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史记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列传 张耳陈余列传 第二十九

                     张耳陈余列传 第二十九

  张耳者,大梁人也。①其少时,及魏公子毋忌为客。张耳尝亡命②游外黄。
    ③外黄富人女甚美,嫁庸奴,亡其夫,④去抵父客。⑤父客素知张耳,乃谓女曰:
“必欲求贤夫,从张耳。”女听,乃卒为请决,嫁之张耳。⑥张耳是时脱身游,女家厚
奉给张耳,张耳以故致千里客。乃宦魏为外黄令。名由此益贤。陈余者,亦大梁人也,
好儒术,数游赵苦陉。⑦富人公乘氏以其女妻之,亦知陈余非庸人也。余年少,父事张
耳,两人相与为刎颈交。⑧

    注①索隐臣瓒云:“今陈留大梁城是也。”
    注②索隐晋灼曰:“命者,名也。谓脱名籍而逃。”崔浩曰:“亡,无也。命,名
也。逃匿则削除名籍,故以逃为亡命。”
    注③索隐地理志属陈留。
    注④集解徐广曰:“一云‘其夫亡’也。”
    注⑤集解如淳曰:“父时故宾客。”索隐如淳曰:“抵,归也,音丁礼反。”
    注⑥索隐谓女请父客为决绝其夫,而嫁之张耳。
    注⑦集解张晏曰:“苦陉,汉章帝改曰汉昌。”索隐地理志属中山。张晏曰:
    “章帝丑其名,改曰汉昌。”正义音邢。邢州唐昌县。
    注⑧索隐崔浩云:“言要齐生死,断颈无悔。”
    秦之灭大梁也,张耳家外黄。高祖为布衣时,尝数从张耳游,客数月。秦灭魏数岁,
已闻此两人魏之名士也,购求有得张耳千金,陈余五百金。张耳、陈余乃变名姓,俱之
陈,为里监门①以自食。两人相对。里吏尝有过笞陈余,陈余欲起,张耳蹑之,②使受
笞。吏去,张耳乃引陈余之桑下而数之曰:“始吾与公言何如?今见小辱而欲死一吏乎?”
陈余然之。秦诏书购求两人,两人亦反用门者以令里中。③

    注①集解张晏曰:“监门,里正韂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一作‘摄’。”
    注③索隐案:门者即余、耳也。自以其名而号令里中,诈更别求也。
    陈涉起蕲,至入陈,兵数万。张耳、陈余上谒陈涉。涉及左右生平数闻张耳、陈余
贤,未尝见,见即大喜。
    陈中豪杰父老乃说陈涉曰:“将军身被坚执锐,率士卒以诛暴秦,复立楚社稷,存
亡继绝,功德宜为王。且夫监临天下诸将,不为王不可,愿将军立为楚王也。”
    陈涉问此两人,两人对曰:“夫秦为无道,破人国家,灭人社稷,绝人后世,罢百
姓之力,尽百姓之财。将军瞋目张胆,出万死不顾一生之计,为天下除残也。
    今始至陈而王之,示天下私。愿将军毋王,急引兵而西,遣人立六国后,自为树党,
为秦益敌也。敌多则力分,与觽则兵强。如此野无交兵,县无守城,诛暴秦,据咸阳以
令诸侯。诸侯亡而得立,以德服之,如此则帝业成矣。今独王陈,恐天下解也。”①陈
涉不听,遂立为王。

    注①正义解,纪卖反。言天下诸侯见陈胜称王王陈,皆解堕不相从也。
    陈余乃复说陈王曰:“大王举梁、楚而西,务在入关,未及收河北也。臣尝游赵,
知其豪桀及地形,愿请奇兵北略赵地。”于是陈王以故所善陈人武臣为将军,邵骚为护
军,以张耳、陈余为左右校尉,予卒三千人,北略赵地。
    武臣等从白马渡河,①至诸县,说其豪桀曰:②“秦为乱政虐刑以残贼天下,数十
年矣。北有长城之役,南有五岭之戍,③外内骚动,百姓罢敝,头会箕敛,④以供军费,
财匮力尽,民不聊生。重之以苛法峻刑,使天下父子不相安。陈王奋臂为天下倡始,王
楚之地,方二千里,莫不响应,家自为怒,人自为□,各报其怨而攻其雠,县杀其令丞,
郡杀其守尉。
    今已张大楚,王陈,使吴广、周文将卒百万西击秦。于此时而不成封侯之业者,非
人豪也。诸君试相与计之!夫天下同心而苦秦久矣。因天下之力而攻无道之君,报父兄
之怨而成割地有土之业,此士之一时也。”豪桀皆然其言。乃行收兵,得数万人,号武
臣为武信君。下赵十城,余皆城守,莫肯下。

