不为动,俟其懈,力击破之。走扩廓军于定西,南取兴元。
进本卫同知,调羽林卫,移镇辽东。
    已,从沐英征云南,克普定诸城,留镇楚雄。蛮人屡叛。义积粮高垒,且守且
战,以功迁楚雄卫指挥使。尝入朝,帝厚加慰劳。以其老,命医为染须鬓,俾还任
以威远人,且特赐银印宠异之。历二十年,垦田筑堰,治城郭桥梁,规画甚备。军
民德之。建文元年征还,为右军都督府佥事,进同知,卒官。
    金兴旺,不详所始。为威武卫指挥佥事,进同知。洪武元年,大将军徐达自河
南至陕西,请益兵守潼关。以兴旺副郭兴守之,进指挥使。
    明年攻临洮,移兴旺守凤翔,转军饷。未几,贺宗哲攻凤翔,兴旺与知府周焕
婴城守。敌编荆为大箕,形如半舫。每箕五人,负之攻城,矢石不能入。投藁焚之,
辄扬起。乃置钩藁中,掷着其隙,火遂炽,敌弃箕走。复为地道薄城。城中以矛迎
刺,敌死甚众,而攻不已。兴旺与焕谋曰:“彼谓我援师不至,必不敢出。乘其不
意击之,可败也。”潜出西北门,奋战,敌少却。会百户王辂自临洮收李思齐降卒
东还,即以其众入城共守。敌拔营去。众欲追之,辂曰:“未败而退,诱我也。”
遣骑侦之。至五里坡,伏果发。还师复围城。众议欲走。兴旺叱曰:“天子以城畀
我,宁可去耶!”以辂所将皆新附,虑生变,乃括城中赀畜积庭中,令曰:“敌少
缓,当大犒新兵。”新兵喜,协力固守。相持十五日,敌闻庆阳下,乃引去。帝遣
使以金绮劳兴旺等。
    明年,达入沔州,遣兴旺与张龙由凤翔入连云栈,合攻兴元。守将降,以兴旺
守之,擢大都督府佥事。蜀将吴友仁帅众三万寇兴元,兴旺悉城中兵三千御敌。面
中流矢,拔矢复战,斩数百人。敌益众,乃敛兵入城。友仁决濠填堑,为必克计。
达闻之,令傅友德夜袭木槽关,攻斗山寨。人持十炬,连亘山上。友仁惊遁。兴旺
出兵蹑之,坠崖石死者无算。友仁自是气夺。时兴旺威镇陇蜀。
    而国初诸都督中,城守功,兴旺外尤推费子贤。子贤,亦不详所始。从渡江,
为广德翼元帅。数有功。取武康,又取安吉。筑城守之,张士诚兵数来犯,辄败去。
最后张左丞以兵八万来攻,子贤所部仅三千人,而守甚固。设车弩城上,射杀其枭
将二人,敌乃解去。以功进指挥同知。取福建,克元都、定西,俱有功,授大都督
府佥事,世指挥使。
    花茂,巢县人。初从陈埜先,已而来归。从定江左,灭陈友谅。平中原、山西、
陕西。积功授武昌卫副千户。征西蜀。克瞿唐关,入重庆。下左、右两江及田州。
进神策卫指挥佥事。调广州左卫。平阳春、清远、英德、翁源、博罗诸山寨叛蛮及
东莞、龙川诸县乱民,进指挥同知。平电白、归善贼,再迁都指挥同知,世袭指挥
使。数剿连州、广西湖广诸瑶贼。上言:“广东南边大海,奸宄出没。东莞、笋冈
诸县逋逃蜒户,附居海岛。遇官军则诡称捕鱼;遇番贼则同为寇盗。飘忽不常,难
于讯诘。不若籍以为兵,庶便约束。”又请设沿海依山广海、碣石、神电等二十四
卫所。筑城浚池,收集海岛隐料无籍等军。仍于山海要害地立堡屯军,以备不虞。
皆报可。进都指挥使。久之卒,赐葬安德门。
    长子荣袭职。次子英,果毅有父风,亦以军功为广东都指挥使,有声永乐中。
