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明史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列传第四 诸王

                             列传第四  诸王

    明制,皇子封亲王,授金册金宝,岁禄万石,府置官属。护卫甲士少者三千人,
多者至万九千人,隶籍兵部。冕服车旗邸第,下天子一等。公侯大臣伏而拜谒,无
敢钧礼。亲王嫡长子,年及十岁,则授金册金宝,立为王世子,长孙立为世孙,冠
服视一品。诸子年十岁,则授涂金银册银宝,封为郡王。嫡长子为郡王世子,嫡长
孙则授长孙,冠服视二品。诸子授镇国将军,孙辅国将军,曾孙奉国将军,四世孙
镇国中尉,五世孙辅国中尉,六世以下皆奉国中尉。其生也请名,其长也请婚,禄
之终身,丧葬予费,亲亲之谊笃矣。考二百余年之间,宗姓实繁,贤愚杂出。今据
所纪载,自太祖时追封祔庙十五王以及列朝所封者,著于篇。而郡王以下有行义事
实可采者,世系亦得附见焉。
    ◎诸王一
    宗室十五王太祖诸子一秦王樉汧阳王诚洌   晋王㭎庆成王济炫西河王奇溯  
新堞  周王橚镇平王有爌  博平王安氵戍  南陵王睦英  镇国中尉睦挈  镇国
将军安氵侃  镇国中尉勤熨楚王桢武冈王显槐齐王榑  潭王梓
赵王巳  鲁王檀归善王当沍  辅国将军当燌  奉国将军健根  安丘王当澻  寿钅

    熙祖,二子。长仁祖,次寿春王,俱王太后生。寿春王四子,长霍丘王,次下
蔡王,次安丰王,次蒙城王。霍丘王一子,宝应王。安丰王四子,六安王、来安王、
都梁王、英山王。下蔡、蒙城及宝应、六安诸王先卒,皆无后。洪武元年追封,二
年定从祀礼,祔享祖庙东西庑。寿春、霍丘、安丰、蒙城四王,皆以王妃配食。蒙
城王妃田氏早寡,有节行,太祖甚重之。十王、四妃墓在凤阳白塔祠,官岁祀焉。
仁祖,四子。长南昌王,次盱眙王,次临淮王,次太祖,俱陈太后生。南昌王二子,
长山阳王,无后,次文正。盱眙王一子,昭信王,无后。临淮王无子。太祖起兵时,
诸王皆前卒,独文正在。洪武初,诸王皆追封从祀。文正以罪谪死。子守谦,封靖
江王,自有传。正德十一年,御史徐文华言:“宋儒程颐曰:‘成人而无后者,祭
终兄弟之孙之身。’盖从祖而祔,亦从祖而毁,未有祖祧而祔食之孙独存者。今懿、
僖二祖既祧,太庙祔享诸王亦宜罢祀。”廷议不可,文华竟以妄言下狱。嘉靖中建
九庙,东西庑如故。九庙灾,复同堂异室之制,祔十五王于两序。盱眙、临淮王二
妃配食。南昌王妃王氏,后薨,祔葬皇陵,不配食。
    太祖,二十六子。高皇后生太子标、秦王樉、晋王㭎、成祖、周王橚。胡充妃
生楚王桢。达定妃生齐王榑、潭王梓。郭宁妃生鲁王檀。郭惠妃生蜀王椿、代王桂、
谷王橞。胡顺妃生湘王柏。韩妃生辽王植。余妃生庆王旃。杨妃生宁王权。周妃
生岷王楩、韩王松。赵贵妃生沈王模。李贤妃生唐王柽。刘惠妃生郢王楝。葛丽妃
生伊王彝。而肃王楧母郜无名号。赵王巳、安王楹、皇子楠皆未详所生母。
    秦愍王樉,太祖第二子。洪武三年封。十一年就籓西安。其年五月赐玺书曰:
“关内之民,自元氏失政,不胜其敝。今吾定天下,又有转输之劳,民未休息。尔
之国,若宫室已完,其不急之务悉已之。”十五年八月,高皇后崩,与晋、燕诸王
奔丧京师,十月还国。十七年,皇后大祥,复来朝,寻遣还。二十二年改大宗正院