    注①索隐案:郦食其云“白马之津”,白马是津渡,其地与黎阳对岸。
    注②集解邓展曰:“至河北县说之。”
    注③集解汉书音义曰:“岭有五,因以为名,在交址界中也。”索隐裴氏广州记云
大庾、始安、临贺、桂阳、揭阳,斯五岭。
    注④集解汉书音义曰:“家家人头数出谷,以箕敛之。”
    乃引兵东北击范阳。范阳人蒯通说范阳令曰:①“窃闻公之将死,故吊。虽然,贺
公得通而生。”范阳令曰:“何以吊之?”对曰:“秦法重,足下为范阳令十年矣,杀
人之父,孤人之子,断人之足,黥人之首,不可胜数。然而慈父孝子莫敢倳刃②公之腹
中者,畏秦法耳。今天下大乱,秦法不施,然则慈父孝子且倳刃公之腹中以成其名,此
臣之所以吊公也。今诸侯畔秦矣,武信君兵且至,而君坚守范阳,少年皆争杀君,下武
信君。君急遣臣见武信君,可转祸为福,在今矣。”

    注①集解汉书曰“范阳令徐公”。
    注②集解徐广曰:“倳音胾。”李奇曰:“东方人以物插地皆为倳。”
    范阳令乃使蒯通见武信君曰:“足下必将战胜然后略地,攻得然后下城,臣窃以为
过矣。诚听臣之计,可不攻而降城,不战而略地,传檄而千里定,可乎?”
    武信君曰:“何谓也?”蒯通曰:“今范阳令宜整顿其士卒以守战者也,怯而畏死,
贪而重富贵,故欲先天下降,畏君以为秦所置吏,诛杀如前十城也。然今范阳少年亦方
杀其令,自以城距君。君何不赍臣侯印,拜范阳令,范阳令则以城下君,少年亦不敢杀
其令。令范阳令乘朱轮华毂,使驱驰燕、赵郊。燕、赵郊见之,皆曰此范阳令,先下者
也,即喜矣,燕、赵城可毋战而降也。此臣之所谓传檄而千里定者也。”武信君从其计,
因使蒯通赐范阳令侯印。赵地闻之,不战以城下者三十余城。
    至邯郸,张耳、陈余闻周章军入关,至戏却;①又闻诸将为陈王徇地,多以谗毁得
罪诛,怨陈王不用其筴不以为将而以为校尉。乃说武臣曰:“陈王起蕲,至陈而王,非
必立六国后。将军今以三千人下赵数十城,独介居河北,②不王无以填之。且陈王听谗,
还报,恐不脱于祸。又不如立其兄弟;不,即立赵后。将军毋失时,时闲不容息。”③
武臣乃听之,遂立为赵王。以陈余为大将军,张耳为右丞相,邵骚为左丞相。