    丁玉,初名国珍,河中人。仕韩林儿为御史,才辨有时誉。吕珍破安丰,玉来
归。随征彭蠡,为九江知府。大兵还建康,彭泽山民叛,玉聚乡兵讨平之。太祖嘉
其武略,命兼指挥,更名玉。从傅友德克衡州,以指挥同知镇其地。复调守永州。
玉有文武才,抚辑新附,威望甚著。
    洪武元年,进都指挥使,寻兼行省参政,镇广西。十年召为右御史大夫。四川
威茂土酋董贴里叛,以玉为平羌将军讨之。至威州,贴里降。承制设威州千户所。
十二年平松州,玉遣指挥高显等城之,请立军卫。帝谓松州山多田少,耕种不能赡
军,守之非策。玉言:松州为西羌要地,军卫不可罢。遂设官筑戍如玉议。会四川
妖人彭普贵为乱,焚掠十四州县。指挥普亮等不能克,命玉移军讨灭之。帝手敕褒
美,转左御史大夫。师还,拜大都督府左都督。十三年坐胡惟庸姻诛。
    郭云,南阳人。长八尺余,状貌魁伟。元季聚义兵保裕州泉白寨,累官湖广行
省平章政事。元主北奔,河南郡县皆下,云独坚守。大将军徐达遣指挥曹谅围之,
云出战,被执。大将军呵之跪。云植立,嫚骂求死。胁以刃,不动。大将军壮之,
系送京师。太祖奇其状貌,释之。时帝方阅《汉书》,问识字否,对曰:“识。”
因以书授之。云诵其书甚习。帝大喜,厚加赏赐,用为溧水知县,有政声。帝益以
为贤,特擢南阳卫指挥佥事,使还乡收故部曲,就戍其地,凡数年卒。
    长子洪,年甫十三。帝为下制曰:“云出田间,倡义旗,保乡曲,崎岖累年,
竭心所事。王师北伐,人神响应。而云数战不屈,势穷援绝,终无异志。朕嘉其节
概。试之有司,则闾阎颂德;俾镇故乡,则军民乐业。虽无汗马之勋,倒戈之效,
治绩克著,忠义凛然。子洪可入开国功臣列,授宣武将军、飞熊卫亲军指挥使司佥
事,世袭。”其同时以降将予世职者有王溥。
    溥,安仁人。仕陈友谅为平章,守建昌。太祖命将攻之,不克。硃亮祖击于饶
之安仁港,亦失利。友谅将李明道之寇信州也,溥弟汉二在军,俱为胡大海擒,归
于行省李文忠,文忠命二人招溥。是岁,太祖拔江州,友谅走武昌,溥乃遣使降,
命仍守建昌。明年,太祖次龙兴,帅其众来见,数慰劳。从归建康,赐第聚宝门外,
号其街曰“宰相街”,以宠异之。寻遣取抚州及江西未附郡县。从克武昌,进中书
右丞。洪武元年,命兼詹事府副詹事。从大将军北征,屡有功。赐文币,擢河南行
省平章,不署事。岁禄视李伯升、潘元明。
    初,溥未仕时,奉母叶氏避兵贵溪。遇乱,与母相失,凡十八年。尝梦母若告
以所在,至是从容言于帝,请归省坟墓。许之,且命礼官具祭物。溥率士卒之贵溪,
求不得,昼夜号泣。居人吴海言:“夫人为贼逼,投井中死矣。”溥求得井,有鼠
自井出,投溥怀中,旋复入井。汲井索之,母尸在焉。哀呼不自胜,乃具棺敛,即
其地以葬。溥卒,子孙世袭指挥同知。
    赞曰:文辉、司马任寄股肱,叶旺、马云效著边域;大亨以端直见思,郭云以
政绩蒙宠。他如蔡迁、王铭、甯正、金兴旺辈,或善战,或善守,或善抚绥,要皆
一时良将也。盖明运初兴,人材蔚起,铁券、丹符之外,其可称者犹如此。以视诗
人《兔罝》之咏,何多让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