为宗人府,以樉为宗人令。二十四年,以樉多过失,召还京师,令皇太子巡视关陕。
太子还,为之解。明年命归籓。
    二十八年正月,命帅平羌将军甯正征叛番于洮州,番惧而降。帝悦,赉予甚厚。
其年三月薨,赐谥册曰:“哀痛者,父子之情;追谥者,天下之公。朕封建诸子,
以尔年长,首封于秦,期永绥禄位,以籓屏帝室。夫何不良于德,竟殒厥身,其谥
曰愍。”樉妃,元河南王王保保女弟。次妃,宁河王邓愈女。樉薨,王妃殉。
    子隐王尚炳嗣。沔人高福兴等为乱,尚炳巡边境上捕盗。永乐九年,使者至西
安,尚炳称疾不出迎,见使者又傲慢。帝逮治王府官吏,赐尚炳书曰:“齐王拜胙,
遂以国霸;晋候惰玉,见讥无后。王勉之。”尚炳惧,来朝谢罪。明年三月薨。子
僖王志堩嗣,二十二年薨。无子,庶兄怀王志均由渭南王嗣,宣德元年薨。妃张氏,
未婚,入宫守服。
    弟康王志邅嗣。好古嗜学。四年,护卫军张嵩等讦其府中事。志邅不安,辞三
护卫。宣宗答书奖谕,予一护卫。志邅顾数听细人,正统十年诬奏镇守都御史陈镒,
按问皆虚,而审理正秦弘等又交章奏王凌辱府僚,棰死军役。帝再以书戒饬之。景
泰六年薨。子惠王公锡嗣,以贤闻。成化二十二年薨。
    子简王诚泳嗣。性孝友恭谨,晋铭冠服以自警。秦川多赐地,军民佃以为业,
供租税,岁歉辄蠲之。长安有鲁斋书院,久废,故址半为民居,诚泳别易地建正学
书院。又旁建小学,择军校子弟秀慧者,延儒生教之,亲临课试。王府护卫得入学,
自诚泳始。所著有《经进小鸣集》。弘治十一年薨,无子。
    从弟临潼王诚澯子昭王秉欆嗣。十四年薨。子定王惟焯嗣,有贤行,有司以闻。
嘉靖十九年,敕表以绰楔。献金助太庙工,益岁禄二百石,赐玉带袭衣。惟焯尝奏
请潼关以西、凤翔以东河堧地,曰:“皇祖所赐先臣樉也。”户部尚书梁材执奏:
“陕西外供三镇,内给四王,民困已极。岂得复夺堧地,滥给宗籓。”诏如材言。
二十三年薨,无子。
    再从子宣王怀埢由中尉嗣。奏以本禄千石赡诸宗,赐敕奖谕。四十五年薨。子
靖王敬镕嗣,万历四年薨。子敬王谊旐嗣,十四年薨。无子,弟谊漶由紫阳王嗣。
薨,子存枢嗣。李自成破西安,存枢降于贼,伪授权将军,妃刘氏死之。
    汧阳王诚洌,康王诸孙也,事父及继母以孝闻。父疾,经月不解带。及薨,醯
酱盐酪不入口。明年,墓生嘉禾,一本双穗,嘉瓜二实并蒂,慈乌异鸟环集。以母
马妃早卒,不逮养,追服衰食蔬者三年。雪中萱草生华,咸谓孝感所致。弘治十五
年赐敕嘉奖。
    时有辅国将军秉桦,亦好学笃行。父病,祷于神,乞以身代,疾竟愈。母丧庐
墓,有双鹤集庭中。定王以闻。世宗表其门。晋恭王㭎,太祖第三子也。学文于宋
濂,学书于杜环,洪武三年封。十一年就籓太原,中道笞膳夫。帝驰谕曰:“吾帅
群英平祸乱,不为姑息。独膳夫徐兴祖,事吾二十三年未尝折辱。怨不在大,小子
识之。”㭎修目美髯,顾盼有威,多智数。然性骄,在国多不法。或告㭎有异谋。
帝大怒,欲罪之,太子力救得免。二十四年,太子巡陕西归,冈随来朝,敕归籓。
自是折节,待官属皆有礼,更以恭慎闻。是时,帝念边防甚,且欲诸子习兵事,诸
王封并塞居者皆预军务。而晋、燕二王,尤被重寄,数命将兵出塞及筑城屯田。大
将如宋国公冯胜、颍国公傅友德皆受节制。又诏二王,军中事大者方以闻。三十一
年三月薨,子定王济熺嗣。
    永乐初,帝以济熺纵下,黜其长史龙潭。济熺惧,欲上护卫。不许。弟平阳王
济熿,幼狠戾,失爱于父。及长,太祖召秦、晋、燕、周四世子及庶子之长者,教
