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三国志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吴书 吴范刘惇赵达传 第十八

                                 吴范刘惇赵达传

    吴范字文则,全稽上虞人也。以治历数知风气闻于郡中。举有道,诣京都,世乱不
行。会孙权起于东南,范委身服事,每有灾祥,辄推数言状。其术多效,遂以显名。
    初,权在吴,欲讨黄祖。范曰:“今兹少利,不如明年。明年戊子,荆州刘表亦身
死国亡。”权遂征祖,卒不能克。明年,军出,行及寻阳,范见风气,因诣船贺,催兵
急行,至即破祖,祖得夜亡。权恐失之,范曰:“未远,必生禽祖。”至五更中,果得
之。刘表竟死,荆州分割。及壬辰岁,范又白言:“岁在甲午,刘备当得益州。”后吕
岱从蜀还,遇之白帝,说备部众离落,死亡且半,事必不克。权以难范,范曰:“臣所
言者天道也,而岱所见者人事耳。”备卒得蜀。
    权与吕蒙谋袭关羽,议之近臣,多曰不可。权以问范曰:“得之。”后羽在麦城,
使使请降。权问范曰:“竞当降否?”范曰:“彼有走气,言降诈话耳。”权使潘璋邀
其径路,觇候者还,自羽已去。范曰:“虽去不免。”问其期,曰:“明日日中。”权
立表下漏以待之。及中不至,权问其故,范曰:“时尚未正中也。”顷之,有风动帷,
范拊手曰:“羽至矣。”须臾,外称万岁,传言得羽。后权与魏为好,范曰:“以风气
言之,彼以貌来,其实有谋,宜为之备。”刘备盛兵西陵,范曰:“后当和亲。”终皆
如言。其占验明审如此。权以范为骑都尉,领太史令,数从访问,欲知其决。范秘惜其
术,不以至要语权。权由是恨之。
    初,权为将军时,范尝白言“江南有王气,亥子之间有大福庆。”权曰:“若终如
言,以君为候。”及立为吴王,范时侍宴。曰:“昔在吴中,尝言此事,大王识之邪?”
权曰:“有之。”因呼左右,以侯绶带范。范权知权欲以厌当前言,辄手推不受。及后
论功行封,以范为都亭侯,诏临当出,权恚其爱道于己也,削除其名。
    范为人刚直,颇好自称,然与亲故交接有终始。素与魏滕同邑相善。滕尝有罪,权
责怒甚严,敢有谏者死,范谓滕曰:“与汝偕死。”滕曰:“死而无益,何用死为?”
范曰:“安能虑此坐观汝邪?”乃髡头自缚诣门下,使铃下以闻。铃下不敢,曰:“必
死,不敢白。”范曰:“汝有子邪?”曰:“有”。曰:“使汝为吴范死,子以属我。”
铃下曰:“诺。”乃排阁入。言未卒,权大怒,欲便投以戟。逡巡走出,范因突入,叩
头流血,言与涕并。良久,权释,乃免滕。滕见范谢曰:“父母能生长我,不能免我于
死。丈夫相知,如汝足矣,何用多为!”
    黄武五年,范病卒。长子先死,少子尚幼,于是业绝。权追思之,募三州有能举知
术数如吴范、赵达者,封千户侯,卒无所得。
    刘惇字子仁,平原人也。遭乱避地,客游庐陵,事孙辅。以明天官达占数显于南土。
每有水旱寇贼,皆先时处期,无不中者。辅异焉,以为军师,军中咸敬事之,号曰神明。
    建安中,孙权在豫章,时有星变,以问惇。惇曰:“灾在丹杨。”权曰:“何如?”
曰:“客胜主人,到某日当得问。”是时边鸿作乱,卒如惇言。惇于诸术皆善,尤明太
一,皆能推演其事,穷尽要妙,著书百余篇,名儒刁玄称以为奇。惇亦宝爱其术,不以
告人,故世莫得而明也。
    赵达,河南人也。少从汉侍中单甫受学,用思精密。谓东南有王者气,可以避难,
故脱身渡江。治九宫一算之术,究其微旨,是以能应机立成。对问若神,至计飞蝗,射
隐伏,无不中效。或难达曰:飞者固不可校,谁知其然,此殆妄耳。”达使其人取小豆
数斗,播之席上,立处其数,验覆果信。尝过知故,知故为之具食。食毕,谓曰:“仓
卒乏酒,又无佳看,无以叙意,如何?”达因取盘中只箸,再三从横之,乃言:“卿东
壁下有美酒一斛,又有鹿肉三斤,何以辞无?”时坐有他宾,内得主人情。主有惭曰:
“以卿善射有无,欲相试耳,竟效如此。”遂出酒酣饮。又有书简上作千万数,著空仓
中封之,令达算之。达处如数,云:“但有名无实。”其精微若是。
    达宝惜其术,自阚泽、殷礼皆名儒善士,亲屈节就学,达秘而不告,太史丞公孙滕
少师事达,勤劳累年,达许教之者有年数矣,临当喻语而辄复止。滕他日赍酒具,侯颜
色,拜跪而请。达曰:“吾先人得此术,欲图为帝王师,至仕来三世,不过太史郎,诚
不欲复传之。且此术微妙,头乘尾除,一算之法,父子不相语。然以子笃好不倦,今真
以相授矣。”饮酒数行,达起取素书两眷,大如手指,达曰:“当写读此,由自解也。
吾久废,不复省之。今欲思论一过,数日当以相与。”滕如期往,至乃阳求索书,惊言
失之,云:“女婿昨来,必是渠所窃。”遂从此绝。
    初,孙权行师征伐,每令达有所推步,皆如其言。权问其法,达终不语,由此见薄,
禄位不至。达常笑谓诸星气风术者曰:“当回算帷幕,不出户牖以知天道,而反昼夜暴
露以望气样,不亦难乎!”闲居无为,引算自校,乃叹曰:“吾算讫尽某年月日,其终
矣。”达妻数见达效,闻而哭泣。达欲弭妻意,乃更步算,言:“向者谬误耳,尚未
也。”后如期死。权闻达有书,求之不得,乃录问其女,及发棺无所得,法术绝焉。
    评曰:“三子各于其术精矣,其用思妙矣,然君子等役心神,宜于大者远者,是以
有识之士,舍彼而取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