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五 诸王二

                            列传第五  诸王二

    太祖诸子二蜀王椿  湘王柏  代王桂襄垣王逊燂  灵丘王逊烇  成钅具  廷鄣
  肃王楧  辽王植  庆王勍  宁王权
    蜀献王椿,太祖第十一子,洪武十一年封。十八年命驻凤阳。二十三年就籓成
都。性孝友慈祥,博综典籍,容止都雅,帝尝呼为“蜀秀才”。在凤阳时,辟西堂,
延李叔荆、苏伯衡商榷文史。既至蜀,聘方孝孺为世子傅,表其居曰“正学”,以
风蜀人。诣讲郡学,知诸博士贫,分禄饩之,月一石,后为定制。造安车赐长史陈
南宾。闻义乌王绅贤,聘至,待以客礼。绅父祎死云南,往求遗骼,资给之。
    时诸王皆备边练士卒,椿独以礼教守西陲。番人入寇,烧黑崖关。椿请于朝,
遣都指挥瞿能随凉国公蓝玉出大渡河邀击之。自是番人詟伏。前代两川之乱,皆因
内地不逞者钩致为患;有司私市蛮中物,或需索启争端。椿请缯锦香扇之属,从王
邸定为常贡,此外悉免宣索。蜀人由此安业,日益殷富。川中二百年不被兵革,椿
力也。
    成祖即位,来朝。赐予倍诸籓。谷王橞,椿母弟也,图不轨。椿子悦燇,获咎
于椿,走橞所,橞称为故建文君以诡众。永乐十四年,椿暴其罪。帝报曰:“王此
举,周公安王室之心也。”入朝,赉金银缯彩钜万。二十一年薨。
    世子悦熑先卒,孙靖王友堉嗣。初,华阳王悦爠谋夺嫡,椿觉之,会有他过,
杖之百,将械于朝。友堉为力请,得释。椿之薨,友堉方在京师,悦爠窃王帑,友
堉归不问。悦爠更诬奏友堉怨诽。成祖召入讯之,会崩。仁宗察其诬,命归籓。召
悦爠,悦爠,犹执奏。仁宗抵其章于地,迁之武冈,复迁澧州。宣德五年,总兵官
陈怀奏都司私遗蜀邸砲,用以警夜,非制。诏逮都司首领官。明年献还二护卫。从
之。是年薨。妃李、侍姬黄皆自经以殉。无子,弟僖王友党由罗江王嗣,九年薨。
献王第五子和王悦菼由保宁王嗣,天顺五年薨。继妃徐氏,年二十六,不食死,谥
静节。子定王友垓嗣,七年薨。子怀王申鈘嗣,成化七年薨。弟惠王申凿嗣,弘治
六年薨。子昭王宾瀚嗣,正德三年薨。子成王让栩嗣。
    自椿以下四世七王,几百五十年,皆检饬守礼法,好学能文。孝宗恒称蜀多贤
王,举献王家范为诸宗法。让栩尤贤明,喜儒雅,不迩声伎,创义学,修水利,振
灾恤荒。嘉靖十五年,巡抚都御史吴山、巡按御史金粲以闻。赐敕嘉奖,署坊表曰
“忠孝贤良”。二十年建太庙,献黄金六十斤,白金六百斤。酬以玉带币帛。二十
六年薨。子康王承龠嗣,三十七年薨。子端王宣圻嗣,万历四十年薨。子恭王奉
铨嗣,四十三年薨。子至澍嗣。崇祯末,京师陷,蜀尚无恙。未几,张献忠陷成都,
合宗被害,至澍率妃妾投于井。
    湘献王柏,太祖第十二子。洪武十一年封。十八年就籓荆州。性嗜学,读书每
至夜分。开景元阁,招纳俊乂,日事校仇,志在经国。喜谈兵,膂力过人,善弓矢
刀槊,驰马若飞。三十年五月,同楚王桢讨古州蛮,每出入,缥囊载书以随,遇山
水胜境,辄徘徊终日。尤善道家言,自号紫虚子。建文初,有告柏反者,帝遣使即
讯。柏惧,无以自明,阖宫焚死。谥曰戾。王无子,封除。永乐初,改谥献,置祠