于京师。济熿与燕王子高煦、周王子有动邪诡相比,不为太祖所爱。济熺既嗣王,
成祖封济熿平阳王。济熿追憾父,并憾济熺不为解,嗾其弟庆成王济炫等日诉济熺
过于朝,又诱府中官校,文致其罪,历年不已。十二年,帝夺济熺爵,及世子美圭
皆为庶人,俾守恭王园,而立济熿为晋王。
    济熿既立,益横暴,至进毒弑嫡母谢氏,逼烝恭王侍儿吉祥,幽济熺父子,蔬
食不给。父兄故侍从宫人多为所害,莫敢言。恭王宫中老媪走诉成祖,乃即狱中召
晋府故承奉左微问之,尽得济熿构济熺状。立命微驰召济熺父子,济熺幽空室已十
年矣。左微者,故因济熺牵连系狱,或传微死已久。及至,一府大惊。微入空室,
释济熺父子,相抱持大恸。时帝北征,驻驿沙城,济喜父子谒行在所。帝见济熺
病,恻然,封美圭平阳王,使奉父居平阳,予以恭王故连伯滩田。会帝崩,济熿遂
不与美圭田。仁宗连以书谕,卒不听。又闻朝廷赐济熺王者冠服及他赉予,益怨望。
成祖、仁宗之崩,不为服,使寺人代临,幕中广致妖巫为诅咒不辍。
    宣宗即位,济熿密遣人结高煦谋不轨,宁化王济焕告变。比擒高煦,又得济熿
交通书,帝未之问也,而济熿所遣使高煦人惧罪及,走京师首实。内使刘信等数十
人告济熿擅取屯粮十万余石,欲应高煦,并发其宫中诅咒事。济焕亦至是始知嫡母
被弑,驰奏。遣人察实,召至京,示以诸所发奸逆状,废为庶人,幽凤阳。同谋官
属及诸巫悉论死。时宣德二年四月也。
    晋国绝封凡八年,至英宗即位之二月,乃进封美圭为晋王,还居太原。正统六
年薨。子庄王钟铉嗣,弘治十五年薨。世子奇源及其子表荣皆前卒,表荣子端王知
烊嗣。知烊七岁而孤,能尽哀,居母丧呕血,芝生寝宫。嘉靖十二年薨。无子,再
从子简王新典嗣。新化王表槏、荥泽王表檈者,端王诸父也。表槏先卒,子知
节嗣为新化王,亦前卒,二子新典、新墧。端王请新典嗣新化王,未封而端王
薨,表檈谋摄府事。端王妃王氏曰:“王无后,次及新化王,新化父子卒,有孙新
典在。”即召入府,拜几筵为丧主。表檈忿曰:“我尊行,顾不得王。”上疏言:
“新典故新化王长子,不得为人后,新典宜嗣新化王,新墧宜嗣晋王。”礼部
议新典宜嗣,是为简王。新典母太妃尚氏严,教子以礼。太妃疾,新典叩头
露祷。长史有敷陈,辄拜受教。其老也,以弟镇国将军新墧子慎镜摄籓事。万历三
年薨,慎镜亦卒。弟惠王慎鋷嗣,七年薨。子穆王敏淳嗣,三十八年薨,子求桂嗣。
李自成陷山西,求桂与秦王存枢并为贼所执,入北京,不知所终。
    庆成王济炫,晋恭王子。其生也,太祖方御庆成宴,因以为封。永乐元年徙居
潞州,坐擅发驿马,纵军人为盗,被责,召还太原。十年徙汾州,薨,谥庄惠。曾
孙端顺王奇浈,正德中,以贤孝闻,赐敕褒奖。生子七十人,嘉靖初,尚书王琼闻
于朝。嗣王表栾朴茂寡言,孝友好文学。嘉靖三十年寿八十,诏书嘉奖,赉以金币。
辅国将军奇添,端顺王弟也,早卒。夫人王氏守节奉姑六十余年,世宗时以节孝旌。
又温穆王曾孙中尉知恚病笃,淑人贺氏欲先死以殉,取澒一勺咽之,左右救夺,
遂绝饮食,与知恚同时卒。表栾以闻。礼官言《会典》无旌命妇例,世宗特命旌
之,谥曰贞烈。
    西河王奇溯,定王曾孙。三岁而孤。问父所在,即恸哭。长,刻栴檀为父顺简
王像,祀之。母病渴,中夜稽颡祷天,俄有甘泉自地涌出。母饮泉,病良已。及卒,
哀毁骨立。子表相嗣,亦以仁孝闻,与宁河王表楠、河东嗣王奇淮并为人所称。