    注①集解苏林曰:“戏,地名。却,兵退也。”正义戏音羲。出骊山。
    注②集解晋灼曰:“介音戛。”瓒曰:“方言云介,特也。”
    注③索隐以言举事不可失时,时几之迅速,其闲不容一喘息顷也。
    使人报陈王,陈王大怒,欲尽族武臣等家,而发兵击赵。陈王相国房君谏曰:“秦
未亡而诛武臣等家,此又生一秦也。不如因而贺之,使急引兵西击秦。”陈王然之,从
其计,徙系武臣等家宫中,封张耳子敖为成都君。
    陈王使使者贺赵,令趣发兵西入关。张耳、陈余说武臣曰:“王王赵,非楚意,特
以计贺王。楚已灭秦,必加兵于赵。愿王毋西兵,北徇燕、代,南收河内以自广。赵南
据大河,北有燕、代,楚虽胜秦,必不敢制赵。”赵王以为然,因不西兵,而使韩广略
燕,李良略常山,张黡略上党。
    韩广至燕,燕人因立广为燕王。①赵王乃与张耳、陈余北略地燕界。赵王闲出,为
燕军所得。燕将囚之,欲与分赵地半,乃归王。使者往,燕辄杀之以求地。张耳、陈余
患之。有厮养卒谢其舍中曰:②“吾为公说燕,与赵王载归。”
    舍中皆笑曰:“使者往十余辈,辄死,若何以能得王?”乃走燕壁。燕将见之,问
燕将曰:“知臣何欲?”燕将曰:
    “若欲得赵王耳。”曰:“君知张耳、陈余何如人也?”燕将曰:“贤人也。”
    曰:“知其志何欲?”曰:“欲得其王耳。”赵养卒乃笑曰:“君未知此两人所欲
也。夫武臣、张耳、陈余杖马棰③下赵数十城,此亦各欲南面而王,岂欲为卿相终己邪?
夫臣与主岂可同日而道哉,顾其势初定,未敢参分而王,且以少长先立武臣为王,以持
赵心。今赵地已服,此两人亦欲分赵而王,时未可耳。
    今君乃囚赵王。此两人名为求赵王,实欲燕杀之,此两人分赵自立。夫以一赵尚易
燕,况以两贤王左提右挈,而责杀王之罪,④灭燕易矣。”燕将以为然,乃归赵王,养
卒为御而归。

    注①集解徐广曰:“九月也。”
    注②集解如淳曰:“畼,贱者也。公羊传曰‘畼役扈养’。”韦昭曰:“析薪为畼,
炊烹为养。”晋灼曰:“以辞相告曰谢也。”索隐谓其同舍中之人也。汉书作“舍人”。
    注③集解张晏曰:“言其不用兵革,驱策而已也。”索隐杖音丈。棰音之委反。
    注④集解徐广曰:“平原君传曰‘事成执右券以责’也,券契义同耳。”
    李良已定常山,还报,赵王复使良略太原。至石邑,①秦兵塞井陉,未能前。
    秦将诈称二世使人遗李良书,不封,②曰:“良尝事我得显幸。良诚能反赵为秦,
赦良罪,贵良。”
    良得书,疑不信。乃还之邯郸,益请兵。未至,道逢赵王姊出饮,从百余骑。
    李良望见,以为王,伏谒道旁。王姊醉,不知其将,使骑谢李良。李良素贵,起,
臱其从官。从官有一人曰:“天下畔秦,能者先立。且赵王素出将军下,今女儿乃不为
将军下车,请追杀之。”李良已得秦书,固欲反赵,未决,因此怒,遣人追杀王姊道中,
乃遂将其兵袭邯郸。邯郸不知,竟杀武臣、邵骚。赵人多为张耳、陈余耳目者,以故得
脱出。收其兵,得数万人。客有说张耳曰:“两君羁旅,而欲附赵,难;③独立赵后,
④扶以义,可就功。”乃求得赵歇,⑤立为赵王,居信都。⑥李良进兵击陈余,陈余败
李良,李良走归章邯。

    注①索隐地理志属常山。
    注②集解张晏曰:“欲其漏泄,君臣相疑。”
    注③索隐案:羁旅势弱,难以立功也。
    注④索隐谓独有立六国赵王之后。
    注⑤集解徐广曰:“正月也。音乌辖反。”骃案:张晏曰“赵之苗裔”。
    注⑥集解徐广曰:“后项羽改曰襄国。”
    章邯引兵至邯郸,皆徙其民河内,夷其城郭。张耳与赵王歇走入钜鹿城,王离围之。
    陈余北收常山兵,得数万人,军钜鹿北。章邯军钜鹿南棘原,筑甬道属河,饷王离。
王离兵食多,急攻钜鹿。钜鹿城中食尽兵少,张耳数使人召前陈余,陈余自度兵少,不
敌秦,不敢前。数月,张耳大怒,怨陈余,使张黡、陈泽①往让陈余曰:“始吾与公为
刎颈交,今王与耳旦暮且死,而公拥兵数万,不肯相救,安在其相为死!苟必信,胡不
赴秦军俱死?且有十一二相全。”陈余曰:“吾度前终不能救赵,徒尽亡军。且余所以
不俱死,欲为赵王、张君报秦。今必俱死,如以肉委饿虎,何益?”张黡、陈泽曰:
“事已急,要以俱死立信,安知后虑!”陈余曰:“吾死顾以为无益。必如公言。”乃
使五千人令张黡、陈泽先尝秦军,③至皆没。