官守其园。
    代简王桂,太祖第十三子。洪武十一年封豫王,二十五年改封代。是年就籓大
同。粮饷艰远,令立卫屯田以省转运。明年诏帅护卫兵出塞,受晋王节制。桂性暴,
建文时,以罪废为庶人。
    成祖即位,复爵。永乐元年正月还旧封。十一月赐玺书曰:“闻弟纵戮取财,
国人甚苦,告者数矣,且王独不记建文时耶?”寻命有司,自今王府不得擅役军民、
敛财物,听者治之。已复有告其不轨者,赐敕列其三十二罪,召入朝,不至。再召,
至中途,遣还,革其三护卫及官属。王妃中山王徐达女,仁孝文皇后妹也,骄妒,
尝漆桂二侍女为癞。事闻,帝以中山王故,不罪。桂移怒世子逊耑,出其母子居
外舍。桂已老,尚时时与诸子逊炓、逊焴窄衣秃帽,游行市中,袖锤斧伤人。王府
教授杨普上言:“逊炓狎军人武亮,与博戏,致棰杀军人。”朝廷杖治亮,降敕责
戒,稍敛戢。十六年四月复护卫及官属。
    正统十一年,桂薨。世子逊耑先卒,孙隐王仕廛嗣。景泰中,尝上言总兵
官郭登守城功,朝廷为劳登。天顺七年薨。子惠王成炼嗣,弘治二年薨。子聪沫先
封武邑王,以肆酒革爵。已,居惠王丧,益淫酗,废为庶人,迁太原。久之,惠王
妃为疏理,复封武邑王,卒。子懿王俊杖袭封代王。
    嘉靖三年,大同军叛,围王宫,俊杖走免。事平,赐书慰问。六年薨。子昭王
充耀嗣。十二年,大同军又叛,充耀走宣府,再赐慰问。事平,返国,奏:“乱贼
既除,军民交困,乞遣大臣振抚。”诏允行。二十四年,和川奉国将军充灼坐罪夺
禄,怨充耀不为解,乃与襄垣中尉充耿谋引敌入大同杀王。会应州人罗廷玺等以
白莲教惑众,见充灼为妖言,因画策,约奉小王子入塞,藉其兵攻雁门,取平阳,
立充灼为主,事定,即计杀小王子。充灼然之。先遣人阴持火箭,焚大同草场五六
所,而令通蒙古语者卫奉阑出边,为总兵周尚文逻卒所获,并得其所献小王子表,
鞫实以闻。逮充灼等至京,赐死,焚其尸,王府长史等官皆逮治。总督侍郎翁万达
疏言:“大同狭瘠,禄饷不支,代宗日繁衍,众聚而贫。且地近边,易生反侧。请
量移和川、昌化诸郡王于山、陕隙地。”诏改迁于山西。先是,景泰间,昌化王仕
墰乞移封,景帝不许,至是乃迁。代宗自简至懿,封郡王者凡二十有三,而外徙者
十王。
    二十六年,充耀薨。子恭王廷埼嗣。饶阳王充跼数以事侵廷埼,恐得罪,乃以
陈边事为名,三十一年奏镇、巡官之罪。世宗为黜巡抚都御史何思,逮总兵官徐仁
等。充跼益骄,遂与廷埼互讦,前后勘官莫能判。巡抚都御史侯钺奏夺其禄,充跼
怒不承。三十三年诏遣司礼少监王臻即讯,充跼乃伏,下法司,锢高墙。万历元年,
廷埼薨。子定王鼐铉嗣,二十二年薨。无子,弟新宁王鼐钧嗣,薨。子康王鼎渭嗣,
崇祯二年薨。再传至孙传齐。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入大同,阖门遇害。
    襄垣王逊燂,简王第五子,分封蒲州。诸王就籓后,非请命不得岁时定省。逊
燂念大同不置,作《思亲篇》,词甚悲切。其后,宗人聪浼、聪泈、俊难、俊榷、
俊朵、俊杓、俊噤、充焞,皆娴于文章。俊噤,字若讷,尤博学,有盛名,不慕
荣利。姊陵川县君,适裴禹卿,地震城崩,禹卿死。县君以首触棺,呕血卒。年二
十有一。诏谥贞节。