    新堞,恭王七世孙,家汾州。崇祯十四年由宗贡生为中部知县。有事他邑,土
寇乘间陷其城,坐免官。已而复任。署事者闻贼且至,亟欲解印去,新堞毅然曰:
“此我致命之秋也。”即受之。得贼所传伪檄,怒而碎之,议拒守。邑新遭寇,无
应者,乃属父老速去,而己誓必死。妻卢氏,妾薛氏、冯氏,请先死。许之。有女
数岁,拊其背而勉之缢。左右皆泣下。乃书表封印,使人驰送京师,冠带望阙拜,
又望拜其母,遂自经。士民葬之社坛侧,以妻女祔。先是,土寇薄城,县丞光先与
战不胜,自焚死。新堞哭之恸,为之诔曰:“杀身成仁,虽死犹生。”至是,新堞
亦死难。
    周定王橚,太祖第五子。洪武三年封吴王。七年,有司请置护卫于杭州。帝曰:
“钱塘财赋地,不可。”十一年改封周王,命与燕、楚、齐三王驻凤阳。十四年就
籓开封,即宋故宫地为府。二十二年,橚弃其国来凤阳。帝怒,将徙之云南,寻止,
使居京师,世子有炖理籓事。二十四年十二月敕归籓。建文初,以橚燕王母弟,颇
疑惮之。橚亦时有异谋,长史王翰数谏不纳,佯狂去。肃次子汝南王有动告变。
帝使李景隆备边,道出汴,猝围王宫,执橚,窜蒙化,诸子并别徙。已,复召还京,
锢之。成祖入南京,复爵,加禄五千石。永乐元年正月诏归其旧封,献颂九章及佾
舞。明年来朝,献驺虞。帝悦,宴赐甚厚。以汴梁有河患,将改封洛阳。橚言汴堤
固,无重劳民力。乃止。十四年疏辞所赐在城税课。十八年十月有告橚反者。帝察
之有验。明年二月召至京,示以所告词。橚顿首谢死罪。帝怜之,不复问。橚归国,
献还三护卫。仁宗即位,加岁禄至二万石。橚好学,能词赋,尝作《元宫词》百章。
以国土夷旷,庶草蕃庑,考核其可佐饥馑者四百余种,绘图疏之,名《救荒本草》。
辟东书堂以教世子,长史刘淳为之师。洪熙元年薨。
    子宪王有炖嗣,博学善书。弟有动数讦有炖,宣宗书谕之。有动与弟有熺
诈为祥符王有爝与赵王书,系箭上,置彰德城外,词甚悖。都指挥王友得书以闻。
宣宗逮友,讯无迹。召有爝至,曰:“必有动所为。”讯之具服,并得有熺掠食
生人肝脑诸不法事,于是并免为庶人。有炖,正统四年薨,无子。帝赐书有爝曰:
“周王在日,尝奏身后务从俭约,以省民力。妃夫人以下不必从死。年少有父母者
遣归。”既而妃巩氏、夫人施氏、欧氏、陈氏、张氏、韩氏、李氏皆殉死,诏谥妃
贞烈,六夫人贞顺。
    弟简王有爝嗣,景泰三年薨。子靖王子垕嗣,七年薨。弟懿王子驩嗣,成化二
十一年薨。子惠王同镳嗣,弘治十一年薨。世子安氵横未袭封而卒,孙恭王睦审
嗣,谥安氵横悼王。
    初,安氵横为世子,与弟平乐王安泛、义宁王安氵矣争渔利,置囹圄刑具,集
亡赖为私人。惠王戒安氵横,不从,王怒。安泛因而倾之,安氵横亦持安泛不法事。
惠王薨,群小交构,安氵横奏安泛私坏社稷坛,营私第,安泛亦诬奏安氵横诸阴事。
下镇、巡官按验。顷之,安氵横死,其子睦审立而幼。安泛侵陵世子妃,安涘亦
讦妃出不正,其子不可嗣。十三年,帝命太监魏忠、刑部侍郎何鉴按治。安泛惧,
益诬世子毒杀惠王并世子妃淫乱,所连逮千人。鉴等奏其妄,废安泛为庶人,幽凤
阳,安涘亦革爵。
    嘉靖十七年,睦审薨。子勤熄先卒,孙庄王朝堈嗣,三十年薨。子敬王在铤
嗣,万历十年薨。子端王肃溱嗣,薨。子恭枵嗣。崇祯十四年冬,李自成攻开封,
恭枵出库金五十万,饷守陴者,悬赏格,殪一贼予五十金。贼穴城,守者投以火,
贼被爇死,不可胜计,乃解围去。明年正月,帝下诏褒奖,且加劳曰:“此高皇帝