    注①正义音释。
    注②正义十中冀一两胜秦。
    注③索隐崔浩云:“尝犹试。”
    当是时,燕、齐、楚闻赵急,皆来救。张敖亦北收代兵,得万余人,来,皆壁余旁,
未敢击秦。项羽兵数绝章邯甬道,王离军乏食,项羽悉引兵渡河,遂破章邯。①章邯引
兵解,诸侯军乃敢击围钜鹿秦军,遂虏王离。涉闲自杀。卒存钜鹿者,楚力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三年十二月也。”
    于是赵王歇、张耳乃得出钜鹿,谢诸侯。张耳与陈余相见,责让陈余以不肯救赵,
及问张黡、陈泽所在。陈余怒曰:“张黡、陈泽以必死责臣,臣使将五千人先尝秦军,
皆没不出。”张耳不信,以为杀之,数问陈余。陈余怒曰:“不意君之望臣深也!①岂
以臣为重去将哉?”②乃脱解印绶,推予张耳。张耳亦愕不受。陈余起如厕。客有说张
耳曰:“臣闻‘天与不取,反受其咎’。③今陈将军与君印,君不受,反天不祥。急取
之!”张耳乃佩其印,收其麾下。而陈余还,亦望张耳不让,④遂趋出。张耳遂收其兵。
陈余独与麾下所善数百人之河上泽中渔猎。由此陈余、张耳遂有却。

    注①索隐望,怨责也。
    注②索隐案:重训难也。或云重,惜也。
    注③索隐此辞出国语。
    注④正义言陈余如厕还,亦怨望张耳不让其印。
    赵王歇复居信都。张耳从项羽诸侯入关。汉元年二月,项羽立诸侯王,张耳雅游,
①人多为之言,项羽亦素数闻张耳贤,乃分赵立张耳为常山王,治信都。
    信都更名襄国。

    注①集解韦昭曰:“雅,素也。”索隐郑氏云“雅,故也”。韦昭云“雅,素也”。
然素亦故也。故游,言惯游从,故多为人所称誉。
    陈余客多说项羽曰:“陈余、张耳一体有功于赵。”项羽以陈余不从入关,闻其在
南皮,①□以南皮旁三县以封之,而徙赵王歇王代。②

    注①索隐地理志属勃海。正义故城在沧州南皮县北四里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都代县。”
    张耳之国,陈余愈益怒,曰:“张耳与余功等也,今张耳王,余独侯,此项羽不平。”
及齐王田荣畔楚,陈余乃使夏说说①田荣曰:“项羽为天下宰不平,尽王诸将善地,徙
故王王恶地,今赵王乃居代!愿王假臣兵,请以南皮为扞蔽。”
    田荣欲树党于赵以反楚,乃遣兵从陈余。陈余因悉三县兵袭常山王张耳。张耳败走,
念诸侯无可归者,曰:“汉王与我有旧故,②而项羽又强,立我,我欲之楚。”③甘公
曰:④“汉王之入关,五星聚东井。东井者,秦分也。先至必霸。楚虽强,后必属汉。”
故耳走汉。⑤汉王亦还定三秦,方围章邯废丘。张耳谒汉王,汉王厚遇之。