    灵丘王逊烇,简王第六子。宣宗时封。好学工诗,尤善医,尝施药治瘟疫,全
活无算。子仕塝、孙成鈠、曾孙聪滆,三王皆以孝旌。聪滆子俊格,能文善书。嘉
靖时,献《皇储明堂》二颂、《兴献帝后挽歌》,赐金帛。聪滆尝乞封其孙廷址为
曾长孙,礼官奏无故事。帝以王寿考,特许之。已而复封廷址子鼐镰为玄长孙。聪
滆薨,年八十三。鼐镰袭高祖爵。聪滆之从父成钅微亦有孝行,聪滆闻于朝,赐金
币奖谕。诏礼官自今宗室中孝行卓异如成钅微者,抚按疏闻。
    又成钅具者,隰川王诸孙。父仕则,坐罪幽凤阳,病死。成钅具微服走凤阳
视丧,上疏自劾越禁,乞负父骨归葬泽州,即不得,愿为庶人,止墓侧,岁时省视。
诏许归葬。弟成鐎亦好学,有志概。嘉靖十三年上言:’云中叛卒之变幸获销弭。
究其衅端,实贪酷官吏激成之。臣虑天下之祸隐于民心,异日不独云中而已。”指
陈切直,帝下廷臣饬行。时以其兄弟为二难焉。万历二十年,西夏弗宁,山阴王俊
栅奏诗八章,寓规讽之旨。代处塞上,诸宗洊经祸乱,其言皆忧深思远,有中朝士
大夫所不及者。
    廷鄣,代府宗室也。崇祯中,为巩昌府通判,署秦州事,有廉直声。十六年冬,
贼陷秦州,被执。使之跪,叱曰:“我天朝宗姓,头可断,膝不可屈。”贼欲活之,
大呼曰:“今日惟求一死。”坐自若,遂见害。肃庄王楧,太祖第十四子。洪武十
一年封汉王。二十四年命偕卫、谷、庆、宁、岷五王练兵临清。明年改封肃。又明
年,诏之国,以陕西各卫兵未集,命驻平凉。二十八年始就籓甘州。诏王理陕西行
都司甘州五卫军务。三十年令督军屯粮,遇征伐以长兴侯耿炳文从。建文元年乞内
徙,遂移兰州。永乐六年,以捶杀卫卒三人及受哈密进马,逮其长史官属。已,又
听百户刘成言,罪平凉卫军,敕械成等京师。十七年薨。子康王瞻焰嗣。宣德七年
上一护卫。府中被盗,为榜募告捕者。御史言非制,罪其长史杨威。瞻焰又请加岁
禄。敕曰:“洪武、永乐间,岁禄不过五百石,庄王不言者,以朝廷念远地转输难
故也。仁考即位,加五百石矣。朕守祖制不敢违。”正统元年上言:“甘州旧邸改
都司,而先王坟园尚在,乞禁近邸樵采。”从之。天顺三年上马五百匹备边,予直
不受。帝强予之。八年薨。
    子简王禄埤嗣,成化十五年薨。子恭王贡錝嗣,嘉靖十五年薨。世子真淤、长
孙弼桓皆早卒,次孙定王弼桄嗣,四十一年薨。子缙炯先卒,孙怀王绅堵嗣,逾二
年薨。无子,靖王第四子弼柿子辅国将军缙贵,以属近宜嗣。礼官言,缙贵,
怀王从父,不宜袭。诏以本职理府事,上册宝,罢诸官属。穆宗即位,定王妃吴氏
及延长王真滰等先后上言:“圣祖刈群雄,定天下,报功之典有隆无替。臣祖庄王
受封边境,操练征戍,屏卫天家。不幸大宗中绝,反拘于昭穆之次,不及勋武继绝
之典,非所以崇本支,厚籓卫也。”下部议,议以郡王理籓政。帝不许。隆庆五年,
特命缙贵嗣肃王,设官属之半。万历十六年薨,谥曰懿。子宪王绅尧嗣,四十六
年薨。子识鋐嗣。崇祯十六年冬,李自成破兰州,被执,宗人皆死。辽简王植,太
祖第十五子。洪武十一年封卫王,二十五年改封辽。明年就籓广宁。以宫室未成,
蹔驻大凌河北,树栅为营。帝命武定侯郭英为筑城郭宫室。英,王妃父也,督工峻
急。会高丽自国中至鸭绿江皆积粟,帝虑其有阴谋,而役作军士艰苦,令辍役。至