神灵悯宗室子孙维城莫固,启王心而降之福也。”其年四月,自成再围汴,筑长围,
城中樵采路绝。九月,贼决河灌城,城圮,恭枵从后山登城楼,率宫妃及宁乡、安
乡、永寿、仁和诸王露栖雨中数日。援军驻河北,以舟来迎,始获免。事闻,赐书
慰劳,并赐帑金文绮,命寄居彰德。汴城之陷也,死者数十万,诸宗皆没,府中分
器宝藏书尽沦于巨浸。逾年,乃从水中得所奉高帝、高后金容,迎至彰德奉焉。久
之,王薨,赠谥未行,国亡。其孙南走,死于广州。
    镇平王有爌,定王第八子。嗜学,工诗,作《道统论》数万言。又采历代公族
贤者,自夏五子迄元太子真金百余人,作《贤王传》若干卷。
    博平王安氵戍,惠王第十三子。惠王有子二十五人,而安氵戍独贤,尝辑《贻
后录》、《养正录》诸书。勤于治生,田园僮奴车马甚具。宾客造门,倾己纳之。
其时称名德者,必曰博平。
    南陵王睦楧,悼王第九子,敏达有识。嘉靖四十一年,御史林润言:“天下财
赋,岁供京师米四百万石,而各籓禄岁至八百五十三万石。山西、河南存留米二百
三十六万三千石,而宗室禄米五百四万石。即无灾伤蠲免,岁输亦不足供禄米之半。
年复一年,愈加蕃衍,势穷弊极,将何以支!”事下诸王议。明年,睦楧条上七议:
请立宗学以崇德教,设科选以励人才,严保勘以杜冒滥,革冗职以除素餐,戒奔竞
以息饕贪,制拜扫以广孝思,立忧制以省禄费。诏下廷臣参酌之。其后诸籓遂稍稍
陈说利弊,尚书李春芳集而上焉。及颁《宗籓条例》,多采睦楧议云。
    镇国中尉睦挈,字灌甫,镇平王诸孙。父奉国将军安河以孝行闻于朝,玺书
旌赉。既没,周王及宗室数百人请建祠。诏赐祠额曰“崇孝”。睦挈幼端颖,郡
人李梦阳奇之。及长,被服儒素,覃精经学,从河、洛间宿儒游。年二十通《五经》,
尤邃于《易》、《春秋》。谓本朝经学一禀宋儒,古人经解残阙放失,乃访求海内
通儒,缮写藏弃,若李鼎诈《易解》、张洽《春秋传》,皆叙而传之。吕柟尝与论
《易》,叹服而去。益访购古书图籍,得江都葛氏、章丘李氏书万卷,丹铅历然,
论者以方汉之刘向。筑室东坡,延招学者,通怀好士,而内行修洁。事亲晨昏不离
侧,丧三年居外舍。有弟五人,亲为教督,尽推遗产与之。万历五年举文行卓异,
为周籓宗正,领宗学。约宗生以三、六、九日午前讲《易》、《诗》、《书》,午
后讲《春秋》、《礼记》,虽盛寒暑不辍。所撰有《五经稽疑》六卷,《授经图传》
四卷,《韵谱》五卷,又作《明帝世表》、《周国世系表》、《建文逊国褒忠录》、
《河南通志》、《开封郡志》诸书。巡抚御史褚鈇议稍减郡王以下岁禄,均给贫宗,
帝遣给事中万象春就周王议。新会王睦樒号于众曰:“裁禄之谋起于睦挈。”聚
宗室千余人击之,裂其衣冠,上书抗诏。帝怒,废睦樒为庶人。睦挈屡疏引疾乞
休,诏勉起之。又三年卒,年七十。宗人颂功德者五百人,诏赐辅国将军,礼葬之,
异数也。学者称为西亭先生。
    时有将军安氵侃者,一岁丧母,事其父以孝闻。父病革,刲臂为汤饮父,父良
已。年七十,追念母不逮养,服衰庐墓三年,诏旌其门。素精名理,声誉大著,人
称睦挈为“大山”,安氵侃为“小山”云。
    又勤熨者,镇国中尉也,嘉靖中,上书曰:“陛下躬上圣之资,不法古帝王兢
业万岁,择政任人,乃溺意长生,屡修斋醮,兴作频仍。数年来朝仪久旷,委任非
人,遂至贿赂公行,刑罚倒置,奔竞成风,公私殚竭,脱有意外变,臣不知所终。”
帝览疏怒,坐诽谤,降庶人,幽凤阳。子朝已赐名,以罪人子无敢为请封者,上书