    注①正义上“说”音悦,下式锐反。
    注②集解张晏曰:“汉王为布衣时,尝从张耳游。”
    注③集解张晏曰:“羽既强盛,又为所立,是以狐疑莫知所往也。”
    注④集解文颖曰:“善说星者甘氏也。”索隐天官书云齐甘公,艺文志云楚有甘公,
齐楚不同。刘歆七略云“字逢,甘德”。志林云“甘公一名德”。
    注⑤集解徐广曰:“二年十月也。”
    陈余已败张耳,皆复收赵地,迎赵王于代,复为赵王。赵王德陈余,立以为代王。
陈余为赵王弱,国初定,不之国,留傅赵王,而使夏说以相国守代。
    汉二年,东击楚,使使告赵,欲与俱。陈余曰:“汉杀张耳乃从。”于是汉王求人
类张耳者斩之,持其头遗陈余。陈余乃遣兵助汉。汉之败于彭城西,陈余亦复觉张耳不
死,即背汉。
    汉三年,韩信已定魏地,遣张耳与韩信击破赵井陉,①斩陈余泜水上,②追杀赵王
歇襄国。汉立张耳为赵王。③汉五年,张耳薨,谥为景王。子敖嗣立为赵王。高祖长女
鲁元公主为赵王敖后。

    注①集解徐广曰:“三年十月。”
    注②集解徐广曰:“在常山。音迟,一音丁礼反。”索隐徐广音迟,苏林音只。
    晋灼音丁礼反,今俗呼此水则然。案:地理志音脂,则苏音为得。郭景纯注山海经
云“泜水出常山中丘县”。正义在赵州赞皇县界。
    注③集解徐广曰:“四年十一月。”骃案:汉书“四年夏”。
    汉七年,高祖从平城过赵,赵王朝夕袒鞴蔽,①自上食,礼甚卑,有子貋礼。
    高祖箕踞②詈,甚慢易之。赵相贯高﹑赵午等年六十余,③故张耳客也。

    生平为气,乃怒曰:“吾王孱王也!”④说王曰:“夫天下豪桀并起,能者先立。
今王事高祖甚恭,而高祖无礼,请为王杀之!”张敖啮其指⑤出血,曰:
    “君何言之误!且先人亡国,赖高祖得复国,德流子孙,秋豪皆高祖力也。愿君无
复出口。”贯高﹑赵午等十余人皆相谓曰:“乃吾等非也。吾王长者,不倍德。且吾等
义不辱,今怨高祖辱我王,故欲杀之,何乃污王⑥为乎?令事成归王,事败独身坐耳。”

    注①集解徐广曰:“鞴者,臂捍也。”
    注②索隐崔浩云:“屈膝坐,其形如箕。”
    注③集解徐广曰:“田叔传云‘赵相赵午等数十人皆怒’,然则或宜言六十余人。”
    注④集解孟康曰:“音如‘潺湲’之‘潺’。冀州人谓懦弱为孱。”韦昭曰:“仁

谨貌。”索隐案:服虔音鉏闲反,弱小貌也。小颜音仕连反。
    注⑤索隐案:小颜曰“啮指以表至诚,为其约誓”。
    注⑥索隐萧该音一故反。说文云:“污,秽也。”
    汉八年,上从东垣还,过赵,贯高等乃壁人柏人,①要之置厕。②上过欲宿,心动,
问曰:“县名为何?”曰:“柏人。”“柏人者,迫于人也!”不宿而去。

    注①索隐谓于柏人县馆舍壁中着人,欲为变也。正义柏人故城在邢州柏人县西北十
二里,即高祖宿处也。
    注②集解韦昭曰:“为供置也。”索隐文颖云:“置人厕壁中,以伺高祖也。”
    张晏云:“凿壁空之,令人止中也。”今按:云“置厕”者,置人于复壁中,谓之
置厕,厕者隐侧之处,因以为言也。亦音侧。
    汉九年,贯高怨家知其谋,乃上变告之。于是上皆并逮捕赵王﹑贯高等。十余人皆
争自刭,贯高独怒骂曰:“谁令公为之?今王实无谋,而并捕王;公等皆死,谁白王不
反者!”乃轞车胶致,①与王诣长安。治张敖之罪。上乃诏赵髃臣宾客有敢从王皆族。
贯高与客孟舒等十余人,皆自髡钳,为王家奴,从来。贯高至,对狱,曰:“独吾属为
之,王实不知。”吏治榜笞数千,刺剟,②身无可击者,终不复言。吕后数言张王以鲁
元公主故,不宜有此。上怒曰:“使张敖据天下,岂少而女乎!”不听。廷尉以贯高事
辞闻,上曰:“壮士!谁知者,以私问之。”③中大夫泄公曰:“臣之邑子,素知之。
此固赵国立名义不侵为然诺者也。”上使泄公持节问之箯舆前。⑤仰视曰:“泄公邪?”
泄公劳苦如生平驩,与语,问张王果有计谋不。高曰:“人情宁不各爱其父母妻子乎?
今吾三族皆以论死,岂以王易吾亲哉!顾为王实不反,独吾等为之。”具道本指所以为
者王不知状。于是泄公入,具以报,上乃赦赵王。