三十年,始命都督杨文督辽东诸卫士缮治之,增其雉堞,以严边卫。复图西北沿边
要害,示植与宁王权,谕之曰:“自东胜以西至宁夏、河西、察罕脑儿,东胜以东
至大同、宣府、开平,又东南至大宁,又东至辽东,抵鸭绿江,北至大漠,又自雁
门关外,西抵黄河,渡河至察罕脑儿,又东至紫荆关,又东至居庸关及古北口,又
东至山海卫,凡军民屯种地,毋纵畜牧。其荒旷地及山场,听诸王驸马牧放樵采,
东西往来营驻,因以时练兵防寇。违者论之。”植在边,习军旅,屡树军功。建文
中,“靖难”兵起,召植及宁王权还京。植渡海归朝,改封荆州。永乐元年入朝,
帝以植初贰于已,嫌之。十年削其护卫,留军校厨役三百人,备使令。二十二年薨。
子长阳王贵烚嗣。
    初,植庶子远安王贵燮、巴东王贵煊尝告其父有异谋。及父死,又不奔丧。仁
宗即位,皆废为庶人。正统元年,府僚乞加王禄。敕曰:“简王得罪朝廷,成祖特
厚待,仁宗朝加禄,得支二千石。宣宗又给旗军三百人,亲亲已至。王素乖礼度,
府臣不匡正,顾为王请乎!”不许。三年,巡抚侍郎吴政奏王不友诸弟,待庶母寡
恩,捶死长史杜述,居国多过。召讯京师,尽得其淫秽黩伦、凶暴诸不法事。明年
四月废为庶人,守简王园。弟肃王贵受嗣,成化七年薨。子靖王豪墭嗣,十四年
薨。子惠王恩钅稽嗣。
    弘治五年,松滋王府诸宗人恩鑡等阑入荆州府支岁禄,恩钅稽禁之,皆怨。已,
仪宾袁镛复诱恩鑡等招群小,夺军民商贾利。恩钅稽发其事,恩鑡等愈怨,谋杀王。
朝廷遣官按实,幽恩鑡等凤阳,谪戍其党有差。恩钅稽阴使送者刑梏之,毙八十余
人。不数日,世子暴卒。八年,恩钅稽疽发背薨。子恭王宠氵受嗣,与弟光泽王宠
氵寰友爱,饮食服御必俱。宠氵寰有令德,宠涭有事必咨之后行。正德十六年薨。
子庄王致格嗣,病不视事。妃毛氏明书史,沉毅有断,中外肃然,贤声闻天下。
    嘉靖十六年,致格薨。子宪节嗣,以奉道为世宗所宠,赐号清微忠教真人,
予金印。隆庆元年,御史陈省劾宪节诸不法事,诏夺真人号及印。明年,巡按御
史郜光先复劾其大罪十三,命刑部侍郎洪朝选往勘,具得其淫虐僭拟诸罪状。帝以
宪节宜诛,念宗亲免死,废为庶人,锢高墙。初,副使施笃臣憾宪节甚,朝选
至湖广,笃臣诈为宪节书馈朝选,因劫持之。宪节建白纛,曰“讼冤之纛”。
笃臣惊曰:“王反矣。”使卒五百围王宫。朝选还朝,实王罪,不言王反。大学士
张居正家荆州,故与宪节有隙,嫌朝选不坐宪节反。久之,属巡抚都御史劳堪
罗织朝选,死狱中。其后居正死,宪节讼冤,籍居正家,而笃臣亦死。辽国除,
诸宗隶楚籓,以广元王术周为宗理。庆靖王旃,太祖第十六子。洪武二十四年
封。二十六年就籓宁夏。以饷未敷,令驻庆阳北古韦州城,就延安、绥、宁租赋。
二十八年诏王理庆阳、宁夏、延安、绥德诸卫军务。三十年始建邸。王好学有文,
忠孝出天性。成祖善之,令岁一至韦州度夏。宣德初,言宁夏卑湿,水泉恶,乞仍
居韦。不许,令岁一往来,如成祖时。正统初,宁夏总兵官史昭奏王沮边务,占灵
州草场畜牧,遣使由绥德草地往还,煽惑土民。章未下,或告王阅兵,造戎器,购
天文书。旃疑皆昭为之。三年上书,请徙国避昭。英宗不可,贻书慰谕。其年薨,
子康王秩煃嗣。景泰元年以宁夏屡被兵,乞徙内地,不许。成化五年薨。子怀王邃
欻嗣,十五年薨。弟庄王邃塀嗣,弘治四年薨。子恭王寘錖嗣,十一年薨。子定王
