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拜文库->文库首页->金刚经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明法身分第四
                              明法身分第四

    【分义】度众生者,应先明以何而得度,了解度义,方名成佛。度者破众生知
见,开佛智慧是也。众生执于有相,抟取色身,遂为情欲所蔽,首当破之。故如来
者,法身实相也。即如来今日应化示相,亦属幻躯,尚不可取,况世间一切诸相也
耶!诸相都属幻化非实,了达此义,实相始证,此惟以慧见了知,即名得度。惟法
身虽无相,仍不能离于言说。法身亦非如来独有,即末世众生亦可证到,彼之能生
信心者,已于千万佛所,种诸善根,已成就如是无量福德,不以其生于末世而轻之,
或自弃也。是诸众生,不但能不取于相,并已能不取乎法,以法亦幻相,借以得度,
度则法亦无用。如过江必用筏,到岸不须船,此惟无四相者为能,何可疑也。故曰
莫作是说,尔惟以无上菩提为归止,至所谓无上菩提者,乃圣凡同体不二之大悲也,
乃不可得之大觉妙净心也。如来证得者,证此不可得也,以毕竟不可得故,乃亦无
名可名,无说可说,说者既不可执取于说,闻者又安可执取于法乎。故曰如来所说
法,皆不可取不可说,所言不可取者,亦不是不取法也。以证此智相法身者,虽同
此无为一门,却有分证全证之别,故曰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虽然法身
无相,其福德性则不无,不可以世间有相福德为比而论多寡,若以三千七宝布施,
尚不如一行偈之究竟与无量,以诸佛诸法,无不依此而出也,无不证得智相福相法
身而成就也。但又不可执取实有佛法,以所谓佛法者,如来为证者说,如已证得,
即非佛法矣。今姑留此假名,用以流布后末世耳。此分极言开佛知见,以为根本,
是以般若称为佛母,而所谓此经者,则又非此五千言之金刚经也,行者试一参之。
此分无著判为加行位。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
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
非相,即见如来。

    【注释】前云破相见性而成佛,于因地既属无相,则果地亦不应有相矣,然则
佛何故又取此身相耶?佛言此身相者,不因圣凡而有异同,一切幻化非实,如来者,
法身也,但一切众生同具法身,何以不成如来耶?不知以体论,同具佛性,以烦恼
论,自别圣凡,故在凡夫为因心,在如来为果德,是如来者,已圆证法性之佛身也,
凡夫执之为有,恒住于有相,以为修因;二乘执为无相,恒住于无相,以为修因;
菩萨已知报身非有,法身非无,但趣向佛乘,犹存法爱之相;佛则以法身为真如无
为,法体非即非离,未尝来,亦未尝不来,此非眼见,乃属证知。故不应以外幻虚
妄之相见如来,当以内证微妙之相见如来也。由内证故,见义斯圆,法身虽不可取
相以见,但亦不可离相见也。今先破色相,谓如来三十二相,乃色身幻相,相即非
相,可取而名如来乎?曰否也,不可以色相得见如来,佛故许之曰,凡所有相,不
问三十二相凡圣等相,一切幻境幻心幻觉,皆属妄相,若以智慧照见诸相非实,了
达此义,则廓然开朗,亲见实相矣。实相者,如来也,非别有无相之佛也。前见字
有澄思谛观之妙,后见字有彻了顿悟之境,惟见此见者,同属于相,亦不应取而成
法相,故当远离。昔有颂曰:凡相灭时性不灭,真如觉体离尘埃,了悟断常根果别,
此名佛眼见如来。此段专言不可取色身,以佛之三十二相尚不可取,况世人多欲之
色身乎!此段总表法身。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佛告须菩提,
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
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
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
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何
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
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
应取非法。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
况非法!

