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金刚经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住忍苦分第十

                              住忍苦分第十

    【分义】精进深入者,不仅一布施已也,必忍辱以赴之,若有心动,即非忍辱,
安名清净。歌利王表贪,凡见色而盲目,闻声而迷耳,是名割截身体,节节支解,
心若住于色声六尘,即不名觉,非住于菩提矣。此降心第一妙诀,先忍幻身受苦之
我相,再忍幻心缘起之法相,言离一切相者,不仅此幻身受苦之相也。否则以恒沙
身命布施相衡,此尚不得名为忍辱耳,故必除妄生慧。斯名真忍苦,真波罗蜜也。

    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何以故?须菩
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须
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
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
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即为非住。是故佛说
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故,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
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

    【注释】经文处处说般若,人将疑不必勤苦行度,但持说般若可矣。是将偏于
理解而忘却事修也,故云布施,然非单说布施一门也。凡六度万行,无一不相通,
无一能离般若,还当住于忍苦处。世尊自表往昔所修之苦行,意谓若无般若,即不
能行忍而起嗔恨矣。若以节节支解为苦,即有我人四相矣。因世尊此时,已离一切
人相也,并离一切布施忍辱诸法相也。是故心不应有住,以根本心不可得,此不可
得者,即是菩提。若有所住,即为有心,即立色声香味触法,而不能住于菩提矣。
住菩提者,住于无所住也。若心有个阿耨菩提可发可成者,即已住色,以其有心也;
若心以为无阿耨菩提可发可成者,亦已住色,以其有法也;二者同属于法我,不名
离相。然则如何而可?曰先明根本,证得本空。立亦得,不立亦得,立不立都得。
如不明根本,但达理解,未证于事,则立不是,不立亦不是,立不立都不是。此妙
用处,不可思议,今我说者,只可言用,无可言妙,以妙在汝边,非关我说。又所
说离相者,别无他法,曰即诸相离诸相,即众生离众生可耳,倘不会斯义,必死执
割股救鸽,投崖饲虎,为即是般若智用矣。世尊为菩萨时,以先有般若,后成忍行,
否则忍于一时而非究竟,无慧苦行,仍不离诸相。行者当知佛说一切法,每用以表
智,歌利王所以表贪,贪动时,见色则坏眼,闻声则坏耳,即名节节支解,故一有
我人四相,即已支解而生嗔矣。应生无所住心句,行者切勿误为有心可生,当知实
实无心可生,惟幻起之功用耳,更进而知其幻者,则不著功用而成妙用矣。无著大
士分此段为忍苦住处,举忍辱以证离相也。忍有三种;一明能忍,谓通达法无我者;
二忍相,即引歌利王事;三忍之种类,有极苦忍与相续忍二者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