台浤嗣。
    正德五年,安化王寘鐇反,台浤稽首行君臣礼。诏削护卫,革禄三之一,戍其
承奉、长史。嘉靖三年,台浤贿镇守太监李昕、总兵官种勋,求为奏请复禄。昕、
勋不纳,台浤衔之。会宁夏卫指挥杨钦等得罪于巡抚都御史张璿,谋藉王杀璿及勋。
事觉,下都司、按察司按治,钦等诬台浤不轨,璿以闻。帝使太监扶安、副都御史
王时中等复按。上言:“台浤他罪有之,无谋不轨事。”诏廷臣定议,坐前屈事寘
鐇,蒙恩不悛,煽构群小,谋害守臣,废为庶人,留邸,岁与米三百石,以其叔父
巩昌王寘銂摄府事。
    寘銂裁庆邸宫妃薪米,取邸中金帛万计。台浤子鼒櫍幼失爱于父,逃寘銂所。
寘銂造台浤谋逆谣语,使寺人诱鼒櫍吟诵,图陷台浤自立。怀王妃王氏奏寘銂裁减
衣食,至不能自存。丰林王台瀚亦欲陷寘銂,遂发其渎乱人伦诸罪。验实,废为庶
人,幽高墙。廷议谓台浤父子乖离,从台浤西安,而封鼒櫍世子,视府事,十一年
十月也。十五年以两宫徽号恩复台浤冠带,薨。
    鼒櫍先卒,弟惠王鼒枋嗣。好学乐善,以礼饬诸宗。世宗赐之敕,建坊表之。
宁夏筑边墙,鼒枋出银米佐工。万历二年薨。子端王倪贵嗣,十六年薨。子宪王
伸域嗣,十九年薨。明年,宁夏贼哱拜反,王妃方氏匿其子帅锌地窖中,自经死。
时寿阳嗣王倪动,哱拜胁降之,不屈,为所囚。镇原王伸塇理府事,谋袭贼弗克,
府中人皆被杀。贼平,御史刘芳誉言:“诸宗死节者俱应恤录,方妃宜建祠旌表。”
诏从之,给银一万五千两,分振诸宗人。帅锌嗣,薨。子倬纮嗣。崇祯十六年,流
贼破宁夏,被执。
    安塞王秩炅,靖王季子也,十二而孤,母位氏诲之。性通敏,过目不忘,善古
文。遇缙绅学士,质难辨惑,移日不倦。所著有《随笔》二十卷。
    庶人寘鐇,祖秩炵,靖王第四子也。封安化王。父邃墁,镇国将军,以寘鐇袭
王爵。性狂诞,相者言其当大贵,巫王九儿教鹦鹉妄言祸福,寘鐇遂觊望非分。宁
夏指挥周昂,千户何锦、丁广,卫学诸生孙景文、孟彬、史连辈,皆往来寘鐇所。
正德五年,帝遣大理少卿周东度宁夏屯田。东希刘瑾意,以五十亩为一顷,又亩敛
银为瑾贿,敲扑惨酷,戍将卫卒皆愤怨。而巡抚都御史安惟学数杖辱将士妻,将士
衔刺骨。寘鐇知众怒,令景文饮诸武臣酒,以言激之,诸武臣多愿从寘鐇者。又令
人结平虏城戍将及素所厚张钦等。会有边警,参将仇钺、副总兵杨英帅兵出防御。
总兵官姜汉简锐卒六十人为牙兵,令周昂领之,遂与何锦定约。四月五日,寘鐇设
宴,邀抚、镇官饮于第,惟学、东不至。锦、昂帅牙兵直入,杀姜汉及太监李增、
邓广于坐,分遣卒杀惟学、东及都指挥杨忠于公署。遂焚官府,释囚系,撤黄河渡
船于西岸以绝渡者。遣人招杨英、仇钺。皆佯许之。英率众保王宏堡,众溃,英奔
灵州。钺引还,寘鐇夺其军,出金帛犒将士。伪署何锦大将军,周昂、丁广副将军,
张钦先锋,魏镇、杨泰等总兵都护。令孙景文作檄,以讨刘瑾为名。
    陕西总兵官曹雄闻变,遣指挥黄正驻灵州,檄杨英督灵州兵防黄河。都指挥韩
斌、总兵官侯勋、参将时源各以兵会。英密使苍头报仇钺为内应,令史墉浮渡夺西
崖船,营河东,焚大、小二坝草。寘鐇惧,令锦等出御,独留昂守城,使使召钺。
钺称病,昂来问疾,钺刺昂死。令亲兵驰寘鐇第,击杀景文、连等十余人,遂擒寘