    注①正义谓其车上着板,四周如槛形,胶密不得开,送致京师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丁劣反。”索隐徐广音丁劣反。案:掇亦刺也,汉书作“刺 k”,
张晏云“ k,灼也”。说文云“烧也”。应劭云“以铁刺之”。
    注③集解瓒曰:“以私情相问。”
    注④正义泄,姓也。史有泄私。
    注⑤集解徐广曰:“箯音鞭。”骃案:韦昭曰“舆如今舆黙,人舆以行”。索隐服
虔云:“音编,编竹木如今峻,可以粪除也。”何休注公羊:“笋音峻。笋者,竹箯,
一名编,齐﹑鲁已北名为笋。”郭璞三仓注云:“箯舆,土器。”
    上贤贯高为人能立然诺,使泄公具告之,曰:“张王已出。”因赦贯高。贯高喜曰:
“吾王审出乎?”泄公曰:“然。”泄公曰:“上多足下,故赦足下。”贯高曰:“所
以不死一身无余者,白张王不反也。今王已出,吾责已塞,死不恨矣。
    且人臣有篡杀之名,何面目复事上哉!纵上不杀我,我不愧于心乎?”乃仰绝肮,
遂死。①当此之时,名闻天下。

    注①集解韦昭曰:“肮,咽也。”索隐苏林云:“肮,颈大脉也,俗所谓胡脉,下
郎反。”萧该或音下浪反。
    张敖已出,以尚鲁元公主故,封为宣平侯。①于是上贤张王诸客,以钳奴从张王入
关,无不为诸侯相﹑郡守者。及孝惠﹑高后﹑文帝﹑孝景时,张王客子孙皆得为二千石。

    注①索隐韦昭曰:“尚,奉也。不敢言取。”崔浩云:“奉事公主。”小颜云:
    “尚,配也。易曰‘得尚于中行’,王弼亦以尚为配。恐非其义也。
    张敖,高后六年薨。①子偃为鲁元王。以母吕后女故,吕后封为鲁元王。②元王弱,
兄弟少,乃封张敖他姬子二人:寿为乐昌侯,③侈为信都侯。高后崩,诸吕无道,大臣
诛之,而废鲁元王及乐昌侯﹑信诸侯。孝文帝即位,复封故鲁元王偃为南宫侯,续张氏。


    注①集解关中记曰:“张敖頉在安陵东。”正义鲁元公主墓在咸阳县西北二十五里,
次东有张敖頉,与公主同域。又张耳墓在咸阳县东三十三里。
    注②索隐案:谓偃以其母号而封也。
    注③集解徐广曰:“汉纪张酺传曰张敖之子寿封乐昌侯,食细阳之池阳乡也。”
    注④集解张敖谥武侯。张偃之孙有罪绝。信都侯名侈,乐昌侯名寿。
    太史公曰:张耳﹑陈余,世传所称贤者;其宾客厮役,莫非天下俊桀,所居国无不
取卿相者。然张耳﹑陈余始居约时,①相然信以死,岂顾问哉。②及据国争权,卒相灭
亡,何乡者相慕用之诚,后相倍之戾也!岂非以势利交哉?③名誉虽高,宾客虽盛,所
由殆与大伯﹑延陵季子异矣。


    注①集解汉书音义曰:“在贫贱时也。”
    注②索隐按:葛洪要用字苑云“然犹尔也”。谓相和同诺者何也。谓然诺相信,虽
死不顾也。
    注③索隐有本作“私利交”,汉书作“势利”,故廉颇传云“天下以市道交,君有
势则从君,无势则去,此固其理”是也。

    【索隐述赞】张耳﹑陈余,天下豪俊。忘年羁旅,刎颈相信。耳围钜鹿,余兵不进。
张既望深,陈乃去印。势利倾夺,隙末成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