请释父罪,且陈中兴四事,诏并禁锢。穆宗登极,释归,命有司存恤。楚昭王桢,
太祖第六子。始生时,平武昌报适至,太祖喜曰:“子长,以楚封之。”洪武三年
封楚王。十四年就籓武昌。尝录《御注洪范》及《大宝箴》置座右。十八年四月,
铜鼓、思州诸蛮乱,命桢与信国公汤和、江夏侯周德兴帅师往讨。和等分屯诸洞,
立栅与蛮人杂耕作。久之,擒其渠魁,余党悉溃。三十年,古州蛮叛,帝命桢帅师,
湘王柏为副,往征。桢请饷三十万,又不亲莅军。帝诘责之,命城铜鼓卫而还。是
年,荧惑入太微,诏谕桢戒慎,桢书十事以自警。未几,桢子巴陵王卒,帝复与敕
曰:“旧岁荧惑入太微,太微天庭,居翼轸,楚分也。五星无故入,灾必甚焉。尔
子疾逝,恐灾不止此,尚省慎以回天意。”至冬,王妃薨。时初设宗人府,以桢为
右宗人。永乐初,进宗正。二十二年薨。
    子庄王孟烷嗣,敬慎好学。宣德中,平江伯陈瑄密奏:“湖广,东南大籓,襟
带湖、湘,控引蛮越,人民蕃庶,商贾辐聚。楚设三护卫,自始封至今,生齿日繁,
兵强国富,小人行险,或生邪心。请选其精锐,以转漕为名,俟至京师,因而留之,
可无后患。”帝曰:“楚无过,不可。”孟烷闻之惧。五年上书请纳两护卫,自留
其一。帝劳而听之。正统四年薨。
    子宪王季堄嗣。事母邓妃至孝。英宗赐书奖谕。著《东平河间图赞》,为士林
所诵。八年薨。弟康王季埱嗣。天顺六年薨。再从子靖王均鈋嗣,正德五年薨。子
端王荣氵戒嗣,以仁孝著称,武宗表曰“彰孝之坊”。嘉靖十三年薨。子愍王显榕
嗣,居丧哀痛,遇庆礼却贺。端王婿仪宾沈宝与显榕有隙,使人诬奏显榕左右呼显
榕万岁,且诱显榕设水戏以习水军。世宗下其章,抚臣具言显榕居丧能守礼。宝坐
诬,削为民。
    显榕妃吴氏,生世子英耀,性淫恶,尝烝显榕宫人。显榕知之,杖杀其所使陶
元儿。英耀又使卒刘金纳妓宋么儿于别馆。显榕欲罪金,金遂诱英耀谋为逆。嘉靖
二十四年正月十八日,张灯置酒飨显榕,别宴显榕弟武冈王显槐于西室。酒半,金
等从座后出,以铜瓜击显榕脑,立毙。显槐惊救,被伤,奔免。英耀徙显榕尸宫中,
命长史孙立以中风报。王从者硃贵抉门出告变,抚、按官以闻。英耀惧,具疏奏辨,
且逼崇阳王显休为保奏。通山王英炊不从,直奏英耀弑逆状。诏遣中官及驸马都尉
邬景和、侍郎喻茂坚往讯。英耀辞服。诏逮入京。是年九月,告太庙,伏诛,焚尸
扬灰。悉诛其党,革显休禄十之三。显槐、英炊皆赉金币,而以显榕次子恭王英
佥嗣。隆庆五年薨。
    子华奎幼,万历八年,始嗣爵。卫官王守仁上告曰:“远祖定远侯弼,楚王桢
妃父也,遗瑰宝数十万寄楚帑,为嗣王侵匿。”诏遣中官清核。华奎奏辨,且请避
宫搜掘。皆不报。久之,系鞫王府承奉等,无所得。时诸珰方以搜括希上意,不欲
暴守仁罪。帝颇悟,罢其事。华奎乃奏上二万金助三殿工。
    三十一年,楚宗人华等言:“华奎与弟宣化王华壁皆非恭王子。华奎乃恭王
妃兄王如言子,抱养宫中。华壁则王如綍家人王玉子也。华妻,即如言女,知之
悉。”礼部侍郎郭正域请行勘。大学士沈一贯右华奎,委抚按讯,皆言伪王事无左
验。而华妻持其说甚坚,不能决,廷议令覆勘。中旨以楚王袭封已二十余年,宜
治华等诬罔。御史钱梦皋为一贯劾正域,正域发华奎行贿一贯事。华奎遂讼言正
域主使,正域罢去。东安王英燧、武冈王华增、江夏王华塇等皆言伪迹昭著,行贿
有据。诸宗人赴都投揭。奉旨切责,罚禄、削爵有差。华坐诬告,降庶人,锢凤
阳。未几,华奎输贿入都,宗人遮夺之。巡抚赵可怀属有司捕治。宗人蕴鉁等方恨