鐇,迎英众入。寘鐇反十有八日而擒。锦、广、泰、钦先后皆获,械送伏诛。寘鐇
赐死,诸子弟皆论死。有孙鼒材逃出,削发为僧,居永宁山中。未几,为土僧所凌,
诣官言状。传至京,安化宫人左宝瓶在浣衣局,使验之,咤曰:“此鼒材殿下也。”
帝念其自归,免死,安置凤阳。宁献王权,太祖第十七子。洪武二十四年封。逾二
年,就籓大宁。大宁在喜峰口外,古会州地,东连辽左,西接宣府,为巨镇。带甲
八万,革车六千,所属朵颜三卫骑兵皆骁勇善战。权数会诸王出塞,以善谋称。燕
王初起兵,与诸将议曰:“曩余巡塞上,见大宁诸军慓悍。吾得大宁,断辽东,取
边骑助战,大事济矣。建文元年,朝议恐权与燕合,使入召权,权不至,坐削三护
卫。其年九月,江阴侯吴高攻永平,燕王往救。高退,燕王遂自刘家口间道趋大宁,
诡言穷蹙来求救。权邀燕王单骑入城,执手大恸,具言不得已起兵故,求代草表谢
罪。居数日,疑洽不为备。北平锐卒伏城外,吏士稍稍入城,阴结三卫部长及诸戍
卒。燕王辞去,权祖之郊,伏兵起,拥权行。三卫彍骑及诸戍卒,一呼毕集。守将
硃鉴不能御,战殁。王府妃妾世子皆随入松亭关,归北平,大宁城为空。权入燕军,
时时为燕王草檄。燕王谓权,事成,当中分天下。比即位,王乞改南土。请苏州,
曰:“畿内也。”请钱塘,曰:“皇考以予五弟,竟不果。建文无道,以王其弟,
亦不克享。建宁、重庆、荆州、东昌皆善地,惟弟择焉。”永乐元年二月改封南昌,
帝亲制诗送之,诏即布政司为邸,瓴甋规制无所更。已而人告权巫蛊诽谤事,密探
无验,得已。自是日韬晦,构精庐一区,鼓琴读书其间,终成祖世得无患。仁宗时,
法禁稍解,乃上书言南昌非其封国。帝答书曰:“南昌,叔父受之皇考已二十余年,
非封国而何?”宣德三年请乞近郭灌城乡土田。明年又论宗室不应定品级。帝怒,
颇有所诘责。权上书谢过。时年已老,有事多齮龁以示威重。权日与文学士相往还,
托志翀举,自号臞仙。尝奉敕辑《通鉴博论》二卷,又作家训六篇,《宁国仪范》
七十四章,汉唐秘史二卷,《史断》一卷,《文谱》八卷,《诗谱》一卷,其他注
纂数十种。正统十三年薨。
    世子盘烒先卒,孙靖王奠培嗣。奠培善文辞,而性卞急,多嫌猜。景泰七年,
弟弋阳王奠壏讦其反逆,巡抚韩雍以闻。帝遣官往谳,不实。时军民连逮者六七百
人,会英宗复辟,俱赦释,惟谪戍其教授游坚。奠培由是憾守土官,不为礼。布政
使崔恭积不平,王府事多持不行。奠培遂劾奏恭不法。恭与按察使原杰亦奏奠培私
献、惠二王宫人,逼内官熊璧自尽。按问皆实,遂夺护卫。逾三年,而奠壏以有罪
赐死。初,锦衣卫指挥逯杲听诇事者言,诬奠壏烝母。帝令奠培具实以闻,复遣驸
马都尉薛桓与杲按问。奠培奏无是事,杲按亦无实。帝怒,责问杲。杲惧,仍以为
实,遂赐奠壏母子自尽,焚其尸。是日雷雨大作,平地水深数尺,众咸冤之。
    弘治四年,奠培薨。子康王觐钧嗣,十年薨。子上高王宸濠嗣。其母,故娼也。
始生,靖王梦蛇啖其室,旦日鸱鸣,恶之。及长,轻佻无威仪,而善以文行自饰。
术士李自然、李日芳妄言其有异表,又谓城东南有天子气。宸濠喜,时时诇中朝事,
闻谤言辄喜。或言帝明圣,朝廷治,即怒。武宗末年无子,群臣数请召宗室子子之。
宸濠属疏,顾深结左右,于帝前称其贤。初,宸濠贿刘瑾,复所夺护卫。瑾诛,仍