    【注释】言前既不取色身,则法身又将如何证取耶?良由众生具足法身,而不
自觉知,非经先觉开示,闻及正法,何由开悟,无著大士所谓欲得言说法身是也。
故虽后末世众生,闻此妙法,一念净信,其人已多生值佛,种诸善根,何可轻慢。
故信根一念,诸佛尽矢,如来悉知悉见,虽未具足成就,此时尚称众生,但其福德
已属无量,盖能无我人四相者,其人已无颠倒之我,方能如是深信不疑也。若稍存
疑惑,即取相取法矣,或偏于不取矣,不可因末世而断为无此等利根人也。是故二
字,乃佛告诫决定之辞,谓有法无法,两无自性,如空谷传声,何得妄起有无之情
见耶。今所言有者,如渡河须用筏,到岸不须船,用舍两无意,有取即成迷,以其
立四相也。夫摄有相归无相者,起般若之智用也。经云:若出生死证涅槃界,爱非
爱果,法非法因,一切皆舍,虽正因正果,尚在所舍,况非法!至福德云者,言其
人已得人无我慧,故不执有为之法相,亦不执无为之非法相,并得法无我慧,人法
俱空,量等太虚,故其福德不可量耳。是故修无上菩提正因者,不应取法,言不住
于有为生死法也;不应取非法,言不住于无为涅槃法也,然则二边不住,将取中道
耶。曰中依二边而立,取中不异取边,亦不应取也,以有无皆属于法,皆非第一义,
故不应取。惟有般若妙用,于经而离经,于法而离法,但离其病,不离其体,通达
无我法者,是名菩萨。此段表言说法身。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须菩提
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
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
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注释】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无上正觉也,惟佛证之,但此无相之大智慧
相,本体即空,何有得失。黄檗云:法本不有,莫作无见,法本不无,莫作有见。
谓无即成断灭,谓有即成邪见,故无著之妙,不可思议,实际理地,一无所得。以
利众故,不妨起种种言语声音诸相,然说即无,得即无得,无得之得,斯是智得。
故说者不可说,听者不可取,良由无上菩提之法,非耳能听,故不可取,非口可道,
故不可说。言其有,则无状可名,以无实体故也,此曰非法;言其无,则灵妙难思,
以真如实有故,此曰非非法。故不取,亦非不取,名不二取,此无为之极则,最易
落于偏空,无为不著作为,故不见有无,无为无可分别,故无得无说,证此理者惟
圣位得全证,贤者得分证,此其差别耳。此段表智相法身。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六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
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
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
佛法,是名佛法。

    【注释】福德有二,一福德相,即世间七宝多珍及名利恭敬者是,但是事福,
幻而非实,且有相有为,更有数量,故可言多。二福德性,乃荷担无上菩提,依般
若慧,自性清净,不堕诸有,性周法界,其福德亦随之广大无边者是,此是理福,
不可以福不福或多与少论也。两相比较,胜劣不可思议,盖一为有限,一为无量;
一为有尽,一为无穷;一为添烦恼转堕落,一为出生死超三界;一为速朽,一为究
竟。故远不如以少分经义,如一行偈,受持可以利己,为人说可以利他之福德为胜
也。是故般若为诸佛之母,成佛成菩提,皆依之而出,出者,成就也,波罗蜜也。
此经不得仅指文字,文字是文字,何由而生佛,如香非焚不薰,钟非击不鸣,故经
者,心佛相印之妙莲华也。以般若为成佛之资粮,若无资粮,终不可成,若但求文
字般若,忘却自性般若,如看人吃饭,自不能饱,依文字经而说,经是世尊说,经
固因佛而有,依真智而说,经是一切生佛同具之本德,烦恼则隐,智了则显,佛固
由经而出,读经者,万不可死执文字以求也、近世学佛者众矣,成就则如凤毛麟角,
其故由于取相病深,不易变易。如初取恶相,习久不觉,后因悔过,改恶而趋善,
又执善相,善未究竟,乃求于佛,求佛者,求自觉也,求究竟也,若又入于佛相,
习成依赖,终不能成。及明究竟,还归本性,内求诸己,复著法性,虽内亦外,虽
空亦相,仍未离我所故,惟比较执文字者只高一筹耳。如取物而食,必以到口亲尝
为究竟,虽已开门检物,乃至目见手取,但尚未入口,究其味之如何,仍属千山万
水,与未入门未见食物者正等,然则求经与自求,关系得失尚如此,岂可草草忽过,
徒执此经为五千余言之金刚般若经哉。故经亦假名,法亦幻法。所谓佛法者,只为
不知者道,约世谛故有,实际本空,何有佛法;约第一义即无,故曰即非佛法,但
不废有而偏空,不妨存名,曰是名佛法而已。弥勒偈云,福成第一体,即言佛法出
世,其福无比,故成第一。此段表福德法身。合此三分,则性相不二,而法身之体
用备矣。