可怀治楚狱不平,遂大哄,殴可怀死。巡按吴楷以楚叛告。一贯拟发兵会剿。命未
下,诸宗人悉就缚。于是斩二人,勒四人自尽,锢高墙及禁闲宅者复四十五人。三
十三年四月也。自是无敢言楚事者。久之,禁锢诸人以恩诏得释,而华奎之真伪竟
不白。
    其后,张献忠掠湖广,华奎募卒自卫,以张其在为帅。献忠兵至武昌,其在为
内应,执华奎沉之江,诸宗无得免者。
    武冈王显槐,端王第三子也。嘉靖四十三年上书条籓政,请“设宗学,择立宗
正、宗表,督课亲郡王以下子弟。十岁入学,月饩米一石,三载督学使者考绩,陟
其中程式者全禄之,五试不中课则黜之,给以本禄三之二。其庶人暨妻女,月饩六
石,庶女勿加恩。”其后廷臣集议,多采其意。
    齐王榑,太祖第七子。洪武三年封。十五年就籓青州。二十三年命王帅护卫及
山东徐、邳诸军从燕王北征。二十四年复帅护卫骑士出开平。时已令颍国公傅友德
调发山东都司各卫军出塞,谕王遇敌当自为队,奏凯之时勿与诸将争功。榑数历塞
上,以武略自喜,然性凶暴,多行不法。建文初,有告变者。召至京,废为庶人,
与周王同禁锢。
    燕兵入金川门,急遣兵护二王。二王卒不知所以,大怖,伏地哭。已知之,乃
大喜。成祖令王齐如故,榑益骄纵。帝与书召来朝,面谕王无忘患难时。尃不悛,
阴畜刺客,招异人术士为咒诅,辄用护卫兵守青州城,并城筑苑墙断往来,守吏不
得登城夜巡。李拱、曾名深等上急变,榑拘匿以灭口。永乐三年诏索拱,谕榑改过。
是时,周王橚亦中浮言,上书谢罪,帝封其书示榑。明年五月来朝,廷臣劾榑罪。
榑厉声曰:“奸臣喋喋,又欲效建文时耶!会尽斩此辈。”帝闻之不怿,留之京邸。
削官属护卫,诛指挥柴直等,尽出榑系囚及所造不法器械。群臣请罪教授叶垣等,
帝曰:“王性凶悖,朕温诏开谕至六七,犹不悟,教授辈如王何!垣等先自归发其
事,可勿问。”榑既被留,益有怨言。是年八月,召其子至京师,并废为庶人。
    宣德三年,福建妄男子楼濂诡称七府小齐王,谋不轨。事觉,械至京,诛其党
数百人。榑及三子皆暴卒,幼子贤爀安置庐州。景泰五年徙齐庶人、谷庶人置南京,
敕守臣慎防。后谷庶人绝,齐庶人请得谷庶人第。嘉靖十三年释高墙庶人长毚,榑
曾孙也。万历中有承彩者,亦榑裔。齐宗人多凶狡,独承彩颇好学云。
    潭王梓,太祖第八子。洪武三年封。十八年就籓长沙。梓英敏好学,善属文。
尝召府中儒臣,设醴赋诗,亲品其高下,赉以金币。妃于氏,都督显女也。显子琥,
初为宁夏指挥。二十三年坐胡惟庸党,显与琥俱坐诛。梓不自安。帝遣使慰谕,且
召入见。梓大惧,与妃俱焚死。无子,除其封。
    赵王巳,太祖第九子。洪武二年生。次年受封,明年殇。
    鲁荒王檀,太祖第十子。洪武三年生,生两月而封。十八年就籓兗州。好文礼
士,善诗歌。饵金石药,毒发伤目。帝恶之。二十二年薨,谥曰荒。子靖王肇煇,
甫弥月。母妃汤,信国公和女,抚育教诲有度。永乐元年三月始得嗣。成祖爱重之。
车驾北巡过兗,锡以诗币。宣德初,上言:“国长史郑昭、纪善王贞,奉职三十年
矣,宜以礼致其事。”帝谓蹇义曰:“皇祖称王礼贤敬士,不虚也。”许之。成化
二年薨。
    子惠王泰堪嗣,九年薨。子庄王阳铸嗣,嘉靖二年薨。庄王在位久,世子当漎,
当漎子健杙皆前卒,健杙子端王观定嗣。狎典膳秦信等,游戏无度,挟娼乐,裸
男女杂坐。左右有忤者,锥斧立毙,或加以砲烙。信等乘势残杀人。馆陶王当淴亦