论夺。及陆完为兵部尚书,宸濠结嬖人钱宁、臧贤为内主,欲奏复,大学士费宏执
不可。诸嬖人乘宏读廷试卷,取中旨行之。宸濠益恣,擅杀都指挥戴宣,逐布政使
郑岳、御史范辂,幽知府郑献、宋以方。尽夺诸附王府民庐,责民间子钱,强夺
田宅子女,养群盗,劫财江、湖间,有司不敢问。日与致仕都御史李士实、举人刘
养正等谋不轨。副使胡世宁请朝廷早裁抑之。宸濠连奏世宁罪,世宁坐谪戍,自是
无敢言者。
    正德十二年,典仪阎顺,内官陈宣、刘良间行诣阙上变。宁、贤等庇之,不问。
宸濠疑出承奉周仪,杀仪家及典仗查武等数百人。巡抚都御史孙燧列其事,中道为
所邀,不得达。宸濠又贿钱宁,求取中旨,召其子司香太庙。宁言于帝,用异色龙
笺,加金报赐。异色龙笺者,故事所赐监国书笺也。宸濠大喜,列仗受贺。复勒诸
生、父老奏阙下,称其孝且勤。时边将江彬新得幸,太监张忠附彬,欲倾宁、贤,
乘间为帝言:“宁、贤盛称宁王,陛下以为何如?”帝曰:“荐文武百执事,可任
使也。荐籓王何为者?”忠曰:“贤称宁王孝,讥陛下不孝耳。称宁王勤,讥陛下
不勤耳。”帝曰:“然。”下诏逐王府人,毋留阙下。是时宸濠与士实、养正日夜
谋,益遣奸人卢孔章等分布水陆孔道,万里传报,浃旬往返,踪迹大露,朝野皆知
其必反。巡抚都御史孙燧七上章言之,皆为所邀沮。诸权奸多得宸濠金钱,匿其事
不以闻。
    十四年,御史萧淮疏言宸濠诸罪,谓不早制,将来之患有不可胜言者。疏下内
阁,大学士杨廷和谓宜如宣宗处赵府事,遣勋戚大臣宣谕,令王自新。帝命驸马都
尉崔元、都御史颜颐寿、太监赖义持谕往,收其护卫,令还所夺官民田。宸濠闻元
等且至,乃定计,以己生辰日宴诸守土官。诘旦皆入谢。宸濠命甲士环之,称奉太
后密旨,令起兵入朝。孙燧及副使许逵不从,缚出斩之。执御史王金,主事马思聪、
金山,参议黄宏、许效廉,布政使胡廉,参政陈杲、刘棐,佥事赖凤,指挥许金、
白昂等下狱。参政王纶、季斅,佥事潘鹏、师夔,布政使梁宸,按察使杨璋,副使
唐锦皆从逆。以李士实、刘养正为左、右丞相,王纶为兵部尚书,集兵号十万。命
其承奉涂钦与素所蓄群盗闵念四等,略九江、南康,破之。驰檄指斥朝廷。七月壬
辰朔,宸濠出江西,留其党宜春王拱条、内官万锐等守城,自帅舟师蔽江下,攻
安庆。
    汀赣巡抚佥都御史王守仁闻变,与吉安知府伍文定等檄诸郡兵先后至。乃使奉
新知县刘守绪破其坟厂伏兵。戊申,直攻南昌。辛亥,城破,拱条、锐等皆就擒,
宫人自焚死。宸濠方攻安庆不克,闻南昌破,大恐,解围还,守仁逆击之。乙卯,
遇于黄家渡,贼兵乘风进薄,气骄甚。文定及指挥余恩佯北,诱贼趋利,前后不相
及。知府邢珣、徐琏、戴德孺从后急击,文定还兵乘之,贼溃,斩溺万计。又别遣
知府陈槐、林瑊、曾玙、周朝佐复九江、南康。明日,复战,官兵稍却,文定帅士
卒殊死斗,擒斩二千余级,宸濠乃退保樵舍。明日,官军以火攻之,宸濠大败。诸
妃嫔皆赴水死,将士焚溺死者三万余人。宸濠及其世子、郡王、仪宾并李士实、刘
养正、涂钦、王纶等俱就擒。宸濠自举事至败,盖四十有三日。
    时帝闻宸濠反,下诏暴其罪,告宗庙,废为庶人。逮系尚书陆完,嬖人钱宁、
臧贤等,籍其家。江彬、张忠从臾帝亲征,至良乡,守仁捷奏至,檄止之。守仁已
