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金刚经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净佛土分第六
                              净佛土分第六

    【分义】佛土本来庄严,不劳众生再事庄严,若以七宝庄严者,非真庄严也。
当以明自性,清净尔心,斯真庄严耳。且此庄严云者,亦假名而已。凡诸菩萨,清
净尔心,当见境无住,住即执著。又当见境而应,应而不染,以染即系缚,著即颠
倒矣。有般若智慧者,自然体用一如,于无所住中,不废其心,虽生其心,生即不
生,外不住于六尘,内不住于六根,中不住于六识,以无住之广大,非证法身者不
足以当之,故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又如以色身言,身虽大于须弥山王,尚称非身,
言尚非法身也,以法身方可名为大身也。是以恒河之沙,沙等恒河,如是沙数三千
世界七宝布施,尚不能比拟其福德,则福德性之广大可知矣。所谓有形终不大,无
相乃为真,必如是证知,乃名净佛土耳。

    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即
非庄严,是名庄严。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
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注释】佛土有二,庄严亦二:一法相土,谓有形相可得之土;二法性土,谓
离相湛寂之真如性也。一形相庄严,谓七宝严饰也;二第一义庄严,谓无分别智,
通达实相,内发恒沙清净功德也。此即无相可取,若执以为可取者,此即妄相,住
于色境,遂起染心。此段以清净佛土为住,正取自性庄严之意,而以不取为取,无
住为住也。心不住色,乃至不住声香味触法等,正是住于清净,故曰应如是生清净
心。但心本无住,亦无所生,不应二字,正显本来之意,生其心者,非真有心可得
而生也。言妙用恒沙,非无所起也,应无所住,是明其体,而生其心,乃表其用。
六祖悟此而得全,遂曰: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能生万法,正表体用一如,
后人误执不生与能生为冲突,真所谓不识自心,学法无益,应被五祖所呵。南岳云:
一切法皆由心生,心无所生,法无所住,若达心地,所作无碍,此真住于净土者矣。
前佛说四果而离四果,说燃灯得法而离法,说佛土庄严而离庄严,此皆佛法也,但
前云即非佛法,是亦并此而离矣,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今归到究竟清净,不外
无住一法。是故二字,仍郑重告诫,决定所说,尤妙在如是而已。此段经文,译文
似不甚圆,以心本无生,后世学人,必多误会,误以为另有一心可生矣。若云菩萨
如是清净,不住色,不住声香味触法,本无所住,乃起妙用,如此方不落边际,亦
合般若宗旨,且圆义中无应不应也。行者当自体会,不必定分文字胜劣,知其义可
耳。若标新立异,故改经文,一失其义,则罪莫大焉。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须菩提言,甚大,
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

    【注释】清洁本然之土,即清净法身,是真大身,所谓佛身充满于法界,不假
修证,本自圆成是也。文殊曾问世尊,何名大身?世尊曰,非身是名大身,具一切
戒定慧,了清净法身,故名大身,即此大身,亦不可住著,况报化身乎。佛言今以
须弥山王喻此法王身,宁可取以为大否?曰不可也。此显性与相之差别,盖身如须
弥山王,指修罗王之大身言,用以为喻,彼身如是大,尚不应取,况下此者乎。此
分以譬如有人句,为不舍众生意,言应成熟众生而不舍也,以众生非众生,其大身
亦同佛故,皆不应以形相取耳。

    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
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须菩提,我今实
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六千世界,以用布施,得
福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
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

    【注释】此第二次较量功德也。以此恒河沙数之恒河,其各各恒河之沙,数已
不可衡量矣。乃以如是沙数之三千大千世界七宝满足,用以布施,其福德更不如四
句偈等,岂四句偈之胜功德哉,乃受持此一行偈之功德也。故但布施而无般若,不
趋菩提,终属有漏之果,未为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