淫暴,与观定交恶,相讦奏。帝念观定尚幼,革其禄三之二,逮诛信等,亦革
当淴禄三之一。二十八年,观定薨。子恭王颐坦嗣,有孝行,捐邸中田湖,赡贫
民,辞常禄,给贫宗。前后七赐玺书嘉劳。万历二十二年薨。世子寿钅爵先卒,弟
敬王寿鏳嗣,二十八年薨。弟宪王寿鋐嗣,崇祯九年薨。弟肃王寿镛嗣,薨。子以
派嗣,十五年,大清兵克兗州,被执死。弟以海转徙台州,张国维等迎居于绍兴,
号鲁监国。顺治三年六月,大兵克绍兴,以海遁入海。久之,居金门,郑成功礼待
颇恭。既而懈,以海不能平,将往南澳。成功使人沉之海中。
    归善王当沍,庄王幼子也。正德中,贼攻兗州,帅家众乘城,取护卫弓弩射却
贼。降敕奖谕,遂以健武闻。时有卒袁质与舍人赵岩俱家东平,武断为乡人所恶。
吏部主事梁谷,亦东平人,少不检,倚恶少为助,既贵,颇厌苦之,又与千户高乾
有怨。正德九年,谷邑人西凤竹、屈昂诳谷云:“质、岩且为乱。”谷心动,因并
指乾等,告变于尚书杨一清。兵部议以大兵驻济南伺变。先是,当沍数与质、岩校
射。至是当沍父庄王听长史马魁谮言当沍结质、岩欲反,虞祸及,奏于朝。帝遣司
礼太监温祥、大理少卿王纯、锦衣卫指挥韩端往按问。祥等至,围当沍第,执之。
祥等谳谷所指皆平人。魁惧事败,乃讽所厚陈环及术士李秀佐证之,复以书及贿抵
镇守太监毕真,使逮二人诘问。已而二人以实对,书贿事亦为真所发。于是御史李
翰臣劾谷报怨邀功,长史魁惑王罔奏,宜即讯。诏下翰臣狱,谪广德州判官,免谷
罪不问。御史程启充等疏言:“谷、魁鼓煽流言,死不蔽罪,纵首祸而谪言者,非
国体。”不报。廷臣议当沍罪,卒无所坐。以藏护卫兵器违祖制,废为庶人。戍质
等于肃州。所连逮多瘐死,魁坐诬奏斩。凤竹、昂流口外。中官送当沍之高墙,当
沍大恸曰:“冤乎!”触墙死。闻者伤之。辅国将军当濆,钜野王泰墱诸孙也,慷
慨有志节。嘉靖三年上书请停郡县主、郡县君恤典,以苏民困。七年奏辞辅国将军
并子奉国将军禄,佐疏运河。赐敕褒谕。又上书言:“各籓郡县主、郡县君先仪宾
没者,故事仪宾得支半禄。今四方灾伤,边陲多事,民穷财尽,而各仪宾暴横侈肆,
多不法,请勿论品级,减其月给。”明年又请以父子应得禄米佐振。因劝帝法祖宗,
重国本,裁不急之费,息土木之工。词甚恺切。帝嘉其意,特敕褒之,不听辞禄。
时东瓯王健楸无子,上书言:“宗室所以蕃,由诈以媵子为嫡,糜费县官。今臣无
嫡嗣,请以所受府第屯厂尽归鲁府,待给新封,省民财万一,乞著为例。”报可。
    奉国将军健根,钜野王阳蓥诸孙。博通经术,年七十,犹纵谈名理,亹亹不倦。
嘉靖中,诏褒其贤孝。子镇国中尉观熰,字中立,居母丧,蔬食逾年,哀毁骨立。
尝绘《太平图》上献。世宗嘉奖之,赐承训书院名额并《五经》诸书。弟观以诗画
著名。同时钜野中尉颐堟、安丘将军颐墉,声诗清拔。乐陵王颐戋亦喜称诗。
    安丘王当澻,靖王曾孙,少孤,事祖父母以孝闻。曾孙颐堀好学秉礼,尤谙练
典故。籓邸中有大疑,辄就决。一意韬晦,监司守令希见其面。年七十余,犹手不
废书。
    鲁府宗室寿钅林,家兗州。崇祯中为云南通判,有声绩。永明王由榔在广西,
以为右佥都御史,使募兵。值沙定州乱,兵不能集。孙可望兵至,寿钅林知不免,
张麾盖往见之,行三揖礼曰:“谢将军不杀不掠之恩。”可望胁之降,不从。系他
所,使人诱以官,终不从。从容题诗于壁,或以诗报可望,遂遇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