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金刚经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离寂静分第十一

                             离寂静分第十一

    【分义】学般若法者,在初执有,次则偏空,为说真语、实语、如语、不诳不
异等语,世人又执为实有此法矣。上言布施忍辱等行,恐其执于有也,但处处说幻
离相,每言不可取不可说等,又恐其著于空而偏乐寂静禅味,不起大悲之用矣。不
落作病,便入灭病,二病交起,翻成颠倒,真智无由显发,世尊故说此法,无实无
虚以圆之,但圆其体,非泯其用,倘偏乐寂静,即不能发般若之妙用。此无实无虚
一句,如画龙点睛,通体活现,由偏空而转知有,不落两边,不取中道,所谓如语
者是也。此义惟大乘人最上乘人始能决定通达,虽每日三时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
经百千万亿劫,尚不能比其胜也。了此一句义者,必理事双融无碍,其目如日光明
照,见种种幻相幻法者,斯足当之,当知是人,则是如来矣。以能荷担如来无上菩
提也,乃言与佛不异,一切天人皆应以华香供之。言轻贱罪业果报功德者,正表不
废事修。一切无实无虚,原不应妄生一切有无前后等分别,加以思议,反自生障也。
此全经一大关键,非内求诸己,断无成就之理,即世尊于燃灯佛前,供养承事八百
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未足为胜,以偏于法相,未臻圆义也。经义宏深,如是如是。

    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须菩提,如
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

    【注释】不诳语者一句,原文无,系鸠什法师所加入,盖合此土众生之机,以
坚其信心也。此法无实无虚,的是真语,惟其无实,故不见诸相可得,众生可度;
惟其无虚,故未尝不现起诸相而度众生也。是以即诸相离诸相,即众生离众生,斯
是真智。实语者,谓说小乘四谛法也。如语者,谓大乘可如而小乘则不能也。不异
语者,谓三世一切诸佛,无不同此一道,不离菩提以为因也。总之佛法以通达为主,
无所偏执。行者往往偏于空虚,喜于寂静,难起大悲妙用,智无由显,此亦多生习
气,佛故指出无实无虚之义以融之,希世人远此寂静病,以为住处,恐其入于止病
灭病。所谓真实义者,即无实无虚之妙谛耳。

    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于法
而行在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
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即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
无边功德。

    【注释】前言无实者,以法体本空也。然恒沙德性,妙用不匮,故曰无虚,以
有妙用,不废布施,以体空寂,故不住法。若但知布施而不知离相,即住于实,但
知离相而不布施,即住于虚。一执我,一执空,皆非中道,但著意立一中道,又不
离二边矣。故重不得,轻不得,著不得,不著亦不得,惟随行者般若力大小而转,
非得根本智者,不能契其妙也。入暗与有目,是两大关键,圣凡之别在此。故般若
是根本成佛资粮,开目则般若妙用起,方能无住布施,方能非空非有,否则心为尘
染,心不知心,心被尘夺,心不见性矣。见种种色者,了一切义也。以了一切义,
则心境双破,圆成实显,此真受持读诵者。以受其文,持其义,口读默诵,为人演
说,闻思修三法已全,不必其人当佛在世,即后末世有能如是者,其人即已成就无
量无边功德。能成就无量无边功德者,其人则是如来无疑。如是胜因,如是妙果,
唯佛智慧,悉知悉见,以一切无不与佛相通耳。

    须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复以恒河沙等
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若复有人,
闻此经典,信心不逆,其福胜彼,何况书写、受持、读诵,为人解说。须菩提,以
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
者说。若有人能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如来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不可
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即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
提。何以故?须菩提,若乐小法者,著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于此经不
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须菩提,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
供养,当知此处即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

    【注释】此第四次较量功德,每日三时,各以如是恒河沙等身布施,非仅一日
二日,一次二次,乃经百千万亿劫,以身布施,可谓多之至矣,然不如般若之胜也。
若于此经,一闻于耳,即已深入,无所犹豫,其福已不思议,况复书写受持读诵,
为人解说乎!此等胜事,下劣根器,每不欲闻,亦非声闻等所能共幸,惟顿入菩萨,
直趋无上菩提,不落阶级,亦无渐次之大乘人,足以当之。其成就功德,言不可量
者至长也,不可称者至重也,无有边者至广也,不可思议者不可以心思拟议也。上
求大智,下化大悲,智悲双运,安于精进肩上,从生死海波罗蜜多,自他一齐解脱,
方舍此担。故曰荷担如来无上菩提,有此大心,具此大器,人法双空,了无贪著,
乃名通达。若有所著,此即小法,四相即不能免,故著不得,著即为情见所覆,解
说时,将不能如义而说,听受时,亦不能如义而领会矣。倘彼此互相通达,即在在
处处是经是塔庙矣。若有二字,即明言非文字之经,指生佛同体不异之真如,是应
受世间人天香华供养者也。

    复次,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
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
菩提,我念过去无量阿僧祗劫,于燃灯佛前,得值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悉皆
供养承事,无空过者。若复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于我所
供养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须菩提,若善男
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读诵此经,所得功德,我若具说者,或有人闻,心则
狂乱,狐疑不信。须菩提,当知是经义不可恩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注释】此段于初学人,中途疑退者,关系不小。近世行者,虽是学佛,多半
求佛,因何求佛,曰图福报,并求眼前立至之福报,此执取有相之总因也。不知求
佛并非不可得福报,但有先决条件者二:一、眼前种种都是果,夙世造因而今世受
之,顺逆之境,出有偶然,非是定法,汝今受持读诵,系种未来福田,若为人轻贱,
是受过去世罪报,不可并论合计也,第受则果消,另转一因果矣。二、福报有二,
一无上智慧之福报,以证得菩提为极则,永久勿失勿退者也;二人天有漏之福报,
乃一时之得失,终非究竟者也。佛只令汝自求,自造因,自得果,自受恨,好坏任
汝自由自择,佛非可代为祸福也。故学以正因为第一,因不正则果乱,若不正因,
但求有漏之福,则虽供养八百四千万亿那由他诸佛,终属人天有漏之福,其功德之
微,远不如明心功德千万亿分之一矣。简言之,不内求诸心而外求诸佛,竟毫无功
德是也。昔初祖不许梁武帝之功德,即是此意。此等议论,劣慧人闻之,决定不信,
以乐小法故不信,不信则狐疑,狐疑则狂乱。盖无相功德之大,无法具说,要领会
人方能受之。领会者何?此刹那间相印之功德,即在当下,种种罪业,只是一念,
前念为先世,后念为今世,但只一转,即证无上菩提,如作当来论,即失去金刚本
旨矣。如是妙谛,固不可思议,然又不可偏空,因果成律,不可动摇,是亦不可思
议。佛说不可思议,世人偏要于思议中求,则所得果报,亦只有思议之果报耳,非
佛法真谛也,并不达此中有无实无虚之妙义存也。当字作去声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