械系宸濠等,取道浙江。帝留南京,遣许泰、硃晖及内臣张永、张忠搜捕江西余党,
民不胜其扰。檄守仁还江西。守仁至杭州,遇张永,以俘付之,使送行在。十五年
十二月,帝受所献俘回銮,至通州诛之,封除。初,宸濠谋逆,其妃娄氏尝谏。及
败,叹曰:“昔纣用妇言亡,我以不用妇言亡,悔何及!”嘉靖四年,弋阳王拱樻
等言:“献王、惠王四服子孙所共祀,非宸濠一人所自出,如臣等皆得甄别,守职
业如故,而二王不获庙享,臣窃痛之。”疏三上,帝命弋阳王以郡王奉祀,乐舞斋
郎之属半给之。宁籓既废,诸郡王势颉颃,莫能一,帝命拱贵摄府事。卒,乐安
王拱椤摄。拱椤奏以建安、乐安、弋阳三王分治八支,著为令。
    石城王奠堵,惠王第四子。性庄毅,家法甚严。靖王奠培与诸郡王交恶,临川、
弋阳皆被构得罪,奠堵独谨约,不能坐以过失。子觐镐,孝友有令誉,早卒。孙宸
浮嗣,与母弟宸浦、庶兄宸潣、弟宸澅皆淫纵杀人。弘治十二年互讦奏,宸浮、宸
浦并革为庶人,宸澅、宸潣夺禄。宸澅遂从宸濠反,雷震死。嘉靖二十四年,复宸
浮、宸浦冠带,宸潣子拱梃上书为父澡雪,亦还爵。
    宸澅弟宸浫素方正,宸濠欲屈之,不得,数使人火其居,而讽诸宗资给之以示
惠,宸浫辞不受。宸濠败,宸浫得免。子辅国将军拱概,孙奉国将军多量,曾孙
镇国中尉谋韦,三世皆端谨自好,而谋韦尤贯串群籍,通晓朝廷典故。诸王子
孙好学敦行,自周籓中尉睦坰而外,莫及谋韦者。万历二十二年,廷议增设石城、
宜春管理,命谋韦以中尉理石城王府事,得劾治不法者。典籓政三十年,宗人咸
就约束。暇则闭户读书,著《易象通》、《诗故》、《春秋戴记鲁论笺》及他书,
凡百十有二种,皆手自缮写。黄汝亨为进贤令,投谒抗礼,剧谈久之,逡巡改席。
次日,北面称弟子,人两称之。病革,犹与诸子说《易》。子八人,皆贤而好学。
从弟谋晋筑室龙沙,躬耕赋诗以终。
    奉国将军拱榣,瑞昌王奠墠四世孙也。父宸渠为宸濠累,逮系中都。兄拱枘请
以身代,拱榣佐之,卒得白。嘉靖九年上书请建宗学,令宗室设坛墠,行耕桑礼,
谨祀典,加意恤刑,皆得旨俞允。捐田白鹿洞赡学者。其后以议礼称旨。拱枘上
《大礼颂》,并赐敕褒谕。诸子群从多知名者。多煴、多炖以孝友著。多煪、多
宁以秉礼严重称。多贵、多煃、多炘以善词赋名。而多煴与从兄多煡独杜门却扫,
多购异书,校仇以为乐。万历中,督抚荐理瑞昌王府事,谢不起。多煪父拱樛以宸
濠事被逮,多煪甫十余龄,哭走军门,乞以身代,王守仁见而异之。嘉靖二年疏讼
父冤,得释归,复爵。时诸郡王统于弋阳,而瑞昌始王不祀。多煪自谓小宗宜典宗
祏,请于朝,特敕许焉。乃益祭田,修饬家政,俨若朝典。四子皆庄谨嗜学。
    奉国将军多煌,惠王第五子弋阳王奠壏五世孙也。孝友嗜学。弋阳五传而绝,
宗人举多煌贤能,敕摄府事,瑞昌诸宗皆属焉。性廉静寡欲,淑人熊氏早卒,不再
娶,独处斋阁者二十六年。万历四十一年,抚按以行谊闻。诏褒之。会病卒,诏守
臣加祭一坛。又多炡者,亦奉国将军,颖敏善诗歌,尝变姓名出游,踪迹遍吴、楚。
晚病羸,犹不废吟诵。卒,门人私谥曰清敏先生。子谋堚亦有父风。时乐安辅国将
军多靦有诗癖,与谋堚等放志文酒,终其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